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府,坐落于王朝的中心地段。周边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府邸建筑,那些府邸接连交错,把凌府衬托出来,异常现眼。

  金黄色琉璃瓦,檀木门窗,池水边的亭台楼阁,使整个宅院增添了不少古色古香的建筑味道。

  “哎呦,我的小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

  凌磊背着凌枫兮刚踏进凌府,便老远听见这熟悉而厌恶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大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他知道,这可不是关心他,多半又是喊他去干活。凌家小少爷这个称号,他真的担当不起,而且还一文不值的那种。说白了就是讽刺他!

  管家墨虎,经常叫凌磊做一些粗活,可今天凌磊举动略微有些反常?

  “喂,你听没听到啊!还不快点去,否则今晚你就等着饿肚子吧!”

  可一看见凌磊还背着人,看着他衣裳上还有血迹,冷笑道。

  “哼,我说你背后是谁?别说是外面那群死要饭的。这是凌府,不是其它地方,别什么阿猫阿狗的往凌家带。还真把自己当做人物呢?真是的”

  凌磊和凌枫兮两人,同时一愣,停下了脚步!

  转身面对他,呵呵一笑。放下怒火中烧的凌枫兮!

  这时,墨虎嘴角抽搐,冷汗不由自主得流了下去。汗水打湿了整个后背,身体颤抖不止。

  看到凌枫兮正脸的瞬间,差点吓尿了。心脏在滴血,内心在咆哮啊!

  “呵呵……那个,呵呵,呜呜呜,二少爷,我……”墨虎一脸无辜,眼泪险些流出。

  “我说,墨管家你觉得本少,是阿猫阿狗吗?还是说,本少在你眼里只是个笑话?再或者,墨管家你也是个人物吗?哼,本少看你在凌家呆久了,高傲惯了是吧!”

  凌枫兮先平静说着,然后忍不住怒吼道他这么一说,凌磊一脸鄙视,心里感叹。你还不是一样!

  只见墨虎突然双膝跪下,拉着凌枫兮手袖,恳求他原谅自己。

  “二少爷,你就放过奴才吧!”

  他清楚凌枫兮的手段,如果有下人惹到他,下场一定会很惨!

  高傲的凌枫兮,一脚踹开了墨虎,冷哼一声。

  “你自己掌嘴吧!没到天黑,不准停,知道了吗?”

  墨虎听后,泪流满面。“好,好”

  看热闹的凌磊冲墨虎嘿嘿一笑,心里突发奇想。

  “墨管家,我帮你吧!你要想想,打久了你会手痛的。我这是没什么特点,就是喜欢帮助别人,要不,我帮你!虽然说我的手也会疼,但为了帮助你,只好委屈一下自己了。唉……”

  旁边两人,纷纷愣住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墨虎苦笑一声。“不用了,还是奴才自己来吧!”

  心里已经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了凌磊,要不是这个霉星,自己也不会撞到这种事!额额,就是他。

  看着凌磊,心里暗做决定。下次,弄不死你,我就不姓墨!

  “啪,啪,啪,啪,啪”

  阵阵掌嘴的声音,深深刺激着凌磊,他内心冷笑不已。

  狗眼看人低,活该!

  “喂,你还走不走了?”凌枫兮不耐烦的说着。毕竟他身负重伤,没时间跟凌磊啰嗦太久。

  “那走呗!”

  这次,凌枫兮并没有让凌磊背着自己,他可不想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了。

  穿过庭院,走向大殿。时不时有佣人,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伤痕累累的凌枫兮。

  他们惊讶的是人兵境巅峰他,竟然意外受伤了。

  在他们眼里凌枫兮可是同龄人中,无敌的存在。

  但现在却……

  “凌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正准备步入大殿的他,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呼喊声。

  凌磊转身,只见一位身穿淡粉色繁花抹胸,外披白色沙衣的少女,朝自己急促走来。

  她,粉雕玉面,五官精致。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

  特别是腰间系着那紫色香囊,衬托出妖媚身材,美到了及至,仿佛刚步入凡尘的仙女一样。

  “倾儿,不带你这样的吧?都不关心你哥我”凌枫兮好歹也是个病人,可看见凌倾儿一个劲打量着凌磊,根本无视了自己。心里难免有些不平衡凌倾儿听后,脸颊浮现一抹红晕,不耐烦的瞪了凌枫兮一眼。

  “哥,你说的什么话!我那有”

  “哼,脸都红了,还说没有!还真把你哥当傻子了吗?”

  凌倾儿用手背探了探,果然有点。见凌磊还在旁边,害羞使她更加脸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凌磊他们,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默默不语。

  “哈哈,被我说中了嘛!呵呵”

  凌倾儿脸色通红,可爱至极,而凌枫兮继续调侃道。

  凌磊则眉头一皱,貌似凌枫兮的自大症又犯了。摸着下巴,心里嘀咕,看来下次要去替他找个大夫才行……

  “哼,不理你了,坏哥哥”说着,准备离开,她可不想在凌磊面前失态。

  “对了,凌哥哥,爹爹他在找你,好像有急事?”凌倾儿转身,对凌磊说道。

  “要不,凌哥哥。倾儿陪你一起去吧?”凌倾儿挽着凌磊,冲他笑嘻嘻。双手摇晃,酥胸贴在凌磊手臂,随着摆动上下起伏。诱人的白兔,若隐若现。

  “倾儿,我还是一个人去吧!毕竟你父亲找我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再说还有你哥陪着我,你不用担心,你父亲为难我的。所以你还是在房间等我,过会我就来找你,好吗?”

  凌磊一语点破了凌倾儿的担忧。从小凌平漪就订了娃娃亲,而凌倾儿正是凌磊名义上未婚妻。

  但从小到大,凌磊一直把凌倾儿当做妹妹看待,并没有其它想法。自凌平漪发现凌磊不能修炼,就大为失望。扬言要撤回这场娃娃亲,他可不想自己女儿嫁给一个不能修炼元气的废物。在凌倾儿以死威胁下,才没说什么。

  “那好吧!但凌哥哥能否答应倾儿一个祈求,行吗?”

  这时的凌倾儿,嘟了嘟小嘴。然后认真的看着凌磊,生怕他不答应。

  “你说吧!”

  “就是待会,爹爹说什么?凌哥哥,你听着就好了。你也知道爹爹他……”凌倾儿低头说道。

  “嗯”

  最e新}章《N节(O上J:酷"匠网

  凌磊心慰笑了笑,伸手准备抚摸凌倾儿的小脑袋,却被凌枫兮给拍掉。

  “喂,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妹妹”

  “……”

  进了大殿,凌平漪一身青色长袍,双眼紧闭着,不知在思考什么?忽然眉头一皱,然后冷冷道。

  “你来了!”

  凌磊知道凌平漪找他,多半没什么好事。点头,开口问道。

  “不知父亲大人,找磊儿有何事?”

  他缓缓睁开双眼,用仇视的眼神看着凌磊,突然脸色阴沉,怒道。

  “你还真的不知道,我找你前来的原因吗?”

  凌平漪的突然发怒,吓坏了旁边的凌枫兮,他从来没见过父亲大人这么生气,心里不惊颤抖。

  而凌磊却面无表情,双眸与凌平漪对视。嘴角微微扬起,冲凌平漪冷笑。

  “呵呵,磊儿还真不知道?请父亲大人明示”

  被凌磊看着,凌平漪心里惊叹不已。错觉使他心里一震,这还是十几岁少年该有的心智吗?他仿佛觉得站在身前的根本就是别人,而不是他。

  凌平漪双手负在背后,双眼直盯着凌磊,微微一笑。

  “你当真不知道?”

  刹那间,空气中弥漫着肃杀之气,压迫感差点使凌磊下跪。他双腿颤颤巍巍,冷汗溢出。就连凌枫兮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不寻常。

  “不知……父亲大人……找磊儿,到底…有何事?”凌磊有些吃力问道。

  他真的不清楚凌平漪为何发怒,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

  “为父不是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下次磊儿做事不要那么冲动!如果你做事总是这么冲动,那将来万一遇到一些扮猪吃老虎的角色,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为父也是想保护好你,知道了吗?”

  凌平漪眼睛中夹杂着慈爱,让凌磊鼻子有些发酸。尽管凌磊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还是让他想到了十年前,那个对他疼爱有加的父亲,仿佛就在眼前。

  “嗯,父亲说的是,磊儿会明记在心的”凌磊眼眶微红,点头说道。

  “磊儿,这么多年。为父一直征战在外,也很少回家。疏于对你的关心,只希望你能理解一下为父,毕竟王朝正处于征讨蛮荒的时候。还有,枫兮,这臭小子,有没有趁我不在,欺负你”边说边看向凌枫兮。

  见自己父亲如此说自己,凌枫兮顿时脸色难堪。偏着头,冷哼一声,表示不悦。

  “呵呵,父亲大人多虑了。”凌磊看着凌枫兮偏着个脑袋,连忙解释道。

  “但愿如此”

  不得不说纵横官场几十年的凌平漪,真是个老狐狸。只有凌磊傻乎乎的以为,这是在关心自己。

  “对了,爹有没有找到治疗我不能修炼的方法!”凌磊觉得自己之前错怪凌平漪了,因此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他只希望早点步入武道修炼,只有自身强大起来,才能找寻自己父母,才能印道称帝!

  凌平漪听后,满脸疑惑。“什么,你现在还不能修炼吗?。那你如何打死武明智的”

  “武明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域帝杰说:

唉!本来昨晚可以三更的,咋想审核了半天。无语了,今天一更送到,别忘了书评哦!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