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_最快TQ上酷GY匠《网

  虽是知道催动两大本命神器的后果,但这般看不到听不到的生活实在麻烦。

  本想着,还能用开天眼这技能来做个弊什么的,可东遥上神带我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给我疗伤,而是二话不说的封了我的天眼。

  期间我做了些许猜测,例如:沧源和东遥上神打架时,沧源一直使用打人打脸这般卑鄙的理念,把东遥上神打的略失仪表……

  还有就是东遥上神四处勾搭仙娥仙女,如今正好找上门来,不方便我听见看见,以防我搅得东遥上神家室不宁。珺莲上仙便是个很好的例子……

  要不然,就是东遥上神跟哪个男神仙勾搭上了,说不定还是我颇为熟悉的男神仙,若是按这样的剧情发展下去,不是我父上,就是敖元……

  你想啊,我父上在东遥上神身边跟了差不多几万年,还是在父上的一生中,最为叛逆和心神不定的年纪。这般的朝夕相处,我就不信我父上和东遥上神真没发生点什么。

  说不定,父上把我诓给东遥上神,就是为了打掩护,而私下里,他们两早就卿卿我我上了……

  至于敖元,这便是一见钟情和见色起意的戏码了。那日敖元来寻我,说不定就被东遥上神见着了。

  如今神仙的美貌,可是比万年前要长进多了,更何况,敖元还是这其中的翘楚,东遥上神真看上敖元了也是有极大的可能。

  何况,这几日,东遥上神对于我私下凡间毫无责罚本就反常,还颇为体贴细心的照顾着,这其中,就有着极大的不妥了。

  凡间有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思量着,这东遥上神那日将我带到宸华宫时,是不是顺带用了某种不可明说的手段,也将敖元一起带了来!

  不论某种说法,我都不例外的充当着帮东遥上神打掩护的角色。

  当然,也有可能,是东遥上神真的生气了……

  但,生气的,不该是我吗?

  上神就该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对我这般的小神仙吗?虽说东遥上神对我这小狐狸还不错,但又何必在人前遮遮掩掩对我的好。

  这着实让我想起了那凡间的情妇,心情也甚是不爽……

  难道您是十几万年的时间寂寞了,想找个面容姣好的小狐狸试着对她好,与她玩玩,让自己不再那么空虚?

  若真是那样,何不找珺莲上仙。找个爱着自己的人,岂不是更好?

  不必怪我说话狠毒,我也只是想找个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而东遥上神,我与他之间,似乎有着一段距离……

  可是,我想拉近他……

  这几日我虽不能听不能看,但始终觉得我周身阴沉沉的,甚是不舒服。还想着,宸华宫什么时候有这般阴凉的地方了?难道东遥上神没有将我带到宸华宫?而是去了别处?

  这般的疑问我虽问了,但也得不到回答。

  不是东遥上神不说,而是我听不到看不到。

  东遥上神本想学着凡间的话本子编的男主给女主掌中写字的方法告诉我,无奈,小狐狸我实在愚钝,东遥上神在我手中写了半天,我才勉强认得个上字。

  到底凡间谁编的本子!!我写个繁体字你猜试试!?笔画那么多,你记得全?!

  手心被挠了半天,我最终一握拳,怒道:“不写了!”

  东遥上神收回了手,他记得我听不见看不见,不像阿牧,在我身边玩了一会后,突然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东遥上神拍了拍我的头,什么都没有对我说,只是第二天带着我,开始让我学盲文……

  虽然两大神器让我暂时听不到看不到,但这样的影响也是暂时的,所以,我也无甚担心。

  学盲文这件事,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毕竟过段时间便会恢复。但那些天,东遥上神一直在我身边,抓着我的手到处摸东西,然后又一遍一遍的摸刻在板子上的盲文。

  开始的时候我试图劝说东遥上神放弃这一想法,可这厮极其坚定,虽每回我这般说,但他只是默默地拍了拍我的手,接下来,我手边能摸着的东西,他都统统变成了盲文板子。

  就是这样坚定不移的心让我默默流下了泪,每天哭着跟东遥上神学习盲文。

  索性我天资聪颖,在我恢复视觉和听力之前,我学会了盲文。现下已经能流畅的摸懂东遥上神的意思,但,也只能摸懂东遥上神的意思。

  因为我发现,这里似乎只有东遥、阿牧和我三个人,比宸华宫还要寂寞。宸华宫索性还有珺莲上仙这号人物,来调剂一下我欢乐的生活,而这里,寂静的让我以为我身处天庭神狱的加强版!

  虽说阿牧似乎不愿意学盲文,但我相信在东遥上神威逼利诱下,阿牧不得不学。

  就在我学完盲文的所有字之后的几天,我就摸到了一块扭扭曲曲的盲文字板,我能想象的到,阿牧递板子时的委屈样子,因为他在板子上刻了这样一句话:“娘,爹打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