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对于身心疲惫的凌磊来说,只是个噩梦而已!

  #酷匠网?唯3L一\正q版,其他R都w是*盗版6

  他坐在空灵城外的太湖边上,微风吹拂而过。看着被风波澜开来的湖面,心里苦笑不已,谁也不知道这位眉清目秀,身穿朴素衣裳的少年,叹息什么?

  凌磊从空间戒指拿出青白色玉箫,玉箫身上的花纹,出奇的精致,雕刻的是一朵绽放的玫瑰,仿佛像是生命之花一样!

  这玉箫是凌磊父母生前留下的。每次看到玉箫,就会让凌磊心里感觉很舒服,慢慢吹动玉箫,悦耳的箫声,清脆动听。回荡在夕阳湖边,鱼儿有灵性的跃出水面,又涌入水中。周围的花草,被微风扬起,像是小精灵在舞蹈一般!

  良久,唇分,箫声落。凌磊躺在草地上,仰望被夕阳染红天空。内心无比孤独,他渴望能再次回到父母身边,他多么怀念母亲的怀抱,有时候他真的像个天真小孩,但现实不允许他这样。

  他觉得自己一转眼之间,仿佛经历了人间冷暖。也许这就是命运,一生下来无法改变的“命运”

  忽然,耳边响起低沉喊叫声“救救我,救我……”

  凌磊猛然站起来,双眼扫视四周,除了连绵起伏的山地,湖畔,根本没有任何人。

  难道自己幻听了!有这个可能,是最近自己太累了吗?

  刚想再次躺下,侧耳微微一动,那声音又出现在耳边了。

  “救救我……你不是想修炼吗?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只要你救我”那略带沙哑的声音,诱惑道。

  “你到底是谁?我怎么看不到你”

  突然,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张墨黑色地图,貌似是一张藏宝图。“你看不到我,也是正常的。你潜入湖底,打开那扇石门便是”

  湖底,那我怎么听到他说的。元气传音吗?还有他真的能帮我吗?

  这些迷团深深影响着凌磊,但无一例外的是解开的迷团,必须潜入湖底。而且自己不能修炼,仍然是个弱者。那这么说不是机遇就是陷阱,共鸣的一点危险与机遇并存着,凌磊最后还是选择一搏。

  自己万一错过,可能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他不想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他想主宰命运,或者改变它。

  事情真会那样发展吗?

  凌磊没有丝毫犹豫,起身直接跃进水里,根据脑海中的印象。

  来判断方位,时间一长,氧气缺乏使凌磊很难受,他脸色苍白,手脚浮肿。但仍然游动着,若此行以命做为赌注,那便拼搏到底,直至生命尽头。

  时间渐渐流逝,意识越来越淡薄。眼皮上下打架,最后一丁点力量,也跟着逝去。

  就在快失去所有意识时,隐约看见湖底突然浮现出一座长满水草的山包。看样子就是地图上标画红点区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凌磊使劲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在潜力的配合下,激发出力量,双腿飞快游动。其实一半力量来源于他那特殊血脉!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站在山包周围。想着怎么才能进去,用右手拽掉石门上的水草和杂物。

  青色石门,高约三米。门面雕刻有模糊不清的麒麟图案,可神奇的是麒麟双眼闪烁耀眼金色,它注视前方,张开大嘴。拥有吞噬一切的气势。尖锐的鳞爪,爪握着一颗圆形球体。长须翘起,仿佛被风吹拂一般逼真。

  “我还是早点找到开关吧!”凌磊有声无力的说道,毕竟再过一会自己可就真的去见佛祖了一翻探寻下,并没有发现开关。惊奇的发现正前方隐约看的见一根五六米石柱。石柱下方,矗立着高大的青灰色石碑,走近一看,石碑上模糊不清的雕刻文印入眼帘“天地初开,混沌化为一体”其它的文字,损失过于严重,已经分辨不出。

  凌磊摇头叹气,又看着麒麟图案,心里一颤。

  图案上会不会有机关?

  端详打量着,用手在自己认为异常的地方按了按。可还是无功而反,捂着下巴。

  思考,会不会根本就没有机关,难道要会钥匙吗?不可能吧!如果真的要用钥匙他应该会提醒我的啊!

  “咦,这是什么?”当他再次查看图案时,一个小细节引起注意。原本毫无光芒的圆珠,却在以缓慢速度转动。

  因为鳞爪覆盖了半个圆珠,不仔细看还真的不会注意。用手指小心翼翼触摸圆珠,听见“咔”的一声。便没有反应了这一丢丢挫折,并没有让凌磊气馁。他左右瞧了瞧地型,不经意间发现旁边的石柱上方刻有相同图案。

  “哦,原来……咳咳”他一窃喜,忘记自己身处湖底,害的他喝了几口湖水。

  恍然大悟的凌磊,用嘴咬破手指,因为是水底。又按住伤口,利用以前所看的那本古典上的口决,在麒麟图案贴指一点,鲜血沾抹在圆珠上。而其它鲜血在水中,迅速淡化开来。

  如果凌磊没有在地摊上随手翻阅了几页。看了那本《万古墓穴志》的话,他可能根本破解不了这么高深的机关。

  剩余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聚集在一起,纷纷窜入圆珠之中。

  “轰……”

  圆珠刹那间散发金色光芒,把整个湖底照的透亮。从高处打量山包,绝对会让凌磊大吃一惊的,因为山包突增,山体分离,突增的地方,形成“九黎墓”三个大字突起。

  “轰隆……”凌磊脚下的土壤在剧烈颤抖,土壤突然裂开,形成许多道裂缝。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湖水被崩塌的山体弄得浑浊不堪,凌磊瞬间消失在污水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凌磊才缓缓有些反应,手指动了动,意识还比较淡薄!

  凌磊隐约听到,潜意识里传来怨毒沙哑的声音“帝轩辕……”

  “蚩尤,你到底想干嘛!分裂种族吗?”

  “分裂?呵呵,你不觉得,你,帝轩辕,很自私吗?吾等九黎军征战黄河南岸击退魔界大军。而你冠冕堂皇的说,是我们九黎军出卖你们,呵呵,我们族人欲血奋战,多少裹尸山野。就是为了保护你们这群胆小鬼,你难道不觉得愧疚吗?现在我们要离开,你却出面阻止,吾还要问问你想干嘛!”

  “…………”

  “帝家子嗣,呵呵!”一缕残魂出现在凌磊身边。他全身半透明,脸上看不去任何表情。

  他就是远古被称为兵神的“蚩尤”大帝。虽然他只是一缕残魂,但一招就可以毁灭整个南部王朝。残魂的武力值,还不足生前的百分之十。

  但他最为骄傲的是,他那九黎大军,堪称“不死军团"“哈哈,老天有眼,让吾再次遇到帝家后人,看来老天是想让吾重现人间,哈哈”残魂大笑道。然后伸出粗糙空灵右手,抚摸着凌磊脸颊。

  “真是一块上好的炉鼎,乃占体重生的不二人选!没想到帝家子嗣的根骨天赋会这么好!太不可思议了”残魂边注视边感叹道。

  “只不过,你终将成为吾的养料而已,哈哈”右手扶起恍惚的凌磊,解开衣裳,在背部画上奇怪的咒文,盘腿在地。口中默念起口诀“%*&#~$︿”

  忽然,凌磊身体闪烁出万丈光芒,把整个秘境罩成了白色。然而外界却刮起了阵阵狂风,雷声轰鸣,仿佛战鼓敲打一般。天空乌云密布,片刻之间下起了磅礴大雨,雨水冲击土壤,发出啪啪响声“嘿嘿,就差一点了”残魂邪笑道。

  占体重生,是一种古老巫术。施法人一般都为残魂,利用别人肉身,从而驱逐被施法的灵魂,达到占据肉身的效果!

  这种巫术极为阴毒卑鄙,发动后还会对周围一切造成严重影响。轻则该区域元气流失,没有任何生机。重则区域崩解,直接坠入虚无。

  天道不允许它的存在。因此发动灭世天劫毁灭了整个巫术一族,而剩下侥幸存活的巫者就隐藏于树林山野之中,不敢轻易露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域帝杰说:

今天第一更送到,还要去签合同,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