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了声,阿牧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娘,你是不是背着爹在外面偷人了?”瞪了半晌后,阿牧深思熟虑的吐出了一句话。

  我放了心,立马对阿牧吼道:“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阿牧见我开始吼他,撒丫子跑出去,边跑还不忘挑衅我:“娘,你绝对是想红杏出墙了!我去告诉爹去!”

  我见那小子的方向,还真是往着东遥上神的寝殿去的。

  想着,这个时候,怕是东遥上神正和珺莲上仙疗伤。

  要是阿牧闯进去,一不小心又出现上次的情况,那珺莲上仙岂不是要拿眼刀子剁死我。

  东遥上神前几日便说过,珺莲上仙的伤已是好的七七八八了,若不出意外,两人再疗治几个回合,便可痊愈。

  这几日想必是紧要关头,不能让阿牧毁了。

  是以,我便赶忙前去捉拿阿牧……

  等我使了个仙术窜到东遥上神的寝殿门前,却不见阿牧的人影。也不知是他那小短腿还没跑到,还是见我来了躲了起来。

  我站在殿门前东张西望,等了半晌,依旧没见着阿牧的人影,想着这小子不会窜进寝殿了吧?

  就听得寝殿内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还真让他进去了?

  我望了望天色,东遥上神和珺莲上仙差不多快要出来了,决定速战速决。

  我掏出怀里的一只海螺,贴在我的耳朵上。霎时,四周的声音就尽收我的耳朵里。这宝贝,还是我从敖元那里抢过来的,它能让你听到方圆十里的一切声音,实在是龙宫听墙角的必备良物,天界八卦团体的必杀绝技!可惜的是,这宝贝就只有我怀里的一只。为此,敖元那厮还将我堵在狐狸洞里堵了将近三个月……

  我蹲在一旁,试图听清楚阿牧是否在里面。若是不在还好,若阿牧真在里面,看我不拿老君的捆妖生在宸华宫的殿门前吊他几天!

  还未听到阿牧的动静,我就听得耳边传来东遥上神放大无数的声音:“她不过是只小狐狸罢了……”

  那日,不知怎的,心里听着这句话就莫名的酸了起来。一种失落、委屈,开始紧紧地包裹着我。

  东遥上神说的对,我确实是只小狐狸。就年岁而言,我在这群神仙里是小辈。与上神相比,我那岁数不值一提。虽然我可以运用变化之术将自己的面目化为各种年龄阶段的脸,但这也改变不了我比东遥上神小的事实。

  我不该为这个有情绪,原本听到这话,我就应该一笑而过,随即怒气冲冲的在别的地方去抓阿牧。

  可是……

  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语气?……

  为什么,会有着那样漠不关心的口吻……

  就好像,我们原本就该是路人……

  那日,我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呆的望着窗前那一池睡莲,傻了似得,不哭也不笑……

  “你娘怎么了?莫不是被你气傻了?还是,你爹终于不要你们了?”

  “别胡说,我和我爹才不会那么没良心。再说了,没良心的一向是我娘。”

  “那你娘为何这般模样?”

  “恩……诚然,我和娘适才吵了一架,但以往吵架也没有这般。想必我娘刚才一定是经历了一番大彻大悟,得到了大造化,所以才有了这副惨绝人寰的模样!”

  “咦?!你还晓得大造化?”

  “我也不想知道的,无奈这几天抄书抄多了,脑子里尽是这些造化、佛法一类的,一说话就往外冒。我觉得再这样抄下去,我都快成佛了……”

  “成佛好啊,你成佛了,我们也能跟着沾沾光!到时候找你开后门,可就方便多了……”

  “成佛了还能开后门?佛不一向都是铁面无私吗?”

  “铁面无私的那是包拯……”

  蹲在窗下的两人正是敖元与阿牧。

  敖元是东海的三皇子,一千多年前被他爹扔在了我们青丘狐狸洞,随着我父上修习法术。法术略有大成,深得我父上喜爱。一向与我哥白泱交好,但司命说,他是铠觑我哥的容貌,所以才坚定的赖在我们青丘狐狸洞一千多年不走……

  我回了神,但听得两人越说越扯的话题,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们一定要在我的窗底下谈天吗?没见着我在伤春悲秋吗?稍微有点人性好不好?”

  蹲在窗底下的敖元与阿牧齐齐抬头望着我,皆是一副惊讶不已的表情。我瞟了一眼两人,说道:“看什么看,没见着少女悲春吗?”

  敖元站了起来,甩了甩他那头骚气的红发,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下,说:“你不是儿子都生了吗?”

  我“砰!”的一声关了窗,转身坐在了软榻上。

  还未坐定,就见着敖元与阿牧就站在了软榻前。

  转眼,敖元悠然自得的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从腰间抽出把扇子,一上一下的扇着。

  “认识你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你这副模样。啧啧,真丑……”

  我翻了个白眼,淡淡的说道:“是啊,谁又能比得了你们家的白泱漂亮……”

  随即,便使了个坏心眼,我拉过阿牧的手,对着敖元说道:“来,阿牧,叫伯母!”

  敖元立马看了一眼阿牧,接着,就听得阿牧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敖叔叔好……”

  敖元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真懂事,等下叔叔带你下界去玩。”

  听到这话,阿牧瞬间贴到敖元身上,一扭一扭的在那边尖叫。

  “你今天怎么上来了?”我在一旁问。

  敖元收了扇子,将阿牧抱在身上,一本正经的说道:“来找你私奔啊……”

  “你这是……和我哥闹掰了?”

  “先不说我有没有和你哥闹掰,但是,就你刚才的那副表情,我觉得我带你私奔成功的几率挺大的……”

  “我也觉得东遥上神揍死你的几率挺大的!”

  敖元笑了笑,又抽出那柄扇子,缓缓在我面前展开,说道:“芭蕉扇的改良版,你要不要?”

  敖元身为东海龙宫的三皇子,身上总是带着无数奇珍异宝。这厮被我们号称散财童子第二,总是无时无刻的派发着他老爹龙宫里的宝贝。

  也得益于他,我当初被父上散了法力扔在雾隐山,幸得身上揣了他的捆神索和篱天剑,才不至于成了那雾隐山上大大小小妖怪的口粮。

  我和司命一直疑惑,他这些年一直呆在青丘,从未回过龙宫。那这些宝贝,到底是在何时搜刮的,他老爹,又为何还没跑到青丘揍死他。

  难不成,龙宫的宝贝已然多到这种地步?

  我伸手拿过扇子,一边打量,一边说道:“你来天庭,不会就为了给我送把扇子吧?”

  敖元直了直身子,说道:“不行吗?”

  我笑了笑,接道:“行,当然行。阿牧,送客!”

  “哎哎哎!!!我茶都没喝一口,你就赶我走?”

  “出窗就是一池仙水,随你怎么喝,不用客气!”

  “哎哎哎!!是师父他老人家叫我来看你的!他还让我带了话!”

  $*酷匠`g网正0@版首发

  我停了手,疑惑的问道:“我父上?”

  敖元挣开了我的手,又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说道:“对啊,是师父他老人家叫我来看你的。他还说,你这个性子铁定是耐不住宸华宫的寂寞,日子绝对不好过。师傅叫你好好地听东遥上神的话,早日把伤治好。有时间多来青丘看看,要是东遥上神不许,你就跟他说,青丘的佛铃花开了。”

  我将扇子扔给阿牧,叫他出去玩会儿,然后坐下问敖元道:“佛铃花?什么意思?”

  “连你都不知道,我又如何得知?”

  听到这话,我不禁沉默。

  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也不管一旁的敖元,只是一个人在那发呆愣神。

  许久,敖元伸手摸上我的脑袋,叹息一声说道:“我带你去逛凡间的花灯节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这几天一直在忙作业,没动笔开始写,明天又要继续肝作业……要死……但重要的不是这些,重要的是我更文这么久,你们居然不来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