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祥瑞,我们现在正式拘捕你。”一名满脸干练的中年民警手中举着一张拘捕令,同时另一名年轻的警察正在为其带上手铐。

  “可不可以让我先去躺医院,我老婆大着肚子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徐祥瑞略带祈求的对中年警察说道。中年警察并没有答话,而且对年轻的警察说道:“把人带回局里。”

  徐祥瑞见状突然奋力的挣扎,从年轻警察的手中挣脱,正准备转身要跑,便被周围十几名警察围了起来一顿暴揍,有些警察脸上甚至流露出喜悦的笑容。

  徐祥瑞最后是被人拖着抬上的警车,在十几辆警车鸣笛下带回了公安局。

  'F酷2匠i网首`X发v

  此时公安局门口整齐的站了一排全副武装的特警,警车直接开进了公安局内,特警立马手持微型冲锋枪将整个公安局守卫了起来。

  徐祥瑞被带进了审讯室,一群执行逮捕任务的警察则跑进了隔壁的房间,众人满脸的兴奋与激动,刚刚那名中年警察笑眯眯的说道:“这一天可算来了,终于可以亲手逮捕徐祥瑞了。”其他人也是高兴的点着头。

  公安局三楼局长办公室内,局长正在通着电话,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时不时回句“嗯”“是”之类的词汇,很快挂断了电话,局长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沉思了片刻后,冲出了办公室向楼下跑去。

  楼下房间内的警察还在沉寂在喜悦中,突然房间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众人犹如惊弓之鸟向门口望去,有些反应过激的甚至已经抄起了身边随手可抓的家伙,众人见来者是局长,紧绷的神经立马放松了下来。

  “郭局,我们差点被你吓死。”一名年长的警察说道;“省厅刚才来电话了。”郭局有些失落的说道;听到郭局说省厅来电话,众人再次陷入紧张的气氛中。

  此时被关押在审讯室的徐祥瑞慢慢的恢复了体力,自己被牢牢的固定在审讯椅上,而且双手双脚还另带着手铐,徐祥瑞用力的晃动着身体,同时叫嚷着:“放我出去,我要去医院,你们听见了吗?快放我出去,如果我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所有人给我孩子赔命。”

  而此时,在公安局外面,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三辆军用卡车停在了公安局门口,紧随其后的是一辆吉普军车,吉普车停稳后,从车上下来一名军官,冲身后的的卡车摆手喊道:“进去给我把人要出来。”

  随着一声令下,从三辆军车内跳下来三十多名手持步枪的士兵,跟在军官身后浩浩荡荡的就要硬闯公安局,守卫在公安局门口的特警见状,纷纷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将枪口对向军官及身后的士兵,军官满脸的不屑,环视一眼眼前的特警,冰冷冷的开口说道:“敢用枪口对着军人,你们一个个都不想活了是吧。”

  话音刚落,三十多名士兵齐刷刷的抬起枪口,双方在公安局门口对持了起来。

  “郭局,如果…”年长的警察欲言又止,屋内所有的人都底下了脑袋,整个房间内死寂一般,而此时隔壁审讯室内徐祥瑞的声音变的越来越清晰,叫喊声围绕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上盘旋。

  突然年长的警察快步冲到郭局面前,一把拔出别在郭局腰间的配枪,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拿着手枪冲出了房间,毫不犹豫的踹开审讯室的房门冲了进去,抬手对徐祥瑞的脑袋就是一枪。

  这一枪不仅震惊了所有警察,更震惊了整个名都市以及全国。

  「十五年前」

  刚上初中的徐祥瑞与母亲来到了名都市,来到第一天母亲便对徐祥瑞说道:“瑞瑞,以后我们母子俩就要在这座城市里扎根了,所以你要赶快适应这里的生活。”徐祥瑞看着眼前这座陌生的城市,沉闷的说道:“我不喜欢这里,我们回去吧,回到我们以前生活的地方。”听到徐祥瑞的话,母亲眼睛内泛起了一丝泪花,忧伤的说道:“妈妈也不想离开,可我们母子回不去了。”说着蹲下身子将徐祥瑞搂入怀中。

  因为来前徐祥瑞的母亲已经托人在这座名都市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也为徐祥瑞办理了转校手续,所以徐祥瑞很快就踏入了新校园,徐祥瑞的学习并没有因为转校而落下,入校后的第三个月,徐祥瑞参加的第一次摸底考试便考了全年级第一。

  在学校里学习好的学生一般都会收到老师的喜爱,可虽说徐祥瑞的学习成绩好,但徐祥瑞性格内向,平时不善与人交谈沉默寡言,跟任何人好像隔着一面墙,对人总是一副冰冷冷的样子,所以没有老师喜欢他,当然班上的同学也都远离他,从来不跟他玩,徐祥瑞无论走到哪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不过每当徐祥瑞回到家中,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与母亲有着说不完的话,而且脸上也总是洋溢着喜悦。

  转眼已经过去半年了,徐祥瑞升入了初二,学习成绩依旧全年级第一,人际关系也依旧是零,不招任何人的待见与喜欢,不过除了一人,就是徐祥瑞的同班同学杨筱婕,虽然她从未与徐祥瑞聊过天,但最近一个月里,她每天早上来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将一块用彩纸包裹的奶糖塞进徐祥瑞的手中,什么都不说塞完糖就离开。

  起初徐祥瑞都是直接丢掉,后来也懒得丢了,就扔在课桌内。

  这天学校的放学铃声照常响起,徐祥瑞收拾好书包出了教室。刚出校门便看到杨筱婕被两个女生硬拽进了学校旁边的小巷内,徐祥瑞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朝家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伸手进校服上衣口袋时,突然摸到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块用彩纸包裹的奶糖,看着手中的糖突然想起来杨筱婕,徐祥瑞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杨筱婕被拽进的小巷,沉思片刻后将奶糖揣进口袋内,转身向小巷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