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牧就这样住在了宸华宫,同样住着的还有珺莲上仙。

  诺大的宸华宫似乎除了我们四人,便再无人可寻。阿牧新奇了几天,把这宸华宫整个翻了一遍,便吵着要回到青丘狐狸洞。无奈,我只好哄着阿牧,又带他把这宸华宫再翻了一个遍。

  而珺莲上仙似乎很喜欢阿牧,时不时的到我这儿来找阿牧玩,虽然每次阿牧都没有好脸色。至于东遥上神,至那日把我们领入这宸华宫后,我便只见过他几回。

  这几日,我始终思量着,那日瑶池宴会上,东遥上神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若说我与东遥上神之间真的有一段过往,又恰巧我们两人什么都不记得了。现下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总归能感受到一些昔日的情分,再不济也能想起些什么。

  可依现下的情况,我总觉得,我依旧被人骗了。那日东遥上神说出的一番话,着实让我乱了阵脚。现下细细想来,那番话,似乎也经不起推敲。

  世间大道,六界幻象。区区一个小狐狸的真身和元神能被看到,也不是不可能。世间万物的规则并没有限制到我的真身和元神上,也许,东遥上神就是能看到的万分之一呢?

  东遥上神也没有其他的证据来证实我与他的关系,更何况与“神交”这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说法。

  没想到我这只从青丘狐狸堆里混大的小狐狸,也有被美色误事的一天,还是一张上万年的老脸皮!!!!

  我思量着,我到底是留在这诺大的宸华宫,安安心心的看着东遥那张漂亮脸,养养阿牧那小子,顺带操练一下东遥身后那无数的小三小四。还是去追寻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

  不过,现下看来,我还是回到这雾隐山上当我的山大王比较舒畅。

  原本还想着,东遥上神认了这回事,我这小狐狸也能飞黄腾达一番。至少能到处见见世面,说不定,遇上西天佛祖之类的神仙,还能蹭上一两件顺手的宝贝。以后这欺男霸女的事情,我小狐狸也能做理直气壮些。

  不料,这东遥上神也是沾染了那些上古神仙的陋习。讲究着:一门不迈,二门不出。整日整日的在这宫中打坐冥思,要不就是喝茶钓鱼,竟比那凡间的大家闺秀还要矜持些……

  幸得东遥上神还有这喝茶钓鱼的爱好,要不然,我们两人可真真就成了老死不相往来。而那天庭的八卦上,这东遥上神为神仙小妾虐死狐妻的新闻,势必是要飘上那么几万年。

  依现在的情况看来,我入了这宸华宫,非但没沾上半点便宜,还把自己关在了一个大牢笼里。

  失策啊……

  如今这番情形,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以,我便打起了重回雾隐山的念头。

  当初迫不得已呆在狐狸洞,一是父上的命令,说阿牧年幼,父亲未醒,我这个当母亲的自该好生养育阿牧。那雾隐山太杂,不适合阿牧成长。夫君未醒,我这个做妻子的自该在家里为夫君担忧操心。如此,父上势必将我培养成一位贤妻良母。

  二是,当日年幼,遇上这番变故,以我那三千年的狐狸智商,也着实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好懵懵懂懂的在那狐狸洞中呆了几百年。

  如今过了这么久,脑子自该是长了些许,又遇上珺莲上仙缠着东遥上神,也自该看清了许多。

  现下,虽说我和阿牧呆在了东遥上神身边,但依几天都不见东遥上神人影的情况,我更有理由说服东遥上神放我离去。以我多年看戏的经验,东遥上神和珺莲上仙是绝对不喜我这类人打扰的。

  如今父上管不了我了,说服了东遥上神,一切都是好办的。

  至于阿牧,他若想跟在东遥上神身边,便随他。有珺莲上仙养着,也该好过我这只小狐狸。

  但依现下阿牧看珺莲上仙的眼神,他大概愿意跟我回雾隐山的多一些。也好,少了这小肉团子也省的我不自在,离开宸华宫的时候,我便一并带着他吧是以,我这几天就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

  扰人美事应该很讨人嫌吧……

  打发了阿牧,在东遥上神的寝殿前蹲了两日后,我终于寻得了这个机会。

  看着珺莲上仙那风姿绰约的身影摇摆着进入东遥上神寝殿,躲在一旁偷窥的我不禁感叹道,所幸司命那厮没见着我眼前的这番情形。若是见着了,必定要回去翻翻我家的野史,看看这珺莲上仙是否是某家神仙与我家的某只狐狸勾搭所生。

  再约摸想着,那闭关的几万年,珺莲上仙必定不是每日打坐深思了。

  我尾随着珺莲上仙进入这寝殿,一路来到东遥上神的房门前。只见珺莲上仙敲了三下门,那房门就应声而开。

  我蹲在不远处,掐着时间,静静地听着房内的动静。

  果不其然,约摸一盏茶的时辰,那房内就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轻响。

  我淡定的点了点头,扔了瓜子,挽了袖子,撒开狐狸爪子就开始冲向东遥上神房间里。

  倘若一位正妻算好天时地利、人际关系,有目的的,急切的跑到丈夫的房里去抓偷吃的丈夫,看到的是一副鲜血淋淋的场景,你说,这位正妻是该喊还是该跑?

  我僵硬的看着两人半蹲半抱的呆在地上,四周皆是鲜红的血迹,两人嘴角胸前被血染得通红通红。而那脸上的神情,倘然一副情深意切的模样。

  我定定的站在屏风前,由于太过于震撼,一双狐狸招子想必是瞪成一双核桃。

  两人回过头看着闯进来的我,还未有过话语,珺莲上仙又一口血喷了出来,全部都吐在了东遥上神今日那件银灰的长袍上。

  这大姨妈染得……

  东遥上神赶忙扶住欲往一旁倒去的珺莲上仙,就在我一晃神的瞬间,东遥上神迅速结出结界,为珺莲上仙施法疗伤。

  我看着神色肃穆的两人,自觉地退到殿外。

  原来,东遥上神对珺莲上仙的情意是真的。

  东遥上神此时所施的,是九天玄明大法。此法威力无穷,是疗伤的上乘法术。但若在施法时,施法者稍有不慎,便会灰飞烟灭。而且,此法极其损耗元神。是以,若非性命存亡之际,天界的神仙几乎不会施出此法。

  |{酷%匠W.网正版_首rJ发

  我方才看了眼珺莲上仙的脸色,至多也就是心绪不稳,旧疾复发罢了。断不至东遥上神施出如此霸道的法术,来救珺莲上仙。可见,这珺莲上仙也是东遥上神心尖上护着的人儿吧……

  可笑我之前的那些侥幸,侥幸着东遥上神这般非凡的神仙能对我有些情分,侥幸着我那份女儿家的虚荣。

  可笑我那时还想着,东遥上神与那珺莲上仙之间只是我心间的胡思乱想罢了。现下想来,真正胡思乱想的,是一开始我对东遥上神的期望罢了。东遥上神瑶池的那番话,可能还是另有隐情吧。

  两人身上的血迹,想必是我中途打扰两人施法所致,导致了法术逆行。

  如今算是我伤了他心尖上护着的人,少不了他的一番责骂。要打要罚,我白苏自是一并承担,绝不推脱。也好让我不做任何念想,他日我离去时,也好潇洒一些。成全了自己,也是成全了别人。

  而阿牧,我是绝对要带走的。若是留下,他日不知要受多少后娘的苦。狐狸多情,我虽自幼将这句话退避三舍,但终究改不了天性。如此,让我扔下阿牧,我终究是不忍的。

  幸好,我的这些念头统统只是侥幸。既然我与东遥上神并未良配,我也不愿与东遥上神成了父上母上第二,自该收拾好自己,早早脱离了这苦海,利落的回头。我虽未谈过一场恋爱,但好歹也在凡间历练了几回,也看过不少那凡间的戏。自是知道这凑合忍让的下场,不是人离散尽草草收尾,便是祸害到了下一代。虽说为司命那厮的本子上添了不少看点,但终究不是我这般豁达的狐狸所能忍的。

  是以,多年前我便告诫自己,若有一日,我错爱上了一人,不管自己对那人的情意如何的深,一定要尽早离了他,而且还要离的远远地,最好讨了太上老君的绝情丹,忘了两人之间的情意。下一次见面,也好不至于落了个尴尬。

  虽说东遥上神很是符合我小狐狸当初定下的“轰轰烈烈旷世爱情”的宗旨,但绝不做第三者、坏人婚事的条例,让我利落的刷掉了他。就算给他生了儿子,也绝不留情。

  是以,如今的我站在这外边,心中只是有着担忧,和一丢丢不适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