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支持,兄弟们顶起!

  两人纷纷一愣,心里掀起阵阵波澜。武明智死了?怎么回事!他身边不是还有个高手吗?

  “爹,武明智,死了吗?这不可能吧?”凌枫兮瞪大眼睛盯着凌平漪,惊叹道。

  凌枫兮虽然恨武明智,但也不敢击杀武明智,顶多将他打残。毕竟武明智他爹,可不是简单人物。万一惹怒了他爹,那这件事就玩大发了。

  如果单凭打残他,他爹到不会说什么,技不如人,那就没办法呢!只好认栽呗。

  而听闻武明智被凌磊一拳打死的凌平漪,愣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此时此刻的心情,堪称前一秒天堂,后一秒地狱,摔的他遍体鳞伤。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愤怒,凌平漪还以为凌磊可以修炼了,结果却是这样!他怒火中烧,让他发飙的是竟然去讨好一个废物,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还有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被武占华当做把柄。去圣上那告一状,于是终于忍不住怒道。

  “混账,你杀武明智做甚,老夫今天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恶魔,免得危害人间”

  凌磊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凌平漪那样做,无非是以为自己能修炼武道。故意讨好自己,然而现在却得知武明智不是死于自已之手。看来他是准备杀死自己,然后替他自己脱险。那自己就变成了替罪羊了,呵呵……

  他有些不敢相信,曾经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势力小人。这一刻,凌磊仿佛坠入了冰窖,刺骨寒意包围吞噬他。苦闷的心情,让他有些发慌!

  “呵呵……你终于露出那张丑陋的嘴脸了吗?”凌磊冷笑不已,抬起头四目相对。现在的他失望至极,他并不畏惧死亡,唯独的遗憾就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那怕是看一眼也好?

  “你……”

  凌平漪气的咬牙切齿,凝聚元气准备出手,可被旁边的凌枫兮拦住。

  “爹,武明智不是磊子杀的,是我杀了他”

  凌枫兮的这句话,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凌平漪缓慢收回右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凌枫兮。

  “你个兔崽子,活腻了是吧!来人给我把他拉出去!”

  老奸巨滑的凌平漪,怎么可能会相信他的话。就算是凌枫兮杀了武明智,凌磊这个替罪羊同样也是当定了。

  而此同时,凌磊听后,身体颤抖了一下。眼眶通红,水雾布半过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凌枫兮。

  他这是???

  其实凌枫兮的想法很简单。他坚信自己父亲知道是自己做的,就不会责怪凌磊了。也算自己还他一个人情吧!

  想法不免有些幼稚,但凌磊却感动的一塌糊涂。心里默许,如果你不是我死党,你这个兄弟,我认定了!

  凌平漪身边的护卫,来到凌枫兮身前,礼貌的说了一句“请”

  当然凌枫兮怎么可能配合,最后被拖拽出了大殿。并不是他没反抗,而是无力反抗。境界相差太大,根本就反抗不了。

  “爹,真的不是磊子干的!”

  “爹,你冤枉他了”

  凌枫兮挣扎着,时不时冒出几句。

  随着声音越来越小,凌枫兮的身影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凌平漪来回打量着凌磊,冷哼一声。“看来为父还小看你了嘛!没想到小小年龄妖言惑众的能力到是不小,居然让枫兮如此替你求情!说说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凌磊眉头紧锁,紧握着拳头,青筋暴起。捏的手指关节“咔咔”做响。怒视的看着凌平漪,默默不语。这次凌磊彻底对他失望了,更让他想不通的是连凌枫兮他也防着,伪君子做到这个份,他也称得上天才了。

  “不说是吧!那你就别怪为父下手无情了!”运转元气,聚集右手,刚要发动致命一击。

  脑海中突然想到那尊伟岸的身影,心里不惊颤抖。万一那天他出现了,有该怎么办?

  于是怒甩衣袖,背对着凌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唉,罢了,看在咱们父子一场份上,你离开凌家便是!”

  身后的凌磊冷笑一声,心里猜出端倪。呵呵,好一个父子一场的份上。

  凌磊跪在凌平漪的面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毕竟凌平漪对他有养育之恩。

  从今往后,自己便与凌家没有任何瓜葛。

  凌平漪没有阻止,也没那个心情。他该思考的是等会怎么面对找上门的武占华,怎么解释,成为了首先难题。

  凌磊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站起来,瞟了他最后一眼,然后朝住房走去。

  ……

  俗话说无事一身轻,凌磊也是如此。

  “磊子,你以后打算去哪?”凌磊走在前,凌枫兮跟在后突然问道。

  “说真的,我还真的不知道”凌磊停住脚步,叹气道。

  经历过今天这些事,他们俩人的关系,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从前相看不顺眼的两人,却出奇平静,还有点故人的味道。

  凌平漪托人告诉凌磊,走后门以免被武占华眼线看到。这样也可以避开一些麻烦。

  快到前面一扇破久木门口时,凌磊转身,冲凌枫兮不由苦笑。

  “嗯!枫兮,就到这吧!”

  “哦,那好吧!”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离别的仿感,仿佛感染空气般在内心漫延。没有关心,没有告别。把不舍放在心底,然后相望一笑。

  凌枫兮最后忍不住情绪上前,抱住凌磊。在他耳边低声道“说真的,没有你在,我会不习惯的”

  凌磊拍了拍他背部,然后大笑“呵呵,我也是”然后心慰笑了笑,淡然而去。

  8r酷匠#网首X_发/$

  正当凌磊打开木门,身后忽然响起凌枫兮的声音。

  “你不准备跟倾儿道别吗?你忍心让她难过吗?”

  “呵呵,我……我一个废人,就不跟他道别了!你替我跟她说一声,如果有机会相遇的话,我会跟她说声对不起的”

  “呵呵,凌哥哥是现在说,还是以后说呢!”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凌枫兮早就看到了凌倾儿,所以替妹妹顺口问了一句。

  凌磊一怔,随后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这香味使人心情愉悦,心中忐忑瞬间消失。洁白无瑕的双手扣在凌磊腰间,凌倾儿靠在他肩膀,略带哭腔的抽泣道“呜……凌哥哥,难道不怕倾儿伤心吗?”

  凌磊缓缓转身,正对凌倾儿。抹去泪水,心里多少有些愧疚。粉雕玉琢小脸上,隐约看的见二道泪痕。柳眉紧皱着,眼眶通红,含泪点点的注视着凌磊,让人无比心疼!

  “倾儿,不哭了好吗?不然就哭成小花猫了,那样就不好看了”凌磊用手点了点她的小粉鼻。

  “噗嗤”

  凌倾儿瞬间被逗乐了,纤纤细指捂嘴唇。莞尔一笑,这种笑容让人心情舒畅,感觉一切都变得美好了。

  “说实话,我也舍不得倾儿。可是我已经不属于这里,况且我也想出去历练历练!如果有时间我会来看倾儿的,好吗?”

  凌倾儿嘟嘟小嘴,表示不满。可又拉着凌磊手臂,冲他浅浅一笑。

  “这样啊!倾儿可记得凌哥哥是倾儿未婚夫哦!倾儿这就向爹爹请求,求爹爹允许倾儿跟凌哥哥一起出去,这样凌哥哥就不会没有人做伴了。嘻嘻”

  此话一出,凌磊和凌枫兮眉头紧皱。凌磊则心里嘀咕,貌似不好糊弄啊。

  “好呀!你去跟你父亲说一声!我就在这等你”凌磊一反常态说道。

  凌倾儿大喜,说凌磊在这等她。她去去就来,时不时回头瞅一眼,生怕凌磊不迟而别。

  旁边的凌枫兮见自己妹妹离开,冲凌磊鄙视道“你又忽悠我妹妹”

  而凌磊却瞪了他一眼“我那忽悠倾儿了,明明是她太单纯了?”

  “呃……那你还不走”

  凌磊捂着额头,叹气“额,那好吧!”

  凌磊真心不想让凌倾和自己一路,况且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实力保护她。万一……呸,没有万一,自己走就是了。

  他大步流星的走着,必须早点离开这片区域,不然遇到武占华的人那就彻底玩蛋了。

  凌磊前脚离开凌府,武占华后脚便携带看三星战甲雄狮来到凌府,把整个凌府包围了水泄不通。

  领头的是一只三星极品的雄狮,它红色毛发,看上去像沾染鲜血一般,威风凛凛。眼神犀利,犹如魔神降世。一个眼神便使周围那些驻足观看的武者,内心颤抖不止。不敢上前仔细打量,吐纳之间,周围元气迅速集结,又猛然散开,吹起阵阵尘埃。

  武占华坐在那头雄狮上,他白发苍苍,眉宇修长。眼神中透彻出杀气,利用元气大吼一声!

  “凌平漪,快给老夫出来,今日若没有一个合理的交待,老夫便踏平整个凌府”

  声势浩大,吼叫声充斥着方圆二十里。震耳欲聋的声音,使低级的武者耳朵出血,跪地强捂着。甚至有些直接被吼晕了过去,还有一些武者打开的天罡,才躲过一劫。可想武力值高的吓人。

  “哈哈,不知武老,前来有何贵干?”凌平漪的声音从府里传出,当然他没有使用元气,如果用了,那些武者岂不是被声波给震死了?那样,有损凌府名声。

  其中有一位长相不堪入目的武者,恶狠狠地盯着雄狮上的武占华,他本来就快步入人兵境巅峰,可被他这一喊,震出内伤,没几十天根本调养不过来。

  这一点锋芒,被武占华慧眼捕捉到了。左手虚空一抓,元气涌入武者体内,这并不是贯顶,而是人肉炮弹。

  正好,凌平漪一踏出大门,只见一团火红色物体袭来,当机立断随意打出一道拳影,与其碰撞。

  “嘭”

  球形物体瞬间裂开,血肉横飞“滴滴答答”

  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地方,空气中弥漫着浓郁血腥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域帝杰说:

今天第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