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啊!你这几万年的智商果然只长这么一点吗!

  噬魂灯

  一千年的时间,敖元出落得越发像我们九尾狐了。一身闷骚的红色长衫打底,外面罩上暗金装饰的黑色长袍,再加上那双桃花眼,活脱脱一个青丘的狐狸精。不晓得他爹东海龙王看见他儿子这番模样,会不会怀疑我父上为报复他,曾和敖元的娘亲私通?

  我不禁点点头,心中甚是欣慰。

  又看看他身边的一圈男狐狸,我不禁又点点头。

  这厮果然有龙阳之好啊……

  这颇有情调的氛围,让我断然打消了找敖元的念头。趁着敖元还未发现我,我揣着我那个砰砰直跳的狐狸心,急忙去拜见父上母上。

  还未进大厅,一个杯子就飞了出来,直直的砸在我面前。吓得我腿一软,直接给跪在这渣滓上了。我拍了拍我那颗颤抖的狐狸心,然后伸手拿起这碎渣子。

  七彩琉璃杯!

  我赶忙冲进大厅,正瞧见母上手上拿着观音送的净瓶往地上砸,父上端坐在大厅里,浑然不受母上的影响。环顾一下四周,遍地都是器皿渣滓,样样都碎的好不利索!

  两人见我冲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照样做着自己的事。一个不察,母上手里又出现了一个灯作势要砸,我一看,居然是噬魂灯。这东西不是镇压在祖宗祠堂吗?怎么会出现在母上手里?我转头看向父上,父上半点惊讶都没有,依旧仙气飘飘的端坐在椅子上。我转念一想,这种东西肯定是砸不坏的,那就让母上砸吧!

  却不料,大厅突然灵气暴涨,瞬间就被四分五裂。我急忙丢出混元钟罩住自己,定睛一看,母上居然幻化出自己的凤凰真身,祭出了堪魔剑!

  奶奶你个熊!把这玩意儿都弄出来了,母上大人你是对老爹有多大仇啊!我都知道这玩意儿不能随便出来,您老的六界苍生神仙道义到哪儿去了!!您要碎个噬魂灯也不必要拿堪魔剑啊!!拿混元钟砸也行啊,又安全又便捷……

  只见母上周围天火环动,四周被燃成一片灰烬。

  堪魔既出,焚天再生……

  一瞬间,母上挥着堪魔剑急速向噬魂灯砍去,噬魂灯此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危险,立马启动自身的封印来抵御。母上看着浮在半空的噬魂灯,原本朱红的眼更加深了。

  我在一旁心惊胆颤,感觉周身越来越热。父上大人不愧是战神,面的如此情景也只是皱一下眉。而那些长老、我哥、敖元他们也被凤凰灵气与堪魔剑剑气惊动,纷纷往这边赶来,并迅速施法压制。一时间,青丘境内一团糟……

  “苏儿都已经三千岁了,还不够吗!”

  母上暗红着眼,声嘶力竭的对我父上吼着。一时间,除了父上和母上两人外,所有抵抗施法的人都感觉体内灵气一震。灵力薄弱者,直接就被震出一口血,比如我。

  混元钟被母上刚刚这么一吼,震裂出一道清晰可见的裂纹。杀气突然涌入,让我措不及防,赶忙施法抵御。

  而噬魂灯和堪魔剑两者在空中一个攻一个守,周身不时撞出一层一层的炫光。灵力相撞引发体内灵力躁动,周围施法的人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你闹够了没有……”

  父上冷淡的说着,然后迅速施法压制两大法器的争斗。

  “为什么?”

  @^酷匠“网A¤唯(一正(版2_,1R其他38都%F是*盗版#

  母上低着头,哑着声音低低的问着父上。

  “错即是错,错了就该有相应的处罚。”

  这次母上没有再问父上,只是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传来母上一阵低沉的笑声,随着笑声变大,母上周身的杀气也渐渐变重。

  混元钟的裂缝越来越多,噬魂灯和堪魔剑的相争也越来越激烈。渐渐的,我的五识俱无,体内灵力糟乱无序,鲜血像浇花似得一口一口往外喷……

  母上猛地催动周身杀气挥向噬魂灯,势必要将它击碎。父上立马施法护住噬魂灯周全,一时间,两者僵持不下,青光大盛……

  一道金光在我脑海中闪过,我也就彻底丧失知觉,晕了过去……

  爹啊!你这几万年的智商果然只长这么一点吗!

  后来,我仿若是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大堆天兵天将跑过来追杀我,我奋力抵抗,想杀出重围,但最后还是被他们困住了。就当我以为自己要被人道了的时候,天兵天将的上方突然一片金光,然后缓缓露出一个背影,奶声奶气的对我说道:

  :“你醒了。”

  神仙一般是不做梦的,而修炼到我这地步的神仙一旦做梦就要出大事。虽说以前我就从未认真听过这句话,面对着长老那一张橘子皮一样一张一合的脸,永远都是神游太虚。

  现今心中蓦然想起长老那张说这话时的棺材脸,心中一阵寒。

  而今,面对着我面前这张粉雕玉琢的娃娃脸,我不禁心中流下滚滚热泪:长老,你太他娘的对了……

  “娘、娘、娘……”

  面前的小娃娃显然不知道我内心中的万马奔腾,一口一句脆生生的娘大有要我一句话一口血的节奏。幸而敖元及时出现,一把拽下抠住我脖子的奶娃娃,让我这狐族公主不至于落得个丧身奶娃娃手上的名声。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我父上要给我怎么哭丧。

  别看那奶娃娃小,扭动起来可是十分的利索。我见敖元大有抱不住的趋势,便开口:‘你……“没想到一出声便把我吓得不行,嗓子发出来的声音竟是十分沙哑,那些长老们的声音现在都比我要悦耳几分。

  “你被噬魂灯和堪魔剑所伤甚重,师傅和师娘全力为你疗伤,你也昏迷了一年多才醒来,现在有些后遗症也是正常。不必担心,这嗓子是一定能治好的,只要你人醒着就好。“

  敖元怕我为这嗓子伤心,一边劝慰道。

  这我倒没什么,但有一件事我却忍不了:“这奶娃是谁的?莫不是你在外面的风流债管不住了,弄出个儿子,现下又诓我做他娘?”我这话说的极为声嘶力竭,加上这沙哑的嗓子,听了连自己都要抖上三分。那奶娃原本被敖元倒提在半空中,一个小脸憋得通红,听见我这话倒是不动了,停在半空中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啊……娘不要我了……娘不要我了……娘亲也不要阿牧了……”

  一时间,喉头那猩甜的感觉又上来了。敖元这厮果然不仗义,听见那小娃一哭,毫不犹豫的扔到我床上,那奶娃娃利索的有抠住我的脖子,丝毫不让我动弹。

  虽说我这睡了一年多,但也还没睡成个糊涂。一醒来就有个便宜儿子叫我娘,这也、太吓人了一点了吧!我也不指望能有个轰动六界的爱情,但老子连个男神仙的嘴都没亲着,你就给我出来个便宜儿子,当我三千多年的智商白长的啊!还是说你几千年的智商只长了那么一点!

  思念至此,我手起刀落的劈向奶娃娃的后颈,把他从我身上提下来。然后盯着敖元问道:“这是谁的儿子?”

  我想,倘若他口中说出你儿子或我儿子这几个字眼,我绝对会掏出混元钟砸死这祸害!分分钟绝不手下留情。

  可还没等他回答我,我父上走过来开口对我说道:“你失忆了,记不得你生了阿牧这件事!”

  爹啊!你这几万年的智商果然只长这么一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留言留言!!!不留言就捣蛋!!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