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做生意的家庭中,童年过得非常开心。在上小学和初中时候就拿到过好几次奖学金,并且父母老师和同学都非常喜欢我。好景不长,在我高三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整个人生彻底改变了。

  “哎喂,那不是我们学习委员张鹏嘛,在看三国演义嘛,又在那里得瑟了,哥几个,我们给他松松骨!”带头的是我们班的一个小混混叫梁勇毅,外号破天,身后则是一群跟着他的马屁精们。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没得罪过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哈哈,真好笑,放了你?凭什么,就你这幅德行,我见一次就想打一次!”

  “就是!就是!不就是一个学习委员嘛,有什么好嚣张的。”

  更{7新最快◇上D4酷uu匠“网%

  “兄弟们,上!”

  梁勇毅揪着我的衣服,一把将我摁到墙上,紧接着那些马屁精对我拳打脚踢,旁边的同学可能因为我是学习委员,老师面前的大红人,纷纷上前阻止,可是那些人怎么可能停手呢,别人越劝打的就越起劲。

  “都给我住手!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连学习委员都敢打。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啦!”说话的是我们的班花,陶涵凝,D罩杯加曼妙的身姿,一开口就迷倒了一堆男生。班花一开口,男生抖三抖,他们立马停止了对我的殴打。

  “行,小子,今天算你走运,我们走!”梁勇毅又踢了我一脚,气愤的离去。

  那些人走后,班花才走到我的身边,拿出纸巾帮我把嘴角的鲜血擦去,“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扶到医务室去!快点!”班花指着我们班的体育委员王翔,还有我们的帅哥班长吴晨斌。

  “好的,张鹏,来慢点。”王翔和吴晨斌将我慢慢扶起,正准备把我送到医务室去,就被我推开了。“不用了,我休息下就好。”

  “这怎么能行呢,快去,信不信我叫他们回来再把你打一顿?!不想被打就快去医务室!”班花似乎非常生气,正准备把那些人在叫回来被班长拉住了。

  “好了,别闹!”短短4个字,班花停住了脚步,也让所有人愣住了,并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他们是恋人。

  “张鹏,张鹏,不好啦,你母亲出事了,快,快去看看你母亲!”一个40岁左右的陌生男子边喊边跑着闯进了教室,我一眼便认出他是我的邻居,柳永思。

  “什么?我妈出事了,我妈出什么事了,快带我去看看!”担心母亲安危的我立马推开还在扶着我的王翔和吴晨斌,一瘸一拐的跑出了教室,身后的班花还不忘嘱咐我注意身体,搞得像是我的女友一样,弄得我很尴尬。

  “柳叔,我妈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

  “小鹏,听叔和你说啊,你别着急。”在拦了一辆出租车后,柳叔看到着急的我,没办法,终于开口了,“我今天早上陪你母亲一起去买菜时,她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听完马上就赶了过去,我不放心她,就跟了过去,可能是这个电话很重要,她过马路时没看红绿灯,被一辆大货车给撞了。当时想拦住她来这,可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货车撞飞出去。”

  我一下子震惊了,妈妈最近没怎么和朋友联系啊。怎么会因为一个电话这么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还是有急事,急的我满头大汗。这时,司机告诉我们到了,叔叔给完钱马上扶着我去了医院重症室。

  手术还没结束,我爸也赶来了,他一来就猛地推倒了柳叔,“我怎么告诉你的,叫你帮我看着她,别让她接那个电话,你怎么就,要是她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给我记住了,柳永思!”父亲的眼里充满了愤怒,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父亲这么生气。

  “爸,怎么了,什么电话,那个电话是什么啊,能不能告诉我。”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好好学习,争取考一个名牌大学,不要让我和你妈失望。”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就让我更加莫名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电话,会让我妈妈奋不顾身的去见电话里的那个人;又是什么样的电话会让爸爸这么生气,差点要和相处几十年的柳叔动起手来;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电话会让柳叔这么着急的想把我妈妈追回。一个个问题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是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希望妈妈能够平安度过难关。

  这时,手术室的灯灭了,主刀医生面无血色的走了出来,他知道我们家是做生意的,而且有不少成就,儿子也很棒,但就这一个成功的家庭即将面对亲人的离去,老天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们啊!“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们快进去看看吧,恐怕是最后一面了。”

  主刀医生我认识,小时候帮我看病的就是他,“叔叔,你是在骗小鹏的对不对,我妈妈不会有事的,你是骗我的,骗我的。”听完医生的话,我顿时语无伦次,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在我的记忆中妈妈的身体一直很好,记得有一次妈妈发烧了好像病的很严重,不过没过几天就好了。可…可为什么会这一次的车祸要将妈妈从我和爸爸的身边夺走呢?我不相信,妈妈一定不会离开我的,一定!

  失去理智的我立马跑进手术室内,“啊!”惊慌失措的我没注意脚下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小鹏!”爸爸看到我这样,连忙跑过来搀扶起我,“小鹏,你没事吧,慢点,爸扶你”爸眼里的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心疼,我就跟着爸爸慢慢的走进手术室。柳叔由于害怕我爸,便远远地跟在我们后面,看到我们进去了,才在门外等着。

  “妈,你可别吓我,快点看看我啊,我是你儿子,小鹏啊,求求你,别离开我,别离开小鹏!”走到病床边看到虚弱妈妈,心好痛。爸爸的反应比我好些,但也已经是流满面,看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呼唤,妈妈慢慢的睁开眼睛,用手擦去我的眼泪“小鹏,别哭,别忘了妈妈和你说的话,好好读书,为我和你爸争口气!”

  “妈,你告诉我那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好不好。你为什么要去见那个人啊,妈,告诉我!”我扑到妈妈的怀里,像小孩一样撒起娇来。可是妈妈好像什么也不想说,把头一扭,“孩子他爸,过来,我有话和你说。小鹏,你先出去一下,妈妈有事和爸爸说。”

  “我不走,你们的事我为什么我不能知道,我一定要知道!”这一刻,我感到了不对劲,似乎和那个电话有关,那我就更不能走了,我一定要了解事情的原委!“你走不走?!快点,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知道,你要是不走我可就生气了!走!”最后一句,爸是拼劲全力吼出来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给吓到了,只能走出病房。

  走出病房后,看到了柳叔很自责的双手抱头,骂自己是废物,以后没脸见我和我爸了。我走向柳叔,“柳叔,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告诉我好不好,你不是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吗,就告诉我吧!”柳叔刚要开口,爸爸出来了我和柳叔拉了进去,“她要不行了,快进来,她想要看你们最后一眼!”

  “妈!不要,不要离开我!”可是,晚了,妈妈已经闭上了眼睛,安详的走了。

  “噗通”柳叔跪在了妈妈的病床前,不停地抽着自己的耳光,“她走了,走之前告诉我,叫我不要怪你,你也不必自责了,等她的后事处理好,我们就搬家,因为我不想再见到你!”爸忍住悲伤,给柳叔留下了最后几句话,就将我带走了。

  走出手术室,我才反应过来。家,破碎了!

  慢慢跟上爸爸的步伐,突然看到了三个熟悉的背影。但心思放在那个电话的我没有继续看那三个人是谁。只想快点了解真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翔说:

本人是第一次写书,写的不好请见谅。希望看本书的人能看下去,不要因字数少,更新慢而弃书,我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接受任何吐槽!备注写《谎言背后的阴谋》读者,或直接写读者。关于那个神秘电话,后面剧情会提到,请大家等待哈。新书每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