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雾隐山

  雾隐山

  我原本是雾隐山上的一只小狐狸,无忧无虑的过着我的山大王的生活。本以为还能多过几百年的舒心日子,却不料,我那在青丘山上日理万机的父王居然还没忘了我。

  那日,趁着雾隐山上春光大好,我找了个宽阔的地方躺着晒太阳,还想着说不定能把我这一身白色的毛晒成闪闪发亮的金色。

  我总觉得自己这一身白毛不大吉利,你想啊,什么时候才用白色,出丧的时候啊。

  虽说我这一身白毛可以在我家死人的时候省的些许的布料,但是,我家又不是隔三差五的死人,再说了,我家亲人略微的比其他狐狸活的长久些,几万年也不见死一两只,这也是个颇为棘手的事儿。

  所以,我觉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化成人形的时间才略微比别人早了几百年。

  为此,我还被青丘的长老们夸赞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我青丘白苏的名字也在这六界中传开了。

  虽说是误打误撞,但那些夸赞我的话我还是很受用的。

  最L#新zs章n节r3上8¤酷匠D2网{

  不过,父上却因为这件事而狠狠的责骂了我一顿,按照他的意思,那些呆在青丘山上不知道多少年没出来的长老,倘然是些老糊涂,这些个老糊涂还不如早早的进入轮回,重新换换脑子。我也不该做出如此高兴的姿态,应有公主的沉稳。要做到宠辱不惊。如此云云之类的,甚是煞风景。

  有了这些个原因,我便从不拿我这一身白色的皮毛见人。即使我被父上散了法力,以一只狐狸的形态丢到这雾隐山上,我也是想方设法把我这一身皮毛弄得五颜六色。幸而是身白毛,想要什么颜色便要什么颜色,倒也方便,倘若是身黑的,那该有多少颜色看不出来啊。

  从此,这雾隐山上便多了一只花狐狸。

  至于我为什么想要一身金皮毛,那是因为这雾隐山上每一届山主都是金色的。而且,山主每次出场都是金光闪闪好不威风!

  再加上,我那军师每次都在我耳边吹嘘:这金色是世间最为尊贵的颜色,那尘世间的凡人都已金色为贵,而且凡人之中只有他们的皇帝才能有资格穿的满身金色。

  我听了,便觉得甚是有理,便认为这世间除了这金色便再无其他颜色可以配得上这山主的地位了。随后便释然,难怪我见着的神仙没一个是穿金色的……

  是以,我既做了这山主之位,就要遵循人家的传统,要不然就对不起我这之前那么多位老虎精。

  于是,我又多了个喜好,便是在这雾隐山上晒太阳。虽然说,狐狸的皮毛晒不成金色,但好歹也是个偷懒的借口。

  那日,我依旧找了这个借口跑出去偷懒,却不料,刚刚躺下,一阵云挡了整座雾隐山的太阳。我睁开眼,却看见青丘的传令官在袖子里掏出块玉牌,直直的从半空中砸向我!

  我伸手一接,见玉牌上刻着两个大字:“速回!”

  当初我被父上散了法力丢到这雾隐山,对外宣称的是要我在这雾隐山上历练历练,免得我因为自己青丘三公主的身份而生出骄纵之心,难成体统。当年我在雾隐山上呆了两百多年被父上接回来后,听到这种说法,自是心中生出层层叠叠的鄙视。

  父上和母上婚姻不和是六界众所皆知的事,好歹也是青丘的王,他们夫妻俩的一举一动皆是被六界看在眼里,虽不当面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要我说啊,父上把我丢去雾隐山多半又是和母上意见不合吵架生闷气什么的。殃及池鱼,父上看到我又勾起心中不痛快,便寻了个理由把我赶出青丘,也算是眼不见为净。又怕我有了法力到处跑,在那些喜欢八卦的仙家上神那里到处胡言乱语,所以便顺带封了我的法力。

  毕竟雾隐山上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妖精,任我怎么说他们也不会明白。

  虽说,我不同于其他神仙,但也还是有些自己的小喜好,其实也没什么,也不过偶尔喜欢说说别人家或自己家的一些秘闻,顺而埋汰折损几句,并无其他不妥。不过,在那雾隐山上,一个和我聊得来的小妖都没有,不是我看不起他们,实在是他们的见识太短了,什么天庭仙家的八卦都不知道,整日里只晓得抢山头,打山头。

  虽说,这些个游戏,我也玩的挺欢的。但日子久了,也觉得甚是无聊,不如找人聊聊八卦什么的。

  当年我回来后,听敖元说,父上和母上已是冷战了两百年,直到我回来的前一段时间,关系才略微缓和。听至此,我颇为沧桑的对敖元感叹道:看,我就是他们俩婚姻的一个玩物。你说,他们两个都是上神了,为何感情起来和凡间的小夫妻无甚两样。

  幸而那些个经书我从来不背,要是背了之后还和父上母上那般的觉悟,不光是我,那西天的如来佛祖真是要一口血喷死在菩提树下。那才叫真真是白读了……。

  正当我说的正起兴时,只见对面的敖元面色一正,跟个南天门的守将一般威武严肃,倘然是一副装模作样的神态。我还疑惑他为何如此作态,只听得身后的父上开口说道。

  “既然你对我们如此不满,不如继续到雾隐山上修炼如何?”

  如此,我便又被丢回了雾隐山上。幸而这次没把我刚刚休回的法力打散了,回去也不妨事。只是可怜了敖元,虽然父上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但私底下却是个极记仇的上神。这次他没出够气,免不得要拿敖元整两回……

  如此,便又过了三百多年,等到母上传我回青丘。

  这次,我学乖了,在自己的狐狸洞里硬生生的睡了三个月,才跑去找敖元说话。

  正巧他在练拳脚,我一时兴起,觉得自己法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再加上这些年跟小妖打山头总该有些进步,于是幻化了男儿身一身短装冲上去。

  三百多年没见,我还是依旧打不过敖元啊……上去我就后悔了,单看气场就远胜我一大截。只能说,龙神后代也不是吃素的。我和他过了一招,便败下阵来。

  虽说论真本事,我比不过他,不过,要是论起赖皮撒泼,这几年我可是功力见长。好歹这几年抢山头各种招式都使过。私底下也暗暗的总结了一下:以前围观那些仙家单挑或者群殴,要不就是实力悬殊,要么就是实力相当。实力悬殊若想力量差的一方赢自是不用说,一定要耍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走些旁门左道。而那些实力相当的赢,则是看两人是否公正,公正自是不用说,若是一定要赢,那必定还是要耍手段。

  以我的围观经验看来,那些个低等仙家打架,往往双方都是一腔公正之气,断不会去使那些邪魔外道。反而是那些喜欢打架,又好面子的上等仙家乃至上神,文打还好,武打的时候就喜欢时不时的走些小手段,又设个障眼法什么的不让人瞧见。

  法力高的自是知道,但也不说。即便是有个不长眼的上等仙家或上神说了出来,又好事的出来想管个公道,那些个打架的仙家自是有一套说辞。不过就是什么打架的最高境界打赢了就行云云……反正又打不死……

  其实,不过是活久了没事找事……

  妖魔打架就不同了,随你怎么打,反正到最后也只是要个输赢,最快最致命的越好,没有什么享受过程的说法。而且也不必受什么人指责。都是打架,仙家反倒是有那么多所谓道德的条条框框一边拘束着,一边暗地里小动作。虽说都只是要个输赢,但看仙家这边,怎么看怎么别扭!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当仙家打架安上降妖除魔的头衔的时候,这时是往死里打,怎么打都行,打死一个算一个。是以,那些个从远古大战中存活下来的上神心机智谋绝对不是我们这种小仙能比的。遇上这种上神打架,那才甚是精彩。当年我有幸说动上古两大遗留上神云华上神和昆尤上神约架,曾观摩过一会儿。

  从那以后,不是上神打架我就从来不去。那开场二话不说就打的架势,实在不是我们这些小仙约架能比的。虽说当年两上神只过了一招就被我父上出面阻止了,但也着实看的出两上神当年的风采。

  敖元见是我,甚是兴奋。估计正想问候问候我,却没料到,我居然死黏在他衣服上面不下来。此时我那争强好胜的小性子上来了,想着打不过敖元,也一定要叫他出个丑。心下一决定,手底下就瞄准他裤子,使劲往下扯。

  敖元这个根正苗红的仙家,想必以前打架是没见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一开始也慌了,脸红的跟玛瑙串字似得。但毕竟是功力深厚,随后便放任我扯。大概那一身衣服也是个龙宫里的宝贝,任凭我怎么扯都不见有丝毫动静。

  扯了半天,觉着无趣,便不玩了。于是,从敖元身上下来。刚落地,还没站稳,就觉着身体突然不自觉的向天上飞去,我还疑惑,难不成是自己缘机到了要白日飞升至上仙?却听得身后母上那宏大的佛音:“如此不知体统,给我去雾隐山好好反思去!”

  如此,我便又回到了雾隐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来吧!!新篇章!!!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