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间佛法

  等我想完这一通,东遥上神已经收工完毕。

  珺莲上仙在我面前走过,面色苍白,倘然一副重创过后的样子。我愧疚的上前扶住珺莲上仙,却不料,珺莲上仙抓了我伸过去的手把我轻轻拉开。

  我尴尬的看着珺莲上仙走了出去,正无措的想着,是否要跟上去。身后就传来东遥上神的声音:“苏儿,进来。”

  我转身走到东遥上神面前,见他已经整理好衣服,地上的血迹也消失无踪。他坐在塌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心中闪过一丝紧张。这样的情形,让我想起小时候被夫子教训的场景,我也如现在这般紧张又无措的站着。

  我在底下站了一会儿,榻上的东遥上神终于开口:“你和阿牧在这宸华宫住的可好?”我想着那被我和阿牧翻成鸡窝的大殿,忙回答道:“还好、还好。”转而说道:“就是地方太大了些,人少了些,我和阿牧不免有些寂寞。”

  “不止有些寂寞,还有些无趣。”听见东遥上神这么一说,我老脸不由得一红。想来东遥上神还是知道我和阿牧干的那些事。

  “宸华宫万年之前就如现在这般冷清,玉帝在我醒来之后也曾提过,要往我这宫里添些宫娥仙俾,但我拒绝了,你可知为何?”

  万万没想到东遥上神会这么问,我一愣,顺口说道:“想必是上神年岁大了,想要活得清净些。”

  说完便觉得不妥,这话也……说的太实诚了……

  我偷偷瞄了一眼东遥上神,想来也是被我噎住了。

  东遥上神过了半晌,笑了,说道:“呵~睡了这几万年,却不知本尊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这般年纪的人的确经过了太多的事情,是该好好清静清静。”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却又听得东遥上神说道:“那你觉得,本尊把你和阿牧带回来,本尊的日子还会清净吗?”

  我一愣,东遥上神的意思是,我和阿牧近来太吵了,要我们母子两安分些?

  东遥上神继续说道:“本尊万年前的那一役伤了根本,是故沉睡了万年,直至前几天才恢复过来。之前冷落你和阿牧不是我本意,日后我会多多陪着你们两。”

  “醒来之后,得知我和你的关系,我便推了玉帝派的那些仙俾。我虽没见过你,但依你母上的脾性,我想,你应该是不喜那些仙俾打扰我们之间的生活。所以,这偌大的宸华宫便只有这几人。但看你如今的模样,你应该是喜欢热闹的。若是你觉得太过于冷清,我便要玉帝派几位仙俾来。”

  我心中一暖,抬头看着东遥上神,却不料想到了刚走的珺莲上仙,又想到雾隐山,忙摇头道:“小仙觉得这样很好,不必派些仙俾到我这来了。小仙太过于顽劣,正好收收性子。阿牧五百岁了,是该学着自己照顾自己了。上神不如去问问珺莲上仙?”

  我想着,不管现在如何,以后终究是要走的。要是适应了这前呼后拥的日子,以后到雾隐山上也是麻烦。珺莲上仙想必以后是在这常住的,既然如此,上神应该问问她。

  东遥上神听了我的建议,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随后说道:“是我疏忽了。”

  然后对着我说:“日后你多照顾些珺莲,有什么需要,你便一一给她安排了。”我点头应下,却又觉得不对。抬头看着东遥上神,却见眼前银光一闪,我和东遥上神两人便到了一处竹林深处。我惊异的看着四周,却听得东遥上神低喝道:“闭眼,静心,固守本源。”

  我盘腿坐下,双手合十,深吸一口气,静静地沉下心来……

  不知过了多久,心中的世界,仿佛经历的花开、花谢;石枯、海竭……

  世间不来,时间不去,地方天元,万间变化……

  又仿若是一弹指间,看惯世间的分分合合、嬉笑怒骂;佛语众象,似喜似骂、似哀似怨,皆在你我一念……

  这,便是大间佛法……

  我睁开眼,一张小脸哭成花一般,一双狐狸眼想必是通红通红。

  我看着东遥上神,久久不能语。

  抽抽噎噎的哭了许久,我胡乱的擦了脸,对着东遥上神哽咽道:“上神,下次你施展这精深的大间佛法的时候,能不能说一声,小、小仙我、着实受不住啊……”

  说完,便继续在东遥上神面前哭……

  说来,这大间佛法,我记得当年在狐狸洞里看书的时候,对它的印象最是深刻。大间佛法是西天佛祖悟出的那些无情无义的佛法中最有情有意的佛法了,可就是太过于有情有义,让人体验这世间万物的情感,体验着这世间的大喜大悲,大哀大怨,又经历无数的身死、身回……

  是以,对于那些久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来说,是一种历练,也是一种折磨。若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导致仙基不稳,坠入魔道。这世间最为痛苦的,便是对情之一字的承担了。

  最o新?x章3节上酷匠网

  有情便有欲,有欲便生根,变化七情六欲、嗔痴贪念,无一不魔……

  是故,这天上的神仙对这大间佛法还是颇有些惧意,只有那些活了上几十万年的老神仙,闲着没事干,才跑去到西天佛祖那里体验一番。

  据我所知,云华上神就是这其中一位。最后,终是被世间情欲所染,舍了一身修为,陪着一个凡人过完一世,便消散在这天地之间。

  可叹的是,那凡人喝了孟婆汤后,过了三世竟想起了云华上神。后来得了仙根,修炼一生终于位列仙班。等到仙俾把这位凡人迎接上来,那人第一句就问云华上神如何。那时离云华上神陨灭已经过了两百多年,而那些仙俾不曾晓得那人与云华上神的关系,自是如实相告。

  那人听后,不发一言,在南天门下坐了许久之后,自毁了仙根,重新投入了这轮回之中。

  后来,司命跑来我这雾隐山与我说了这事。想我那时还曾想过,以后得道之后一定要试试这大间佛法,褪褪我这狐狸的情根。可听了这云华上神与那凡人的事之后,我便发誓打死也不要去西天佛祖那儿了,路过都不行,万一被波及了呢?

  可没想到,东遥上神法力竟是如此深厚,居然施展的出这大间佛法,恰恰还搭上了我这只小狐狸。

  我虽担了这青丘三公主的虚名,但在法力上是万万不及敖元那些神仙的,更何况,五百多年前,我还被堪魔剑与噬魂灯两大法器重伤,法力自是大减。

  是故,这样的大喜大悲,万万不是我这只小狐狸能承受的了的。

  翠绿的竹林形成竹海,竹林间低低的闪过一阵清风,惹起了竹叶漫天飞舞。

  我一个人坐在地下哭着,屁股底下厚厚的竹叶垫的我甚是舒服。

  东遥上神站了过来,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说道:“丫头,你看。”

  我抬起头,猛然见满目的竹海纷纷开起了白色的竹花,一朵一朵,一层一层,竟开的如此绚丽……

  我惊奇的看着眼前的景色,一抽一抽的止了哭,心中那阵悲伤也渐渐消散……

  “好了,不哭了,丫头。”东遥上神摸着我的头,轻声哄道。指尖的法术稍稍一动,漫天的竹花纷纷落下。

  这竹海是东遥上神的元识所化,如今我与他都是元神的形态。

  相由心生,没想到,东遥上神的心中,居然是如此一片竹海。如今,他为了哄我开心,幻化出这偌大一片竹花,我心中自是感动万分。想来,东遥上神对我这只小狐狸还是有些情分。

  我沉醉在这漫天的竹花之中,高兴地在这竹叶上打滚,忽隐隐约约听见东遥上神说道:“以后,我每日带你来这竹海中经历大间佛法,直到你不会哭为止……”

  于是,我哭得更大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