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的凌磊仍然还未苏醒,他满头流淌着汗珠,脸色苍白,不时发出痛哼声。

  身陷潜意识的他,难以招架睡梦泥潭的吞噬,感觉越似挣扎,吞噬下沉的速度就会越快?

  周围一片死寂,腥红之月挂在漆黑色的天空,像恶魔的眼睛俯视大地。黑云缭绕遮挡住半边轮月,散发出骇人气息。潭水呈现墨黑色,看不见水底。空气中漫延着恶臭味,潭水缓缓形成旋涡,一点点吞噬着凌磊。恐惧、无助在凌磊内心滋养开来,长久不能释怀。

  时间一点点过去,潭水彻底把凌磊吞噬,他想反抗,但总感觉某种力量束缚着他,连说话都发不出声音……

  与此同时,残魂双手按压在凌磊后背,天地元气迅速聚集在凌磊身上。难受挤压使沉寂在潜意识的凌磊痛不欲生,仿佛快要撕裂一般。

  “咦,怎么回事?”蚩尤残魂发觉到了异常,照理来说,根本就不需要这么久。而且元气流窜在凌磊身上,竟然诡异般被吸收了!

  天地元气在凌磊头顶上方形成气旋漏斗,大量元气涌入凌磊身体。

  那些元气细密如丝,纷纷钻入毛孔,沁入血液。

  “不好!”残魂顿时惊慌失措,连忙想撤回双手。他万万没有料到帝家血脉,竟然如此变态,搞不好自己会被反噬。

  可惜迟了,空灵的双手吸附在凌磊背上,根本就撤不回来。

  “哼,吾到要看看,到底是你吸的快,还是吾占据你灵魂快”

  此话一出,运转自创功法《邪帝祭天血煞诀》。飞速吸取元气,瞬间夺回主动权。

  天地元气眨眼间向蚩尤残魂聚拢,他的吸取速度是凌磊的几百倍。可凌磊头顶的气旋仍然没有倾斜,反而加快了许多。

  一位白色伟岸虚影出现在凌磊身旁,但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眼神中流露出疼爱之意“磊儿,为父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将来是否成为一代大帝,还需要你自己把握!切记杀一是慈,屠百是雄,虐万便是皇”

  凝空一指,毫无波澜的元气,变得汹涌澎湃。

  说完,天地元气,如雨丝般涌入凌磊身体,血脉、筋骨、五脏都轻微一颤,疯狂的吸收天地元气。

  方圆几十里内的动植物,受到破坏性影响,发出不安吼声。植物更是以极快的速度枯萎,凋谢!

  “啊!不,吾不能这样!吾还没有报仇!吾不甘心,不,帝家子嗣,吾要你死……”

  残魂身上的元气,迅速流逝,涌入凌磊体内。他脸型受吸力所拉长,双眼空洞,脸型碎裂开来,格外狰狞。

  残魂双手虽然不能动,但却可以发动灵魂攻击。

  这时,白色暗处虚影震怒。气息一压,便破解掉了残魂攻击“蚩尤,你还想与帝家做对吗?那就给吾去死吧!”根本没给蚩尤任何反应时间,直接捏爆的蚩尤残魂。

  粉碎的残魂修为直接被凌磊炼化,然后逐渐虚无,消失。

  一代大帝,因此而坠落万丈深渊。

  白色虚影心慰笑了笑,然后便消失在空气之中。一只巨大的眼晴,浮现在云层背后随之消失。

  然而凌磊还在疯狂的吸取天地元气。他身体低鸣一声,停止了吸取,缓缓睁开眼。

  发现自己身处于墓穴之中,玄铁石壁,骷髅火把,还有一具黄金灵柩,它旁边的栽植着六株龙鳞草。看样子墓主人生前,身份一定不低,否则也不会用龙鳞草做为玄阴之处。

  这是什么地方?还有耳边响起的那句话“杀一是慈,屠百是雄,虐万便是皇”

  这些有什么关系呢?

  忽然,身体猛然一震“轰”好像什么被冲破了。刚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疼痛感,取而代之却是长久压抑被释放的快感。体内元气涌入筋脉之中,滋润着它,筋脉循序渐进。加固强化肉身,步入人兵境后期。

  “我达到人兵境后期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凌磊惊叹不已,自己跳跃了二个小段,这也为免太快了吧!

  其实凌磊应该提升到炼魔境的,可偏偏血脉吸取了百分之九十五,相当于只提升了百分之五的修为。而帝家血脉的潜力,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激发出来。可想而之,帝家血脉有多么变态。

  “《邪帝祭天血煞诀》这是功法吗?”凌磊自言自语道。

  他吞噬了蚩尤残魂,获得了部分记忆,其中就包括《邪帝祭天血煞诀》按照记忆里的讲解,开始修炼功法。对于渴望强大的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但又愣住了,因为功法全部都是逆行倒施。下意识的问自己,这个可以练吗?会不会走火入魔?

  最后,他还是选择试一下。先前就是因为进入到墓穴,让他踏入武道元气界。所以这次同样是拼一把,那又为何不可呢!

  大不了自毁筋脉,自己照样是条好汉。

  凌磊闭紧呼吸,凝神静气,让自己进入到忘我状态。

  筋脉的各大穴位,凌磊早就烂熟于心。试探性,逆转元气流向。才走一个小周天就口吐鲜血“噗”

  但想到众人之前的自己,咬牙决定坚持过去。

  每走一个小周天,刺痛感就越发严重,那种疼痛源于灵魂深处。难以想象他的毅力有多强,他不停暗示自己可以的。

  三十个小周天走完,热汗淋漓,嘴角残留着血迹。他眼前一黑,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但也想到自己走了三十个小周天,快到大周天了,放弃意味着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功亏一篑。

  凌磊摇了摇头,想自己清醒一些。重新凝神,只不过大周天和小周天完全不同。大周天是指全身筋脉,融聚在一点,需要意念高度集中。小周天指,元气经过的筋脉随之通透一遍,在游于血液之中,起到巩固作用。

  不清楚为什么走大周天的时侯,刺骨疼痛感神奇般消失了。

  没想到,一圈之后,并没有吐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上瘾的舒爽感,与晋升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似乎还在治疗筋脉。

  蚩尤所创的功法,在于强化肉身与恢复。逆转元气流向,是为了怒火功心时,提升战斗力。这也正是《邪帝祭天血煞诀》的奥秘之处。可以说利用心情状态来激发出肉身上的潜力,不得不佩服他对肉身的理解程度。

  “第一层,终于炼成了”

  说完,凌磊盘腿吸取天地元气来辅助恢复。可周围元气少的可惜,根本就不足以恢复。

  “周围的元气怎么没有呢?真是有奇了怪了”凌磊站起来,疑惑道。

  “算了,还是看看墓穴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酷l8匠网首发

  说着,朝那具黄金灵柩走去,顺手把六株龙鳞草放到空间戒指里。然后端详的看着黄金灵柩,灵柩雕刻有一位黑色皮肤壮汉,他双眼怒视前方,眼神中透彻出杀气,手握二把巨斧,身上印有奇怪咒文,使他身上的威慑力散发到极致,让人不敢于他对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凌磊闭紧呼吸,悄悄打开灵柩。

  他绷紧神经,注视着灵柩,轻轻的挪动开来。紧张感使他呼吸沉重,血液流动加快。他并不害怕危险,而是自然反应,人在遇到不可预知的事件下,会感到未知的恐惧心理!

  “……”

  “这是什么?”凌磊眉头一皱,看着灵柩里面的一颗发光的圆形球体。拿在手里,仔细打量着。球心呈黑色,外边却是半透明的淡黄色。

  “凝”

  突然之间,圆形球体竟然融化在手心里。一股特殊能量凶猛涌入心宫,久久没有反应。

  凌磊生怕出什么状况,开启本身洞察能力。惊奇的发现,心宫中多出一把长条形物体,仔细看是把长剑。剑身描绘出许多灰色骷髅头,骷髅头串联在一根铁索上,有点诡异的气息。剑身周围环绕着红色光球,光球旋转,穿梭在其它光球之间。

  “没想到,那圆球竟然还是件法器”凌磊听说过,大帝死后都会将法器,埋葬在墓穴或者秘境之中。有传承属性法器名曰“帝兵”帝兵的威力,生猛无比。许多大帝并没有多逆天的功法,但是却有控魂帝兵,就可以印道称帝。

  比如说轩辕大帝,就是靠他那把威震四方的轩辕剑。

  凌磊知道这并不是帝兵,顶多算的上是一把较好法器而已。但也不须此行,至少收获了几件宝贝。

  此刻凌磊心里感叹,觉得自己赚了,而且赚大发了,毕竟他赌赢了!

  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赌注,那么说你赌赢了吗?如果输了也没关系,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输掉过去,我定要赢回我未来。

  加油!弃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域帝杰说:

今天一更送到,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