果然,敏萱直接把门给踢开,揪着我的耳朵,说道:“张鹏!你果然在这里!你不是说过会远离这个女人的吗?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啊?!告诉我,是不是这个女人勾引你的?看我不扒了她的皮!”说着,敏萱甩开我,直奔涵凝那里!

  我眼疾手快,一把将敏萱给抓住,“敏萱,你别闹!涵凝毕竟也是我们班同学,我这个学习委员难道连班里同学都不能看吗?”敏萱被我反问的哑口无言。最终还是默认了我说的话,但她还是表现出一副张鹏是我男人,谁也抢不走的样子,对着涵凝警告道:“陶涵凝!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张鹏是我男人!永远都是!你一辈子都别想打他的主意!哦,对了!从今天起,我就来你们班上课了,你要么别来,要么来了就不要和张鹏说一句话!听到了没有?!”说完,不等涵凝回答就将我拉走,离开了病房,令我没想到的是,涵凝居然走了出来,看着我和敏萱恩爱的离去背影,涵凝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难过!

  在我和敏萱即将乘上电梯的那一刻,涵凝撕心裂肺的哭声,那凄凉的声音,彻响在整条走廊!

  涵凝的哭声刺痛着我的心,撕裂着我的灵魂!虽然是这样,但我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我和敏萱手握着手,直到听不见涵凝的哭声,我那颗震荡的心才缓和过来,我的大脑才恢复些理智。

  恢复理智的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出租车上了,敏萱依偎在我身边,很幸福的样子。“敏萱,你刚才说的话太重了吧!人家涵凝毕竟也是我们班的,都是一个班的,干嘛还要这么说她啊!还有,拧我耳朵,红了都,痛死了!”我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责备,敏萱管的也太多了吧,现在她的意思就是我不能和异性说话?!这样下去怎么行!“还有,我们现在去哪啊?”

  “去学校!”敏萱就回答了我一个问题,什么话都不说了。我也懒得搭理他。就这样在沉默中我们到了学校,下车后我一眼就看到了王翔的师傅–侯晓磊!我先让敏萱回教师,我自己一个人去找侯晓磊去了。刚开始敏萱还不同意,最后在我苦苦哀求下,敏萱才答应。

  看到敏萱离开后我才放心去找侯晓磊,“侯师傅,你怎么来了?”原先在局长办公室里没仔细的看,现在看到侯晓磊威武而又霸气的脸,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黝黑的脸上有着非常明显的一个疤!看样子,侯晓磊以前混过社会,不然脸上怎么会有疤呢?但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侯晓磊怎么想的这么像一个人?

  “张鹏?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侯晓磊用手在我面前挥了挥,疑惑的问道。“没,没,没什么,就觉得你像一个人!侯师傅,你有没有兄弟啊!”我被侯晓磊给吓到了,连忙说没,但同时也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了他,没想到他居然很严厉的对我说道:“这是你该问的事吗?我没有兄弟!知道了没?!以后关于私人问题别问我!对了,王翔人在哪里?”

  “王翔啊,他在医院……”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侯晓磊黑打断了!他抓着我的胳膊,说道:“王翔怎么了,被谁给打了?快告诉我!!”

  我的手都快被他给弄断了。痛的我出了一身冷汗:“侯师傅,侯师傅,你轻点,你轻点!痛啊!”侯晓磊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太重了,急忙将我的手放开。“现在可以说了吧!”

  “王翔他没事!是我们班班花出事了,我和王翔去医院看他来着的,后来我就先回来了,王翔在哪里陪着涵凝!”经过短暂休息后,我才缓缓说道。听到我这么说,侯晓磊这才放心的叹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鹏,跟我来!我先教你几招防身的!免得以后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

  侯晓磊准备拉我的,但怎么也拉不动我,他随着我的方向望去,看到了我们学校霸主-张烨珺!

  侯晓磊随着我的方向望去,居然看到了我们学校霸主-张烨珺!

  张烨珺的突然出现让我感到非常激动,今天要不是他的帮助,说不定我已经被打的进入医院了!但他现在的到来却让我突然感到不安,又看见他非常严肃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惹事了!

  果不其然,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张烨珺直接挥起拳头朝我的头打来。我瞬间被打倒在地,嘴角渗出血迹。而在我旁边的侯师傅发现了这一情况,直接挡在我面前十分霸气的说道:“想要打他?先过我这关!”

  张烨珺听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直接轮起拳头冲向侯晓磊。侯晓磊也不慌,就在张烨珺即将打到他的瞬间,张烨珺居然扑了个空!不仅是张烨珺,连旁边的我都惊呆了!侯晓磊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躲避张烨珺强悍攻击的!

  对于我来说,侯晓磊,他应该是个高手,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存在,但我没想到在我们的学校霸主面前,他居然抵挡住了他的攻击!然而下一秒,让我更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在张烨珺擦过侯晓磊的瞬间,他直接用一巴掌打到张烨珺的后背上!虽然张烨珺的身体底子很好,但也经受不住这一掌,本来他的那一拳就扑了个空,身体就要往前倒去,现在又被侯晓磊的这一掌打中,直接被砸了出去,但显然只是受了轻伤并没有大碍。

  9i酷gI匠网G首发V

  原先小瞧侯晓磊的水牛(之前提到过,张烨珺这个霸主的外号叫水牛)都惊住了,他没想到侯晓磊的功力竟如此深厚,随即从地上直接跳起,“你的确是一个高手,我也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种人了,今天就让我领教下吧!”

  “你不是我对手!如果你非要比试,那我可以奉陪到底!”说完,侯晓磊并没有攻击,只是将双腿微微下蹲,做起了防守状态,知道水牛接近他,才慢慢出招。他的动作非常缓慢,不像二三十岁年轻人所会的招式,倒像老爷爷那种腿脚不利索的那种,但让我惊奇的是,他的那一招招缓慢的格挡,居然化解了水牛那一次次强悍而又迅速的攻击!

  我不明白,更不清楚,侯晓磊这么慢得速度是怎么面对水牛如此凌厉而又狂暴的攻击!而水牛却是越打越激动越打狂暴,仿佛终于找到一个让他可以正视的对手!他的两眼散发出了火热的光芒!水牛将自己的速度和攻击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侯晓磊都吃了瘪。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值得我出真功夫!”说完,侯晓磊并没有展开进攻,而是双腿伸开,下蹲,双手在原地画圈。

  这动作我是越看越熟悉,这……这不是早上上学时在路边看到晨练的老爷爷做的太极吗?我以为太极只能锻炼身体,却不知居然还能用来攻击?恍惚间,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之前水牛为什么伤不到侯晓磊一丝一毫!原来侯晓磊是用太极防守,以柔克刚。

  水牛的眼中闪过金光,像龙旋风般乘势而上,气势慑人!然而在面对水牛猛烈攻击,侯晓磊的周围似乎被保护膜给包围了起来,任凭水牛如何攻击,但始终攻击不到。但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水牛遭受了侯晓磊的一记重创后,后退数步,一个酿跄,跌倒在地。

  “太极果然高深!我服了!”水牛说完后慢慢爬起来,准备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