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章上 衰到没朋友

  有人说,运气是一种电波,会被人体的大脑接收,有的人接收的多,运气就好,否则反之。

  叶孤城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可能是由于他的大脑接收能力不强,导致他悲剧的一生。

  八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双双离去,他成为了孤儿,寄托在奶奶家。奶奶年事已高,没照顾他几年,也跟着撒手归西。

  幸亏叶孤城比较争气,是班级中的尖子生,成绩向来不错,也算是前途无量了。

  就在那年,叶孤城泡到隔壁班的班花颜卿,觉得自己的霉运已经离他远去,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

  高考那天,叶孤城背着书包搭上十三号公交车前往海市高中,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着,脑海中一道靓丽的身影浮现,正是隔壁班的班花颜卿,颀长白皙的美腿上没有丝毫赘肉,清纯精致的鹅蛋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傲人的双峰差点把校服给撑破。

  一定是上苍的眷顾,否则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喜欢叶孤城。

  砰!

  就在叶孤城思念恋人的时候,前方一辆载满货物的货车被另一辆货车撞翻,杂乱的货物把十字路口给堆满。顿时,路道上车辆的车主发出咒骂。

  “有没有搞错,这正赶着上班呢!”有司机从车窗中探出半个身子,指着前方相撞的两辆货车发出怨言。

  也有好心人拿出手机呼叫救护车和消防车,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麻烦,可以继续前行。

  公交车内,许多人都选择下车步行离开,只有叶孤城愁眉苦脸,因为这里离学校还有十里多的路程,徒步走过去,怕是考试都参加不了。

  “小哥,你还不下车吗?这样的交通事故起码也要几个小时才能处理掉,要是继续呆在这里,怕是会浪费时间咯。”公交司机好心提醒道。

  叶孤城顿了顿,也只好下车徒步离开,希望途中能遇上出租车之类的,送自己一程,否则真的是错过考试了,三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

  海市高中位于这个城市的山区,只有两辆公交车可以前往,途中极少有出租车,大部分的学生都是骑自行车上学的。叶孤城家里比较远,可刚好楼下有公交车可以前往学校,也就没有买自行车,每天早晨搭公交上学。

  三年来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简直是霉运复返,发霉透顶!

  叶孤城小跑向学校方向走去,从街道与街道连接的直径中穿梭,这样可以省下不少时间。

  但由于叶孤城属于书呆子类型,极少出去运动,所以屡弱的身体勉强支撑到两公里就开始有些走不动了,身体像是灌了铅般,举步难行。

  照这个速度下去,考试完毕都还没能走到学校,更别说赶上考试时间。

  “草,难道你就这样将三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吗?想想自己的未来,想想颜卿!”

  叶孤城凭借这个念头又继续进行奔跑,每当累了的时候,就想到颜卿对自己说:“加油,叶孤城,你能行的!”

  就这样,叶孤城停停跑跑,终于赶到了学校,艰难的抬起颤抖的右手,手表中的秒针在缓缓跑动,时间还在流失!

  这时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如果从这跑到考场,领取试卷考试,恐怕也来不及了,或许只能写上姓名班别之类的东西就喊收卷了。

  叶孤城突然有种颓废的感觉,美好的一天就这样被那场车祸给破坏,自己的前途也跟着车祸粉碎!

  无尽的内疚感刺痛着叶孤城的心灵,不知不觉傍晚来临,他又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

  叶孤城与颜卿的相约,考试已经搞砸了,他不想把女朋友也弄丢,这样他的人生就真的是毫无意义了。

  他提前几个小时开始前往相约的地点,以免霉运让好事再生变故。

  二十分钟的路程,叶孤城顺顺利利到达目的地,才发现颜卿比他来得更早,不过她的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男子。

  那名男子叫洪伟,也是隔壁班的学生,长得白白嫩嫩的,家里非常富有,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始乱终弃。有过许多女朋友,甚至还把几个女生的肚子搞大了,最后用钱把那些女生打发走了,所以叶孤城对他没什么好感可言。

  “颜卿,我喜欢你好久了,可不可以当我的女朋友?”洪伟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咸猪手竟然探向颜卿的小蛮腰,将其搂住。

  见到此幕,叶孤城气得牙齿咬的嘎吱嘎吱响,正准备上前揍他一顿时,颜卿竟然羞涩的点点头“嗯”的一声。

  嗡嗡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孤城的脑子膨胀不已,想不通为什么颜卿会答应这个负心汉。

  叶孤城正思考,洪伟又继续说道:“你别再理会隔壁班那个穷酸小子了,他给不了你想要的,只有我才能帮你。”

  “不……不要在这里。”颜卿喘着粗气,在洪伟耳边说道。

  @0酷H◎匠网Ur唯一正版,其H2他#*都#、是W盗版c

  洪伟笑道:“那我们现在去酒店。”

  颜卿娇滴滴的点点头,乖巧的牵着洪伟的手离开。

  躲在远处偷听的叶孤城怒火滔天,想不到某天清纯可人的颜卿也会被金钱迷惑,离开自己。

  他很想冲上去抽颜卿几个耳光,狠狠的对她说道:“你个臭表子,见钱眼开,跟妓女有什么区别?”

  可他不能,先不说洪伟家里的背景可怕,更是他丢不起这个脸!

  一个月后,叶孤城进入一家工厂工作,将所有的愤怒化成力量发泄在工作上,希望能尽快忘记颜卿。

  皇天不负有心人,努力工作的他终于被老板发掘,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跃而起,成为工厂里的主管,做着轻松的工作,获得了丰厚的报酬,生活甚是惬意。

  他在附近租房,每天穿着西装皮鞋上班,想着霉运总算是离他而去了。

  这时,他在工厂里当主管已经有三个多月。某天,厂子里来了一帮人,声称是银行的,说是老板欠了一屁股债务,前些天带着老婆孩子逃到外国去了,他们是来评估这个厂子的价值的,也就是说,厂子归银行了。

  叶孤城失业了,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发过来的。

  “孤城,半年前的事情非常对不起,我的母亲病了,急需用钱,所以我答应了洪伟,当他的女朋友。现在,我们要结婚了,我想得到你的原谅和祝福,希望你能前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颜卿。”

  看着短短的几行字,叶孤城终于流下泪水。每当霉运到来时,就算把他击垮,他总能再次站起来,继续奋战,那是因为他心中还有期盼,他一直没有换电话号码,就是怕颜卿某天后悔了,找不到他,可现在他的期盼彻底粉碎了,给他致命一击。

  他哭了,哭得一塌糊涂,心中最后的防线也被攻破了。

  入夜,圆月高挂,叶孤城走进一间酒吧,震耳欲聋的dj声如巨锤敲击大地,叶孤城走到吧台独自喝闷酒。

  他希望一醉解千愁,却有种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心里宛若有把刀子在绞动,痛彻心扉。

  “小哥,您别再喝了,有什么事情回家找家人商量呗。”吧台的调酒师好心提醒道,其实是怕叶孤城喝醉酒闹事又或者喝出事。

  叶孤城就这样被人赶走,离开了酒吧。此刻酒精上脑,一股晕眩的感觉来袭,他在大街上瞎晃荡,周围的行人都避之不及。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一道道雷声毫无征兆的响声,接着下起大雨,仿佛听到了叶孤城悲惨的故事而落泪。

  雨水如一挺重机枪般对准大地狂扫,路上的行人纷纷跑到附近的屋檐下避雨,只有叶孤城傻乎乎的坐在路中央,身上的衣服被雨水打湿,样子十分凄凉。

  他抬起头,看着那朦胧的月光,渐渐被乌云遮蔽,苦笑道:“老天爷,连你也欺负我!”

  上天好像听到叶孤城的抱怨,非常不满,一颗篮球大小的火球从乌云中挤出,狠狠的砸向大地。

  “喂,小子,瞎说什么呢,老天爷愤怒了,赶紧逃吧。”路人甲盯着空中的火球,惊慌失措的说道,生怕那火球砸中他。

  “小伙子,赶紧跑呐!那个火球块砸到你啦!”路人乙催促道。

  “这小子死定了,竟然敢骂老天爷呢!”路人丙说道。

  ……

  街上的人像是炸了窝般,瞬间吵闹个不停。

  叶孤城艰难的爬起来,想往旁边挪动,躲开那个坠落的火球,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力气,挣扎只是徒劳。

  火球经过大气层的削减,变成板砖大小,正中叶孤城的后脑勺,砸出一个碗大的窟窿,鲜红色的血液染红地面上的积水,叶孤城轰然倒地,身体猛然抽搐几下后就不再动弹了。

  “出人命了,赶快叫救护车!”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