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我告诉你这些,你可还要回到雾隐山?

  恍神间,阿牧挣脱掉我的手臂,狗腿的跑到东遥上神身边,嘹亮的喊了一声:“爹!”

  我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东遥上神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只见东遥上神面无表情的,对我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你想离开?”

  猛地被东遥上神当面一问,我那原本坚定的心,忽的变得迟疑起来。我躲躲闪闪的看着东遥上神的眼睛,终于下定决心说了个“是”字,可一抬头看见东遥上神的脸时,心中霎时闪过一丝丝后悔……

  真是脱不了狐狸的劣根性!

  可转念一想,既然都承认了,索性就大大方方的说开吧!也好让东遥上神见识见识我们青丘九尾狐一族的大气。

  如此,我便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和东遥上神来了个长久对视。

  终于,我移开眼睛,败下了阵。

  他奶奶的!眼睛好疼!

  我捂着眼睛使劲揉,只听得一旁的东遥上神说道:“阿牧,你先回房睡觉!”

  我望了望大亮的天,心疼的看着阿牧。这小子从来就不睡觉的……

  没想到,阿牧居然乖乖的听了东遥上神的话,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去,不过,临走的时候还可怜的看了我一眼……

  嘿!看我等会儿不揍他一顿……

  等阿牧一走远,我突然意识到,接下来,就只有我和东遥上神两个人了……

  孩子走了,夫妻打架不正是好时候?

  我转过头,惊恐的看着凑过来的东遥上神,不自觉得向后一退。只见眼前一个恍惚,我就倒在了东遥上神的怀里。

  “没事吧?”东遥上神温柔的对我说道。

  我脸上一热,摇了摇头。

  “眼睛呢?”

  我又摇了摇头。

  接着,我只觉得东遥上神抱起了我,一个飞身,我们两人,便置身在一处水天相接之地。

  如镜的水面,漂浮着几朵睡莲。我眺身远望,只见周身无一片陆地,我和东遥上神两人竟似被这蓝天碧水包围了一般。

  东遥上神将我放在几朵睡莲之上,我伸出脚探了探,确定安全之后,便放心的踩在水面上。又觉得接下来应该会理论很长时间,于是我自觉地盘腿坐下,随手扯了一朵睡莲,拿在手里把玩着。

  “阿牧的确不是我和你的孩子,你我之间也不是夫妻。”

  东遥上神开场的这句话,惊得我手中的睡莲“扑通”一声掉在水里。

  “什么?!”我的声音陡然高了几个音调,噌的一声窜了起来。

  “你被噬魂灯和堪魔剑所伤甚重,而在这世间只有我能救你,你父上便在我睡醒之初上天界来求我。我与你父上有着一起征战万年的交情,治你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于是我便答应了。

  而阿牧原本不被这世间所容,一出生,就该被天道所灭。你父上不忍,早在万年前出手救下阿牧,直至五百多年前才放了出来。为了让阿牧活下去,你父上才编造了阿牧的身世。那次你父上除了求我治好你之外,还求我认阿牧做儿子。不过,这是有代价的。”

  “代价是什么?”

  “嫁一个女儿给我。”

  我万万没想到,父上居然为了一个阿牧就把我这么卖了!虽说我也捞了一些好处,但你好歹告诉我一声啊!……

  不声不响的帮我认了个儿子……儿子!?诶?!等等!!万年前!!那就是说,阿牧比我还要大!!如果按实际年龄算,我如今才四千多岁,阿牧现在起码也有一万岁,那我岂不是要喊阿牧一声哥?或者叔叔?

  虽说天界里的辈分一向混乱,但好在这群神仙不大喜欢生儿子攀亲戚,所以那种年纪相差几百岁就要喊爷爷的关系还是少见。

  如今我这隔了千年喊儿子的,要是传出去……恩?!说到底我还是不吃亏啊,好歹告诉诸位神仙,阿牧不是我亲儿子啊!

  @U酷P●匠}U网(I唯“一正vP版p,Y,其aK他◎都e是kf盗}}版“-

  关系在我这小脑瓜里面慢慢理顺,我的小眼睛越来越亮!

  向诸位神仙解释了阿牧是我半路认来的儿子之后,那我岂不是可以明目张胆的出去勾搭男神仙啦!

  而我与东遥上仙也没那劳什子的前缘,也没那什么莫名其妙的婚约,那我岂不是可以大大方方问心无愧的调戏男神仙!?

  我眨巴眨巴眼看着东遥上仙,连珠似得问道:“上仙,那阿牧到底什么身份?他的本来样貌又是什么?我爹为什么要帮他?”

  “阿牧的身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的嘴不牢,所以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如今的样貌,便是阿牧的本来面目。他虽出生了万年,但在这世间存活了也不过六七百年,当做你儿子也不为过。至于你爹为何要帮他,是因为阿牧与你们青丘九尾狐有着莫大的联系。”

  与我们狐族有着莫大的联系?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狐族有这么个天理不容的大人物?我老爹的风声也埋藏的太好了吧!竟然一点苗头都没漏出来……

  “苏儿都已经三千岁了,还不够吗!”

  我心中陡然响起父上和母上打架时的一句话。

  莫不是,阿牧之前的几千年都是被封印在噬魂灯内?母上那次拿堪魔剑和父上打架,就是为了放出阿牧?

  可他为什么又被封印在噬魂灯呢?

  难不成阿牧是噬魂灯未修炼成型的精魄?一旦成型,就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所以被天界所不容?

  也不能怪我这么揣测,因为天界那厮确实是一群小肚鸡肠的人。之前有个天地孕育的石猴子成精,天界不也拿西天佛祖压了他五百年吗?更何况这是父神赐下的本命法器!

  不过,这关我母上什么事啊?要砍不也是父上拿刀砍,我母上出来制止我父上吗?

  又或者,这又是他两演的一出双簧?

  他两什么时候这么齐心了?

  我啃着手指,纠结的想着这其中的关系。想的正激烈的时候,突觉周身一片阴凉!

  我抬头,正瞧着东遥上神目光灼灼的盯着我。我悻悻的放下咬的正欢的手指,问道:“东遥上神,有事儿吗?”

  我觉得我这一生迟早要挂在我这张狐狸嘴上,就比如现在,那一望无际的水面开始一层一层的结冰,零零散散的睡莲冻成一块一块。

  我哆哆嗦嗦的站在东遥上神面前,终于忍不住说道:“上、上仙,其实、狐、狐狸肉、烤着比较好吃……”

  冰面瞬间退散,温度慢慢的回升。我一下子摊散在地上,心有余悸的盯着水面,一双白色的靴子出现在我眼前,说道:“如今,我告诉你这些,你可还要回到雾隐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