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便真陪着沧源又去放了一次花灯,期间沧源一直用他那张妖孽脸对着我笑,看的我晕晕乎乎的。

  这直接的后果就是,沧源不知何时牵了我的手,光明正大的走在了大街上,躲都不晓得躲。

  等我回过神时,我们两都不知道走到哪儿了。

  我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道,又看了看被牵着的手,对着一旁的沧源说道:“这是哪儿?!”

  沧源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尴尬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我望着漆黑的天空一阵无语,随即动了动被他抓着的手,示意他放开。

  没想到这厮却捧起我的手,说道:“是手冷吗?我帮你暖暖。”

  说罢,还一把拉过我另一只手,放在一起替我暖手。

  “沧源,我手不冷,你把我的手放开吧。”

  “那身上呢?苏儿,你身上冷吗?”还未等我作出反应,沧源就将我狠狠抱在怀里。

  我顿时又生起了层层杀意,这豆腐也还吃上瘾了!

  就在我又一次抬起巴掌的时候,就听得沧源在我耳边用着初见时的声音说道:“苏儿,不要离开我……”

  不知是感动,还是悲伤,我缓缓的放下高高举起的手掌,一点、一点的环抱在沧源的身上……

  不过,等我再次睁开眼时,心中的任何情绪都大不过现实的寒冷……

  因为,我看到了东遥上神……

  东遥上神此时的存在,就如同厉鬼一般,任凭他如何的浩气正然,佛光普照,也依旧吹散不了我心中的恐惧,以及,东遥上神的寒冷……

  我就在这般情形下,忽然想起佛家诸礼中,讲究着日行一善。从前我虽未遵循,但今日我确实拯救安抚了一个落魄的凡人青年,实在可贺。

  转而又想,东遥上神一向重视着佛理,若我以这个法子劝说东遥上神,等下东遥上神出手时可否能不殃及无。动手的话,可否只打沧源一个人?

  我似乎全然忘了,当年东遥上神领着我父上一干人击退魔君的时候,可是来一千杀一千,来一万杀一万的作风,万万没有什么道义情分可讲。

  要知道,十几万年前,那群魔君做背水一战,可是连魔窟里的老弱病残都派上战场了。

  沧源不愧是拥有异世命格的凡人,在这般的严酷环境下,他居然敢直面东遥上神,与他怒目相视。

  我哆哆嗦嗦的站在沧源身后,心中着实佩服他。

  周围的空气又下降了一个温度,我思量着是该以如何的姿态跪倒在东遥上神面前,不招他一掌拍死。

  凝神间,我竟看着,东遥上神身后还有一个身影如我这般抖着。

  咦?运气这么好,居然还有同道中人。

  我眯着眼看了半天,突然明白,那矮小的团子,是被我和敖元扔在天上的阿牧。

  “娘!”不等我招呼,阿牧那小子开口叫了我一声。

  本来事情很简单,儿子叫娘,做娘亲的跑过去找儿子。

  但娘亲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拉住了手,还不让她过去,那这问题可就大了。若做丈夫的还在一旁,必定想着,这媳妇儿,红杏出墙了。

  接下来,又是一场好戏……

  我看着沧源,怒道:“你抓我做什么!”

  “娘子,你要去哪儿?”沧源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放大声音说道。

  我一听沧源这话,忙向东遥上神那边望去:“你别听他瞎说,我不认识他!”

  阿牧这家伙不嫌乱,居然开口就说:“娘,你下凡不带阿牧,就是来找这个凡人了吗?”

  酷匠l;网唯一r4正\L版,/)其=他Oi都V;是盗l=版(

  我连立马拍死阿牧的心都有了,但手底下依旧先想着挣脱沧源的手。

  挣脱不开,我只好抬头对着沧源说道:“兄台,奴家丈夫和儿子在那儿,能否劳烦你将奴家的手放开……”

  但这人脸皮太厚,我都将话说道这儿了,他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就在沧源和我胶着不下的时候,一道气刃直直向我们两人牵着的手间袭来。

  我向后猛地一踉跄,沧源的手早已松了开。

  “过来!……”

  一旁的东遥上神终于开了口,话里的温度忍不住又让我打了个喷嚏。

  我揉了揉鼻子,转而向东遥上神走去。

  “什么时候,在下的妻子,成了东遥神君的人了?”

  不知怎的,沧源这话,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竟有一种神魔开战前的凛冽。

  “应龙神君的妻子,不是因为神君,在万年前入魔被杀了吗?”

  东遥上神的这话,仿若荒原里的一点火星,蹭的一下,点燃了整个平原……

  四月初的夜晚还有着一丝丝的寒意,周围的风像喝醉酒的醉汉一般摇摇晃晃。

  我幻化出神识,瞧着周身一白一紫的神力窜的煞是漂亮。

  此时的我,似乎被沧源这厮定在了原地,而他本人,正在和东遥上神火拼。

  我拼尽神力,也只得能让自己的嘴巴和手活动活动。

  我将混元钟扔出去罩在阿牧的身上,以免阿牧被两人的神力误伤。转而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这小子几步一窜就跑到了我的身边,我从钱袋里掏出两把瓜子,递给了阿牧一把。

  随即,我和阿牧两人就吐了一地的瓜子皮……

  就在东遥神君点火之后,沧源便像泼了油的煤球,蹭蹭的蹿上了火。

  “本尊倒是还记得,小冉当日的死,东遥神君可是也有一份功劳!”

  我虽见不到沧源如今是如何模样,但从背后这般灼热的程度,似乎来者不善。

  而我前面的东遥上神,此时全然不在于拘泥与我算账的气势,反而淡然了起来,对着沧源说道:“降妖除魔,正是本君的本分!”

  “是了,降妖除魔,正是你们这些神仙的本分。现在想来,本尊似乎与东遥神君不止杀妻之仇。现今正好遇上,不如本尊就将这些仇一并给报了!也好对的起那些魂飞魄散的三十万大军!”

  我虽年岁小,但得益于司命的言传身教,也曾听说过应龙和东遥上神的恩怨。

  应龙神君若是在二十万年前的上古神魔大战中,没有背叛天界转投魔神,那么今日,想必应龙神君该是和东遥神君齐名的天界战神。

  可惜的是,应龙神君当日不甘臣服于玉帝管制,终是背叛了天界,引得魔神八十万魔军大举攻入。

  那时,应龙神君自带三十万族人与魔神里应外合,使得天庭神族损失惨重。玉帝等人还不惜祭出父神的本命法器,与魔君奋力一搏,最终,天界才得以将魔族打回魔界。

  而应龙神君的三十万族人,正是因为东遥上神而被灭的干干净净。应龙神君本人,也因为那次大战,被天界众神一齐剿杀。

  因是传承了父神的神力,应龙神君回归六界之中,自当从六界之中归来。所以,应龙神君若是死去,六万年后自当会归来。

  天界因应龙神君在神魔大战中的背叛,对应龙神君下达了追杀令。

  自此,在东遥上神还未沉睡之前,一直是东遥上神追杀应龙神君的每一次复活。

  东遥神君沉睡之后的几万年,便是我父上接替着这个任务。

  如此说来,我还是沧源他仇人的女儿。

  不过,若他真是应龙转世,那刚才我探查他毫无灵识,便是因为我与他的神力相差太过于悬殊了……

  但我好奇,他真的不是异世命格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