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界再也没有我这样好又不嫌弃你笨的男神仙了

  自此,东遥上神每日揪着我的狐狸尾巴,对我施展一番大间佛法,无论我怎么撒泼打滚,也逃脱不了这一番折磨。这时,我心中便万分悔恨:当年那地藏王菩萨想要收我为徒的时候,我为何要逃了?若是当年安安分分的学些佛法,今日也不该是如此狼狈!

  而那珺莲上仙竟也每日在东遥上神的房间里吐一回血,我见着她每日从东遥上神房里出来,小脸煞白煞白,竟似失血过度一番。我心中不期然的涌出一番疑惑:不该呀,九天玄明大法什么时候要放血了?用过之后不该是面如桃花、身姿矫健、返老还童吗?

  等进去每每看见东遥上神那张容光焕发的脸,我不禁暗自揣测:莫不是东遥上神功力不济,需得滋阴补阳?

  于是,第二天我便好心的对着东遥上神说道:“上神不必每日带着小仙历经这大间佛法了,小仙实在是资质愚钝,领略不了这大间佛法的博大精深。大间佛法多带着一人,上神便多耗一份心神。小仙觉得,上神每日为珺莲上仙施展九天玄明大法,又领着小仙经历这大间佛法,实在有损上神仙躯。上神近日神力才恢复过来,小仙实在不忍上神这般劳累,不如,就免了每日带小仙历经大间佛法这一项吧……”

  说完,我那双狐狸眼睛瞪得锃亮,满怀期待的看着东遥上神。

  只见东遥上神听完我的一番话,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谁告诉你,我每日为珺莲上仙施展的是九天玄明大法?”

  听完这话,我瞬间觉得不明了了。

  东遥上神又喝了一口茶,看着我说道:“从明日起,除去治疗的时间,你领着阿牧将书库里的佛经和心经全部抄写一遍。”

  我心中霎时闪过千千万万道闪电。

  这这这、、、、东遥上神!劳资哪里惹到你了!!!!!

  “K酷P4匠☆网唯YA一)j正|-版N,+其他*都是盗版

  可面对着东遥上神那张淡然而又威严的脸,我实在不敢发作,只好收了那目瞪口呆脸,努力平和的问道:“不知东遥上神为何要这般为难小仙?”

  东遥上神笑眯眯的看着我,脸上透着无尽的狡猾:“你落下的功课太多,本尊帮你补补。”

  说罢,东遥上神看着我憋屈的表情,得意的笑了。

  “珺莲上仙的伤,是万年前因我而造成的,本尊不愿欠人人情,所以那日才将珺莲上仙留住,每日为她疗伤。过不了多久,伤好之后,她自会离开。”

  我茫然的看着东遥上神,却听得她又自顾自的说道:“你的身体被噬魂灯和堪魔剑所伤甚重,那大间佛法自是不能断。而珺莲上仙的治疗已经开始,本尊又想早日还完她的人情,是以,珺莲上仙的每日疗伤现在不能停。这样想来,本尊的身体近日来确实有些劳累。不过,看在你还知道心疼你夫君我的身体的份上,作为你夫君的我甚是欣慰。想想是该宽慰你一下,你夫君在神力和体力上,在天界的诸多神仙里,是很行的了的。省得你在大间佛法里心神不定,让我白白多耗了些心神。如此,你不必担忧。”

  说完,东遥上神笑的亮晶晶「yindangdang」的看着我。

  眼见得氛围略有些暧昧,我小脸一红,不自然的挪开了眼睛。

  原来东遥上神施展大间佛法是在帮我疗伤,不是故意整我来着。不过,大间佛法什么时候能作为疗伤的法术了?

  我呆呆的问出这个问题,东遥上神得意的一笑,说道:“本来不可以,但你体内融入的是父神赐下的本命法器,一般的疗伤圣法岂是管用的。你体内存在着两股天罡正气,每日不死不休的斗,虽有混元钟护着,但终有一日,你体内的天罡正气终有一日会破体而出,到那时,你也就魂归西天了……”

  听到这而,我不禁胆颤。

  我醒来的时候,怎么没人跟我说这茬啊!我还以为我醒来后伤就好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隐患啊……

  只听得东遥上神又说道:“当年我无意中闯入大间佛法,偶然发现,在这大间佛法中,无论体内拥有多乱的气息,都能被这大间佛法的境界所吸附,转而化为自身的气息注入身体中。所以,我便想到平息两股天罡正气最好的法子,就是运用大间佛法将你心中的两股气息相互融合,转而和你自身的息法融合。全部融合之时,你的性命就算是无威了……”

  我知晓东遥上神很强,但万万没想到他无意闯入个大间佛法,还能发现个疗伤的法子来。然后把大间佛法像疗伤术那样施展起来,还一日一次。这么大个人情,让我今后怎么还的起。

  咦,不对,我和他不是夫妻吗?还算什么人情?爱护老婆这是他的分内之事啊。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暖阳一片,好不快活。

  笑完之后,我突然问起:“那,我什么时候能把两股天罡正气全部融入自身?等到我在大间佛法中不哭为止?”

  “不,等你哭笑自如为止。”

  那日,我回到我的寝殿,在后院里找到了正在祸害一池锦鲤的阿牧。

  阿牧见我一出现,开心的蹬着小脚步冲我撞了过来。我将阿牧抱在怀里,龇牙咧嘴的传达了东遥上神最新的旨意。

  “娘,你是不是又惹爹生气了?”阿牧听完我的话,直勾勾的看着我说道。

  我咳了两声,说道:“我怎么会惹你爹生气呢?你娘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可是你笨啊!”

  我听到这话,立马把阿牧扔在地上,伸出手在他脸上捏着,恶狠狠地说道:“兔崽子你再说一遍!”

  只见阿牧艰难的动了动嘴巴,努力的吐出一个字:“笨……”

  我使劲捏了他一把,将他往后一扔,转身就往房间里走。

  阿牧爬了起来,拍了拍土,紧紧地跟在我身后,喋喋不休的说道:“娘,你要是不笨,我爹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不见你去珍惜?”

  我蓦地停下,转过头,问道:“什么?”

  阿牧扯了扯拉皱的袍子,说:“娘,其实你一直想回雾隐山吧?而你,一直不想承认我爹是你夫君,我是你儿子吧?”

  我愕然,这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聪明了?

  我不说话,阿牧看着我,眼珠子里的泪水一涌一涌的,就是不流出来。

  我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摸着阿牧的头说道:“你娘不是那么薄情的人,即使要回雾隐山,我也会带着你一起回去。而你爹,虽说他当面承认了我们母子两的关系,但我觉得,这其中甚有蹊跷。所以,如今离你爹远点,日后若有什么事也好不尴尬。”

  “是因为珺莲上仙吗?”阿牧抬头问道。

  “算是,又不是。夫妻结合是要两情相悦,相处要如胶似漆。如今你看我和你爹的情形,算是两情相悦、如胶似漆吗?”

  “那不是因为,你和爹都忘了那一段相爱相恋的记忆吗?现在你们两个只要多呆在一起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想起以前的感觉呢?就算以前没有情,现在日久生情也来得及啊!”

  我无语的看着阿牧,这都是谁教的啊!

  只听得阿牧又说道:“现在娘和爹也每日都在一起了,如今你虽比珺莲上仙与爹相处的时间短了些。但娘你好歹有这正妻的名分,比那珺莲上仙要名正言顺,日后与我爹相处的时间铁定比她长。虽说我们是狐狸,但这并不误了我们的大度。做妻子的,要贤惠,不能善妒,尤其还是做我爹这么风流倜傥又厉害的人的妻子。所以,娘,你就忍了那珺莲老婆婆与我爹每日相处,万万不能因为一两个小妖精与我爹生了些许生分。你要知道,你都替我爹生了我这么大的儿子。虽说娘你的容貌还不错,但毕竟比不得没出嫁的大姑娘。若是你想和我爹和离再嫁,就真的找不到我爹这样好又不介意我还不嫌弃你笨的男神仙了。”

  我听着这话,脸上一阵绿一阵白,最后实在忍不住,勾着阿牧的脖子,用拳头使劲的擂着阿牧的头,狠狠地说道:“你再说试试!再说试试!!”

  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传出一个温软的声音:“阿牧说的没错,天界再也没有我这样好又不嫌弃你笨的男神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存稿存稿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