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你可是信了?

  潇潇洒洒一段话,我说的好不利落!可进可退,着实让我想了很久,今日总算该是说出来了。低头看了看腿上的阿牧,并无什么表情,只是我看他的模样,让我想起了看自家孩子如何在自己面前狡辩的家长,倘然一副看我如何垂死挣扎的模样。

  如今众仙家正盯着我们几人,我不免也看向东遥上神,等着他如何来答我的问题。

  佛铃花层层的下,身后的佛铃树早已里三层外三层的开满佛铃花。周身的寂静让我只听到佛铃花“唰唰”的下落声,而地上早已是满满的铺上了一层……

  东遥上神伸出手,一朵佛铃花落在他的掌心上。我突然想起,这佛铃花原是佛祖座下一位掌灯人参悟所化,一万年发芽,一万年生长,之后便在十二个时辰内花开,花谢……如此一番后,又化作种子,重新经历这一轮回。之前听司命说,这树,世间只有三棵,一棵在佛祖座下,一棵在这瑶池,还有一棵,便是在青丘的狐狸洞中。想来,也难怪之前见这棵树如此眼熟,原来是见过的。

  身后的佛铃树仿若要开尽这六界苍生的浮世繁华,我怀着满满的心,等着东遥上神回答,却听得:“我沉睡万年,不知青丘里的那棵佛铃树如何了?”

  还未有人作答,东遥上神转而向我说道:“阿牧说你是他的娘亲,又叫我是他的爹爹,想必是没有错的。”

  “阿牧还小,他说的话做不得数的。再说,这些也是别人说与他听的。小孩子嘛,别人说什么便信什么。东遥上神还是自己仔细想想的好……”身下的阿牧听得我这样说,顿时生气的跑过去抱住东遥上神,冲我大喊道:“阿牧才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孩子,阿牧长大了,认得自己的爹娘!”

  东遥上神摸了摸阿牧的头,而后把阿牧抱在身上,说道:“我虽不记得,但看见阿牧时,觉得他与我甚是投缘,如此,阿牧是我儿子也是可信的。”

  阿牧听闻东遥上神的此番话,顿时开心的在东遥上神脸上亲了一口,脆生生的喊了一声:“爹爹!”

  看着两人如此父子情深,心中自是思绪万千。抬眼看了两人一番,又说道:“如此,上神认定阿牧是你的儿子了?”

  东遥上神点点头,轻声恩了一句。

  如此,认了便好,认了便好。

  “那上神是否认得小仙?”东遥听闻此话,点点头,说道:“认得,你是青丘的三公主白苏。”

  “如何认得?”我逼问。

  “……听得仙俾们所说。”东遥上神回答。

  “可小仙并不是阿牧的娘亲。”我镇定的说出此话。“所以,今日带阿牧前来,只是想让他与东遥上神父子相认,毕竟,孩子还是在自己的爹娘面前长大好一些。我一个外人,着实不好替上仙养儿子。”

  此话一出,围观的众仙家一片哗然,我父上更是撸起袖子,想冲上前来一巴掌拍死我。

  东遥上神看着我,面不改色道:“你又如何证明你不是阿牧的娘亲?”

  2I看I正‘@版;H章节上酷匠网

  我坦然一笑,心中做好万全准备,说道:“因为我并未经历过人事,至今还是处子之身。”

  众仙家此时已经目瞪口呆。

  倘然我脸皮够厚,在众仙家面前还是羞涩了一把。老脸微微发烫,但我还是一脸坦然的看着东遥上神。狐族女子一派自古有媚术修炼,还有一派则是修炼上清心法。两者修习不同的仙法,法术施展起来自有不同的感觉。修炼媚术者,施法时,法力狠毒但底蕴不足。修炼上清心法,法力虽微弱,但胜在浑厚,不易入魔道。狐族性媚,也许是受到种族的影响,狐族女子一旦经人事,法力自当有一丝妖气。上清心法大成之时,方可脱去其妖气。

  是以,当我幻化出一朵佛铃花时,身上的气息干干净净。这个习性,我娘是凤凰一族,自是不晓。我爹欺我在雾隐山呆了一千年,又将我身边所有人的嘴封的死死的。可我这个好打听的性子,还是知晓了这件事。是以,我不动声色的在狐狸洞带了这么多年的奶娃娃,等的就是这一刻。

  看着父上动了半天一句话没说出来的嘴,我顿时心情大好,不自觉得眼中带笑的看着诸位仙家。

  东遥上神见我如此,嘴角也不自觉带上了一丝笑意,反问道:“谁说神交生子如同凡间男女那般行周公之礼?”

  我呆怔,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的原身是一头九尾白狐,而且右后腿上有一道疤,元神珠已经修炼到拳头般大小,我说的是否属实?”

  我震惊的看着东遥上神,只听得他又说道:“如若不是与你神交了,我又如何知晓这些?”

  我身上现如今有混元钟与堪魔剑护体,而今日我与他是第一次相见,即使他现在探知我的真身,也是万万不晓得这些的。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东遥上神,又看了看他怀中的阿牧……

  莫不是,我沉睡的那一年中,真的与东遥上神生了个儿子?

  “如今,你可是信了?”东遥上神恍若隔世的声音传来。

  我抬眸,正瞧着东遥上神那张美的不可方物的脸,温温的笑着。

  东遥怀里的阿牧看着我吃瘪的模样,甚是兴奋,竟还大声嚷嚷了起来:“噢~爹赢了~爹赢了~”

  我的一张狐狸脸顿时通红通红,眼珠子低低的在地上乱看。

  “既是信了,那便随我住到宸华宫吧。”说罢,便要过来牵我的手。

  我慌乱的抬头,见着满眼的众仙家皆是看好戏的模样。我急急看向父上,希望他能意识到自家狐狸要被人拐跑了。

  幸得我是父上亲生的,看着我求救的眼神,父上迟疑的向东遥上神说道:“东遥上神,这、恐怕不妥吧!”

  还未等东遥开口,一旁的玉帝倒是先开口说道:“诶~这有何不妥?你家女儿都已经给东遥生出了儿子来了,也算是东遥的人了。凡间有句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难道,你还想把女儿给收回去?”

  玉帝这番话,把我父上几千年不曾红过得脸生生给憋红了。

  父上狠狠地看着玉帝,口中却着实又说不出什么理由来。玉帝笑的一脸奸诈,看的我在一边干着急。

  “苏儿刚刚说过,孩子还是在自己的爹娘面前长大好一些,既然苏儿是阿牧的娘亲,把苏儿接到我的宸华宫来,也是未失了礼数。白战帝君请放心,本尊会好好地照顾苏儿和阿牧的。”东遥上神对着我父上说着这通话,倘然一副谦谦君子的口气,手底下早已轻轻揽了我的腰,把我半靠在他怀里,好不风流。

  众仙家见状,着实不敢说些什么。却又听得东遥说道:“如此,还请诸位仙友先让东遥安置下妻儿,改日,东遥定会拜谢诸位。”

  还未等我回过神,眼前的诸位仙家瞬间变得遥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你们看了墨香铜臭和白饭如霜的文吗?最近你们有什么好看的小说推荐吗?我文荒……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