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凉风习习,夜火流萤……

  我和敖元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犹豫了半晌,我终于大义凛然的说道:“算了,大不了回去被阿牧说一顿嘛……”

  敖元鄙视的看着我,说道:“你好歹是人家的娘,居然沦落到被儿子说的份上……啧啧……真惨……”

  “你懂什么?这叫尊重!一看你们家以后的小孩绝对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毫不客气的还击。

  “连家长的威严都没有的人,还好意思带孩子吗?”

  “诶!?你、……”

  “算了,我们去放花灯吧!”敖元迅速打断我的话,暂时表示着我们两人的休战。

  而对于他的这个提议,我是欣然接受,当下就化作十三四岁的少女,随着敖元逛了出去……

  想我那时还是一个连男神仙的手都没摸过的小仙,每回的花灯节都要亲自许愿,希望自己将来能谈个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寻个如意郎君。

  又不知从哪儿听来,说放花灯和挂红绸时一定要真心实意,不能化作别人的样貌,否则心愿会大大的不灵,说不定还会招来因果。

  做神仙的,大多是清心寡欲,潜心修行,最忌讳的便是因果二字,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摊上了事儿。

  所以,早前放花灯时,我便恭恭敬敬的化作一头白狐,小心的衔着一朵花灯,慢慢的放在护城河里。

  因此,不少地方还出现了什么白狐娘娘的传说……

  直到某一次,我与司命不打不相识,然后产生了过命的交情。司命为了拉近我与她的姐妹关系,欣然的交谈了一些天庭八卦,其中就不乏有:什么凡间的花灯节放花灯其实是当年河伯为了逗湘妃高兴,诓骗凡人给他做花灯,然后诱使凡人将一朵朵花灯放到河里,惹得湘妃一笑。

  最后,河伯和湘妃的婚姻问题解决了,那放花灯的习俗留下来了。现如今,那些花灯都被地府阎王收去给地狱困兽当玩具了……

  一想到,我每年许的愿望,居然是对河伯那个花心大萝卜说的,我心中就倍感欺骗,是以,我在湘妃的寝宫投了不少情书之后,便再也不信这花灯节放花灯了……

  ​想想,还真是有些怀恋。

  不过如今的放花灯,左右不过是图些热闹罢了……

  挤在一群女人中间放完了花灯,我终于忍不住,对着敖元说道:“你走吧……”

  可没想到敖元那厮摆出个很是欣慰的脸,坚定的拒绝道:“不,我不会离开你身边的。”

  我也坚定的说道:“不,你还是走吧。”

  “我带着你不麻烦,你不要多想。”

  “你走。”

  “不,我不走,小苏!……”

  最后我一记排山倒海拍在他那筷子似的身体上,吼道:“你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花灯节没完不要再来见我!”

  敖元跟个棍子似得在地上滚了三米多远,最后趴在地上蹬了两下腿就再也不动了。

  我瞄了他一眼,头也没回的朝古树的方向走去……

  )酷匠Pj网唯一、正版*,其:X他都是I盗:N版/c

  古树是挂红绸的地方,而土地就住在它下面。

  我这青丘三公主的身份,在凡界是极其好用的,一般的地仙见着我的时候,都会跑过来给我行礼。

  是以,以往每回挂红绸的时候,这地方的土地就会跑到我面前行礼。

  我自认为是个极其和善的神仙,对于这些几万年都呆在凡界不升一职,还要时常经受凡人在自己家门前烟熏火燎的供奉的小仙,我是报以最大的亲切。

  是以,土地跑过来向我行礼,我自要和这土地亲切的交谈一番,这才不失我青丘三公主的风度。

  可气的是,这土地每回在我高高举起红绸正要挂的时候,或者刚要抬手准备挂的时候,他就急匆匆的跑出来。

  人家行礼我不可能不理他,所以,我只好停住了手,跟土地客气起来。

  可巧的是,每回说完,周身都有一大群人惊恐的看着我。后来我才明白,这土地,凡人自是看不到的。所以,在别人眼里,就我一个人在一旁自言自语的说话,还不时做些奇怪的动作。这些凡人不认为我是疯子才怪。

  我也曾跟土地说过,叫他不必麻烦回回都跑到我跟前行礼。可他每回都一本正经的点头应下,第二年又乐呵乐呵的跑过来在我面前一作揖,说道:“小老儿拜见青丘公主……”

  司命说:“这土地虽官职小,但岁数大,记性有些不好。若你真不想他每回跑过来跟你行礼,不如你每回去的时候,用混元钟罩着盖了你那一身狐狸味,然后化做凡人,让他认不出你就好了。”

  我觉得司命说的甚是有道理,自此,我每回下界来这花灯节,就要先跑去我母上那儿,偷出混元钟罩在身上。

  幸得百年前的那次受伤,我还没醒,母上就被父上关了禁闭,这混元钟就一直在我身上,没有还给母上。

  我捏了个手诀,招出混元钟罩在自己身上。摸着下巴想了想,又用我本来面目幻化出一身男装,活脱脱一个逃出家门逛花灯节女扮男装的小姐。

  我满意的看了看这身装扮,又幻化出红绸就往古树的方向走去。

  不要问我为何不化作女童,你要知道,这挂红绸可是个需要身高的活。我可不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我尽挂这红绸了……

  如今快到亥时,街上的行人大多放完了花灯。觉得劳累了的,就回家去歇息。还有精力的,就往着古树的方向走去。

  我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抬眼偷偷地观察着这人群中的爱恨情仇。这么一眼扫过去,我还真看见了不少女扮男装的小姐。只是这装扮,打扮的也忒明显。

  后来我才知道,这段时间这凡间时兴着一个:女扮男装遇才子的话本。不少闺阁女子瞧了,觉得这遇见意中人的情节甚是新颖,就决定在花灯节这天偷偷女扮男装溜出来。又怕自己装扮的太像,那些才子们真没看出自己是个女子,让自己的这次巧遇落了空。所以,这些小姐们纷纷在自己身上带着绣着花花草草的手帕,一个个在出门前喷的喷香,又露个肩,又露个手臂的。

  乍一看,还真以为最近这女子间流行着男款女穿的衣服式样……

  凉风习习,夜火流萤……

  我提着一盏小小的花灯,跟在这人群中慢慢的走。

  身旁的人们三五成群,或是零零散散。我夹杂其中,走过长长的摊贩,路过不少惊呼。

  看过了女儿家的低低细语、娇羞姿态,笑过了孩童的嬉笑打闹,天真烂漫,终于,我来到了这古树前。

  这古树我千年前我曾用灵识探过,福泽深厚,却不见其化出精魄,倒也便宜了住在此处的土地。

  树上此时挂着厚厚的红绸,周围小摊小贩自觉地在树上挂了几盏花灯,照得这满树的红绸熠熠生光。

  夜间的小风一吹过,不少挂在树间的红绸纷纷扰扰的飘着,惹得不少女子在人群间惊呼。

  依稀间,我见着那土地抱着酒瓶坐在树枝间,眯着眼,看着树下一群群许愿的凡人静静地笑着。

  我伸手在空中对它挥了挥,又惊觉此时土地应该不认得我,只好落下。却没想到,抬头的一瞬间,坐在树间的土地正好向我看来,我忙一个转身,匆匆掩入人群中。

  环顾四周,见此时古树前的人甚多,土地又坐在古树上。未免土地起疑,我提着花灯跑到这周围的小摊上逛了起来……

  亥时将过,人群渐渐稀疏起来,只余下零零散散的三四人,小摊子开始收东西走人。我见着眼前的摊主一脸铁青的看着我,忙扔下手中的胭脂,提着花灯就往古树走。

  站在古树前,我解下手中的花灯,将花灯挂在低处的树枝上。转而拿出红绸用力的扔向古树,然后合手拜了拜。

  其实自从知道求人不如求己这个道理后,我每次在这树下求得愿望便从自己的小家变成了世间的大家,甚是宏大。

  那便是:我是白苏,我的愿望是,六界和平……

  我觉得,若是我父上听到我的这愿望,一定会觉得甚是欣慰,毕竟,父上可是少有的心怀世间的狐狸。但若让他知道我之前许愿,想必他定要揍得我连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是什么物种。其实也没什么,我不过是许了:我是白苏,我的愿望是,家宅安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