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自从三百年前,小肉团子喊我叫娘之后,我就格外注意天界和东遥上神的消息。虽然这三百年一直躲在狐狸洞里,但幸而有了司命这个至交好友,我着实没有担心过听不到这个消息。就在两百年前,司命告诉我,玉帝突然召唤了昆尧、云华等上神私谈,而后又召唤了老君前来秘密的吩咐了若干事宜。司命猜测,东遥上神似乎有将要睡醒的征兆。

  三百年后,东方天界华光乍起,映的天空流光溢彩,不时幻化出九凤来仪,引得万兽同拜。一时间,满天神佛纷纷赶至东遥上仙处,世间各处纷纷响起佛偈,只为静候上神归来。

  东方天宫大亮五日,凡界也深受影响。我远远站在青丘的狐狸洞上,也能看到四方神兽赶去朝拜。转头看向一旁欣喜地看着天空的阿牧,淡淡的华光映在他脸上,觉得煞是漂亮。

  “娘,我饿了……”阿牧胖嘟嘟的小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可怜兮兮的向我喊道。两百多年过去了,阿牧还是当初五岁小孩的模样,丝毫没有长大的迹象。不由得让我暗暗寻思道:上神的种果然不似我们这种寻常小妖精。

  彼时,我和阿牧两人正蹲在一棵仙树上,仙树枝叶繁茂,遮住我两的身影绰绰有余。其间有不少玉蜂在这枝桠间穿来穿去,我施了个小法术,护住我和阿牧不被玉蜂叮咬。

  我叹了口气,伸手捏住阿牧脸上的肉,咬牙说道:“你刚刚不是才吃了一只鸡吗?”

  “外公数……啊母正在张申提……”

  我盯着阿牧脸上的肉,阴阴的说道:“身体你个大头鬼!……”

  这三日,玉帝王母在瑶池设宴,大肆庆祝东遥上神醒来。三荒六界的神仙纷纷来贺,一时间,天庭里项背相望,人声鼎沸……

  这般热闹的场景,自是少不了我白苏的。更何况,这宴还是为我传说中的奸夫所设的。是以,还未等父上他们出青丘狐狸洞,我便揣着肉团子偷偷上了天庭。

  这次上天庭,我委实存了些心思。这三百年来,虽说我并未作出什么举动,但并不代表我心中没有不甘。那日,司命来狐狸洞探望被父上打压的我时,不忍的提醒了我一句:东遥上神似乎有清醒的迹象。我一思量,不如忍一忍,等东遥上神醒了,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跑到他面前对峙,到时候,真相大白于天下,我那三千多年清白的狐狸身子不久又回来了吗?只要东遥上神否认,看父上他们还怎么栽赃!

  不过,若是东遥上神认了,大不了清白身子不要了,顺带把阿牧这个小祸害扔给他也是一件好事。关在狐狸洞那么久,我也想通了。传闻那东遥上神也是个长得极其俊美的神仙,又有上神的身份,我也是不吃亏,以后说不定还可以用用这厮的关系。毕竟,我身上被人说的事也不在乎这一件,虱多不痒嘛!司命见我面不改色的说完这通理论后,一张好看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煞白……

  毕竟是上天庭干坏事的,着实不好明目张胆。要是被我父上瞧见,那这清白就更没戏了!在司命那儿打探到今日东遥上神会出现在宴会上的消息后,我携着阿牧蹲在了前几日踩点看到的仙树上。

  看着底下的觥筹交错,我又探头望向首座的玉帝王母,心中好不焦急。

  忽见的,东方一团紫气袭来,两边的仙乐顿然响起。底下席坐的众仙仿若定住一般,转而纷纷看向东边。

  ¤X酷匠.D网√b永_久\免费+2看小说

  我精神一怔,伸手摸向身边的阿牧:“阿牧!……”

  我猛地回头一看,却见的身边半个人影都没有,只剩下一堆鸡骨头。我慌忙的往四周一找,那小祸害竟是爬下了仙树,正偷偷地拿树下那张无人坐的仙案上的桃子。

  “你!……”我气的两眼冒烟,抽出身上的腰带,想把阿牧卷了上来教训一番。不想,玉帝王母竟下来亲自迎接东遥上神,正好走过这棵仙树。我慌忙把腰带一收,屏息趴在树上。

  东遥上神和玉帝王母在不远处停下,树上枝叶繁茂,我也只能看清东遥上神那尖尖的下巴。

  “恭喜东遥神游归来……”我趴在树上,王母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王母为东遥举办这宴会,东遥不甚感激。”树下东遥上神向王母客气的说道,紫色的广袖随着手势轻轻拂动。

  “东遥如今醒来,可算是我天界的一大兴事,本就该设宴庆祝一番,东遥又何须如此客气。”玉帝在一旁说道。

  “多谢玉帝王母……”

  “爹,他们的名字就叫玉帝王母吗?”

  阿牧的声音脆生生的响彻到这瑶池之上……

  一时间,我心中闪过万道思绪。当年那群老狐狸说的擅闯瑶池,偷吃仙桃是该被判什么来着?

  鞭刑?脱骨?还是踢落凡间?

  瑶池里的众仙家盯着东遥上神裤脚边的那个正在拿上神衣服擦嘴的紫色肉团子,心里默默回响着那声脆生生的“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大都愣在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东遥上神蹲下,摸着阿牧的头问道。

  “爹,你不记得了吗?我叫阿牧啊。”见东遥上神不记得自己的名字,阿牧那双圆圆的大眼睛瞬间起了雾水,略带哭腔的说道。

  “那你娘呢?”东遥上神牵起阿牧的手,轻轻擦道。

  阿牧见东遥上神没有反驳的意思,反而寻找起了娘亲,高兴的出卖了我的位置。胖乎乎的小手一边拉着东遥上神的衣摆,一边指向这棵仙树。

  “娘亲和阿牧一直呆在这棵树上,等着爹爹接我们回家。”

  一时间,瑶池内所有的仙家都转头看向那枝叶繁茂的仙树。

  这时,我才看见东遥上神的全貌。玉冠束发,面如桃花,一身紫白相间的长袍,腰间还别有一把玉箫,一汪深绿的泉水深深的印在眸子里。

  风间飘来几朵白色的佛铃花,落在了东遥上仙的头上。我抬头,见周围开出了一层一层的佛铃花,深深浅浅,将我镶嵌其中。鼻尖萦绕着淡淡的香,眼望着是层层的白。我又一转头盯住了东遥上仙的眼睛,四目相对,东遥上神眼中的清冽,竟让我挪不开眼睛……

  “孽子!尔等还不快下来!”父上一招般若掌打在了佛铃树的树干上,我一不留神,便直直摔到了树下。

  众仙家见我和父上出现,顿时便明了:原来那便是东遥上神和青丘三公主神交出的儿子……

  我爬起来整了整衣衫,还好,今日穿的是件鹅黄色的纱裙,并不是平日里那件灰不溜秋的长袍,不会在这众仙家面前失了我父上的脸面。

  我唯唯诺诺的走到父上面前,颇为尴尬的说了声:“父上。”

  “孽子,还不赶快向玉帝王母道歉。”父上一脸愤怒的看着我,转而向玉帝王母道歉道:“小女失了管教,还请玉帝王母恕罪!”

  我此时站在父上身边,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正要开口,阿牧突然冲过来抱住我,大喊道:“祖父!不要罚我娘!”见阿牧还知道护着我,我心中甚是兴慰,不枉我平日里把他当祖宗供着,原来他也是个念情的。

  “爹,祖父要打娘亲了,快来帮帮娘亲,祖父揍人可疼了……唔……”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上神不要见怪!”我十分尴尬的向东遥上神笑说道。阿牧突然被我捂了嘴,不甘心的想要掰开我的手,顿时发动扭糖大法,在我身边动来动去。

  “原来你便是白战的小女儿,恩,不错不错。”玉帝看着我,倘然一副老流氓的样子说道。转而看向阿牧:“这便是你与东遥的儿子?恩,是个伶俐的小家伙。”

  看着玉帝慈爱的模样,我陡然想起自己来这天庭的目的,顿时答道:“玉帝大人,小仙也不确定阿牧是否是小仙与东遥上神所生。”

  众仙家本就疑惑的心顿时一惊,玉帝也惊异的看向我说道:“恩?~还有这等事情?”

  父上此时已然是面色不善,我颇为胆颤的看了父上一眼,思索一番咬牙说道:“那日小仙路过父上和母上喝茶的大厅,被殃及池鱼沉睡了一年,醒来之后,阿牧就在我身边了。而阿牧是我与东遥上神的儿子这件事,还是后来我父上告诉我的。

  但小仙想了颇久,无论如何也记不起这件事,是以,今日小仙贸然上了天庭,就是来向东遥上神问问,阿牧是否真是小仙与上神所生?”

  我换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想着,小仙已经失去了记忆,总不然连上神也记不住此事。虽说,当时上神魂魄不知何处,但是,两情相悦生子总归是件大事,若无变故,总归有些印象。

  东遥上神,你说是与不是?”

  我问向东遥上神,一脸真挚看着他,倘然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若是我父上一不小心弄错此事,污了上神的名声,那便是大罪过了。东遥上神为六界苍生呕心沥血,小仙也不愿上神一醒来,便被俗事所扰。

  我又想着,若此间真有些误会,还是早些向众仙家解释清楚的好,也免去日后许多的麻烦。是以,小仙今日斗胆向上神问一句,是与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