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祥瑞并没有因为于娜而受影响,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反倒是杨筱婕一脸的惆怅,随着体育课的临近,惆怅的表情更加显著,上课时总会时不时的看着徐祥瑞发呆,被老师点了好几次名。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了,所有人都在为第二节体育课做准备,杨筱婕起身走到徐祥瑞座位前,小声的说道:“要不你跟老师请假吧,就说身体不舒服,在教室里待着好啦。”徐祥瑞微微一笑,回道:“那你呢?”杨筱婕耸了耸肩,回道:“我去跟于娜把事情解决了,大不了被她打一顿,等她出了这口恶气,应该就不会在找我麻烦了吧。”

  徐祥瑞没在理会对方,起身大步的走出了教室,杨筱婕以为徐祥瑞是去找老师请假了,十分的开心的去准备上体育课了。

  酷%:匠网{(唯一¤X正☆版,E其@他p都Jw是盗版

  可当杨筱婕换好运动鞋跑到操场时,居然看到徐祥瑞也在,满脸的疑惑跑了过去,一把拽住徐祥瑞的衣服,说道:“不是让你跟老师请假了嘛,你怎么还跑来上课了。”

  “该来的总要来,我也不能逃避不是,她要是揍你还不够的话,我也让她揍一顿好了。”徐祥瑞漫不经心的说道;杨筱婕一拍脑门,说道:“你脑子是不是真傻啊,你是没救了。”

  就在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时,操场上出现了七八个吊儿郎当的学生,为首的正是于娜,于娜带人直接走到杨筱婕面前,在全班的瞩目下,满脸不屑的说道:“你是自己跟我走呢,还是我叫你托你走呀。”说话间头冲体育器械楼的方向扬了扬。

  杨筱婕没有答话,低着头就往体育器械楼的方向走去,刚走没几步便被徐祥瑞一把拉住;“等等我呀”

  “这事跟你没关系,你瞎掺和什么了。”

  于娜冷笑的走上前,说道:“谁说和他没关系,我今天主要找的就是他,居然敢坏我好事。”

  俩人跟着于娜众人来到体育器械楼的后面,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学校里的暴力事件多半就是在这发生的,众人站定后,于娜毫无预兆,连句开场白都没有,直接上来就是一巴掌扇在徐祥瑞的脸上。瞬间火辣辣的生疼,杨筱婕跨步挡在徐祥瑞的面前,双手摊开想要护着徐祥瑞,大声说道:“你们不要太过份了,撞到你让你丢脸的人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想出气冲我来。”

  于娜冷哼一声:“你不说我也冲你去,只是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我打。”说着抬起手就要冲杨筱婕的脸上扇去。杨筱婕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重重的一巴掌。

  ‘啪’一声低闷的巴掌声,震惊了所有人,杨筱婕猛地睁开眼,徐祥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挡在自己面前,于娜的这一巴掌扇在了徐祥瑞的脸上,徐祥瑞发出沉闷的声音,双目死死的盯着于娜,说道:“她不经打,要打就打我好了。”

  也许是被徐祥瑞的眼神吓到了,于娜竟不自主的后退了两步,然后左右环顾周围的同伴,想到自己人多才安了安心,底气不足的叫嚣道:“草,还真他有人挣得挨打的,哥几个让他尝尝惹我于娜的后果。”周围的几个男生一听于娜让开大了,一个个兴奋的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徐祥瑞扑了上去。徐祥瑞被人一脚踹在小肚子上,吃痛的蜷卧倒在地上,紧接着便是无数的拳脚打在身上,此时徐祥瑞只能双头抱头,渐渐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周围的嘈杂声变的越来越弱,唯有杨筱婕让他们不要在打的哭喊声越来越刺耳。

  突然一青年大喊一声:“住手”几个人纷纷的停了下来,叫喊的青年用脚踹了踹徐祥瑞,然后咧嘴说道:“这小子可真不耐揍。”

  于娜走上前看了眼地上的徐祥瑞,然后一把抓住杨筱婕的衣服,咧着嘴说道:“这件事我们就算两清了,以后在见到我记住低头走,另外如果你俩敢告老师的话,你们俩苦日子可就没头了。”说完便带着人牛逼哄哄的离开了。原本神经紧绷的徐祥瑞隐约听见于娜离开了,神经突然一下子放松下来,瞬间昏迷了过去。

  等徐祥瑞醒来时已经躺在学校的医务室里了,睁开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想起身可全身疼的根本用不上力,可能是听到动静了,校医走到徐祥瑞的床边。

  “先别乱动,躺着多休息一会,已经通知你的家长来了。”

  徐祥瑞闻声看去,校医是一女的,而且年龄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五六的样子,穿着白大褂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女校医伸手摸了摸徐祥瑞的额头,继续说道:“你怎么被人打的这么严重啊,现在的孩子下手都这么没轻没重的吗。”

  徐祥瑞虚弱的问道:“杨筱婕呢?”

  女校医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杨小姐?哦,你是问那个跟你一块来的女学生吧,她被你们班主任带走了。”

  说完女校医没有多打扰,去了外间玩电脑去了,徐祥瑞躺在病床上,突然感觉眼皮特别的沉,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可没睡多久便被人摇醒了,睁开眼时看到两眼已经哭肿了的母亲,见徐祥瑞醒来,母亲一把抱住自己,带着哭腔说道:“瑞瑞,你怎么被人打的这么严重啊,身上还疼吗?肯定很疼吧。”

  此时班主任和校长也走进医务室,母亲站起身子擦拭了下眼泪,然后面带声色的质问道:“你们这还是学校吗?学生居然在学校被人打成这样,你们当老师的都干嘛去了。”

  班主任赔笑的说道:“徐祥瑞的家长您先别激动,事情我们已经大体了解过了,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校长安抚道:“是啊,谁也不愿意这种事情的发生,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肯定会给您和孩子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说完校长走到床边,和蔼的问道:“徐同学,杨同学已经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了,我现在就想跟你认证一下,带头打你的人是不是初二五班的王林。”

  听到校长的话,徐祥瑞一愣,没有多想直接开口说道:“不是,是初二五班的于娜。”徐祥瑞的话一出,校长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许多,然后转身示意班主任离开了医务室。

  出了医务室校长有些气愤的说道:“孺子不可教也,这小孩的工作就由你来做了。”班主任听后连忙点头哈腰表示明白。

  徐祥瑞的母亲坐床床边,轻轻的抚摸着徐祥瑞的头,说道:“你就好好的养伤吧,这件事妈妈会为你做主的,打人的人必须接受到应有的惩罚。”徐祥瑞点了点头。

  当天徐祥瑞便被接回了家里,在家里养伤一养半个月就过去了,其实身上的伤都是皮肉伤早就已经养好了,可徐祥瑞的母亲担心留下什么后遗症,愣是不让徐祥瑞去上学。当徐祥瑞再次来到学校时,便被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