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瓜子,我又默默地从钱袋里掏出一把梅子。

  阿牧见着着空中不断碰出火花的两人,说道:“娘,应龙神君是谁?”

  我思量了一番,说道:“恩,若论辈分,他还是你敖元叔叔的老祖宗,也就是传说中的龙神!”

  “那我可以向他许愿吗?”阿牧闪着眼睛,露出颇为不符合他这几百岁的天真说道。

  我吐出梅核,说道:“你去试试?!”

  说起来,敖元这厮还真是应龙的子孙辈。

  应龙原本就是父神开天辟地后的第一条龙,后世这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龙类,便是由他孕育而出。

  而他也是世间的第一条妖龙。自从他被天界追杀之后,便被冠上了这妖龙的名号。

  也不晓得敖元这厮跑到哪儿去了,若他知道,他祖宗的转世今日抱着我叫娘子,不知他又有何表情!?

  “娘,那个叫小冉的,就是应龙神君的妻子吗?”

  我砸吧着嘴,眯着眼说道:“应该是吧,他刚刚似乎把我认成这个叫小冉的姑娘了!”

  现再细细想来,在司命不与外人流传的消息里面,似乎是有一个叫小冉的女神仙与应龙的一个转世成了亲。

  但司命对于上古神仙的恩怨情仇实在不感兴趣,所以我知道的内容也不过皮毛。

  但似乎也有人传过,那名叫小冉的女神仙,还是上古几大神族里的族人……

  我估摸着,这番爱情,遇上天庭这般做事的神仙,想必定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想不到应龙神君的这般转世,力量居然恢复的如此之快,实在令本君惊讶。但不知,又能在本君手底下走得了几个回合?”

  东遥上神此时正不怕死的开始挑衅。

  沧源看似丝毫不受东遥上神的影响,但手底下的招式一招比一招凌厉,丝毫没有刚才的顾虑。

  我估摸着,两人再打下去,就可以开始殃及池鱼了。

  虽说周围漆黑一片,但我也能感觉到,这四周的凡人多多少少也不会下百人。更何况,神魔开战,又岂是只有方圆百米的影响。

  眼见得四周的魑魅魍魉早已消失无踪,我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梅子扔给阿牧,摸了摸他的头,叫他拿着混元钟站一边看着。

  虽说噬魂灯和堪魔剑因父上和母上打架,被撞入我的体内,以致我身受重伤,神力大减。但我也好歹是上古神族的族人,两件神器自当能被我所用。

  我虽神力不足,借用借用两大神器的法力还是足够的。

  只不过,后果嘛……似乎有些麻烦……

  轻点儿,少一两识感官,重点儿,六识俱无。

  对于冒然动用两大神族本命神器的后果来说,算是很好的结局了,这还是托了老祖宗的福。

  虽不至于重伤致死之类的,但我也有一段时间必定是过得相当麻烦。直到我失去的神识一点一点的恢复,我的幸福生活才会继续。

  这也幸得东遥上神见我恢复不错,才开口告诉我两件神器的使用方法,以备我保命之需。

  虽有些后果需要我这小狐狸承担,但对于横尸凡间街头的人生结局已经算是不错了。

  再看沧源和东遥上神两人,正在天上打的难舍难分。

  虽说我很希望看到这场神魔打架的结尾,毕竟如今六界和平,想再挑起什么事端看神魔大战,实乃艰难。

  当年我虽然也干过说动上古两大遗留上神云华上神和昆尤上神约架的事儿,但我好歹也让他们跑到九幽那片荒地上打,也不见得这般的殃及无辜。

  酷Sm匠,8网永久2}免-y费看(小,说

  是以,面对着两个明显干上瘾,全然不顾周围死活的龙和神,也就只有我这个打酱油的还保留着神仙的慈悲性。

  我捏了个法诀,面色凝重的解开了额前的封印。在阿牧的仰望中,缓缓飘上半空。

  两大法器的灵力,一黄一蓝的从我的身上散入空中,我闭目不语,只是身上的光芒全然大盛。

  身后的九尾也已经展开,我猛地张开双眼,快速的捏动着法诀。

  “破!……”

  我急喝一声,一口血喷在了空中。

  沧源和东遥上神两人神色一顿,猛然看向半空的我。

  我一口血没喷出去多远,大都落在下巴和胸口前,所以看着甚是吓人。

  沧源和东遥上神两人也不知道施的什么法术,我竟一时打不开两人的结界,不禁又催动两大神器。

  此时我的眼识开始渐渐溃散,但东遥和沧源两人还没有分开的意思,我不禁急的满头大汗。

  许是见我的脸色恐怖的吓人,底下的阿牧急急地叫唤了我一声:“娘!快住手!”

  沧源和东遥两人在空中死死的望着对方,可周身却有一层结界,让两人的法术终是够不着对方。

  沧源似乎下定决心一定要致东遥死地,犹豫不决后,终于发了狠心一招打上我的结界,想击散两大神器的力量。

  东遥上神意识到我在做的事情后,遥遥的看了我一眼,便静静地呆在结界里。

  此时我的眼识已经全无,全靠着开天眼才勉强看的清局面。耳识也开始溃散。

  虽然是借用的两大神器的力量,可沧源的这般攻击,也让我有些难受,最重要的是,东遥上神这厮在结界里静静地待了一会儿之后,居然也像沧源一样开始攻击神器的结界。

  合着你刚刚只是中场休息啊!!!!

  两人像有默契一般,终于在我的耳识也全无的时候,将裹在周身的结界打的粉碎。

  我猛地一口老血就喷了出去,霎时十几只百灵鸟在我耳边叫唤。

  我勉强撑起身子捏了个法诀,免得让我直直的摔在大马路上。

  一个胖乎乎的身子撞进了我的怀里,我摸了摸阿牧的头,说道:“阿牧,你该减肥了。”

  合手才破了这噬魂灯和堪魔剑的结界,东遥和沧源两人想必内耗极重,应该暂时打不出花样来。

  揉了揉都移了位的五脏六腑,我咬牙说道:“你娘现在听不到看不到,所以你就不要说些废话了,快点拿出混元钟保我们两的小命。”

  话音还未落,一道凌厉狠绝的气刃向我和阿牧袭来。

  我下意识将阿牧抱在怀里,手里发动神器,唰的挥出一掌来抵挡,动作真叫一气呵成。

  不过,隔了半天,却丝毫没有打中的感觉,也不知我这一掌挡没挡住。

  但唯一确定的是,我和阿牧的小命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可是,又觉得不对,这四周未免太安静了吧,一点震动都没有。按理说,照东遥和沧源的仇恨程度,没了神力,两人也该上来肉搏啊。

  莫非我的身识又没了?!

  但手中传来阿牧的肉感,让我否决了这一想法。

  后来我才知道,两人的寂静,全是因为我怀里的阿牧。

  两大神器的神力全然已经收了回去,我虽看不到听不到,但还是能够感觉到。

  阿牧在我怀里挣开,抓着我的肩晃了晃,确定我是真的听不到之后,像是朝两人喊了什么,随即,我便觉得这大地震动了一下。

  我心有些慌,想要将阿牧抓的紧一点,却不想抓来了一只大手。

  那手的主人将我拥入怀中,又将阿牧抱起。

  我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问道:“是东遥上神吗?”

  那人也许答应了我却没听见,只觉他轻轻拍了拍我,不知是答应还是安抚。

  我伸手将他抱紧一点,那人也收紧了放在我腰上的手。

  接着,我便被他带入了空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