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过了一个小时,王靖突然叫出声:“班主任电话打通了。”

他一直在尝试打班主任电话。我们三个听到电话里面的嘟嘟声,快速移动到他那边。

我一把从他手里抢过手机,放在耳边。

很快,那个贱人的声音响起:“喂,忍耐不住了,打老子的时候没想到今天。”

“批话少说,你到底想干嘛。”我大声说。

那个贱人一阵阴笑,“我想干嘛?你们说你们把我弄成这样,让我在这么多学生面前丢了脸,你说我要怎么办?嗯?你不是喜欢你们班主任吗?嗯?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傻逼,你喜欢她怎么不一直在身边保护着?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上学算了,你们杨老师,就让我来“疼爱吧”?”他把那两个字,咬得特别重,特别恶心。

我怒了:“你少跟老子干扯,有本事,说说你在哪里,跟我来男人间的较量。我到要看看,毛长齐了的男人,是怎么碎在我手里的。”。

“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等着你来送死,老仓库,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迟了,你们杨老师,呵呵。”他干笑了两声,“就是我的了。”

“你找死。”我话还没有说完,听筒里就传来了忙音。

王靖们几个全部看着我,刘楠已经在给小郑打电话了。

“老仓库,我们快走。”

老仓库,在镇上一个偏远的村里,他选在那里,应该也是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干涉,更想又出了口气,又保住工作。

他只给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必须要争分夺秒,才能到那里。

而我的思想更简单,就是打他,打他,往死里揍他。

老仓库外面,什么都没有,这样看上去,很奇怪,不像要掐架的样子。

不过我管不了这么多了,进去仓库,一眼就看到坐在一张板凳上面的班主任。她被蒙着眼睛。全身被绑着。

而那个贱人,就站在她旁边,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子,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哟,小兔崽子来了。”他跟我们打招呼。

“少批话,”我直接吼了出来。

“说吧,这事你要怎么了?”王靖说

“要死要活,快点,别他妈像一个娘们一样。”彭小飞也气急,兽性大发。

那个贱人不怒反笑,:“呵呵,我看你们能狂多久,东西呢?交出来。”

很快,王靖他们通通把兜里的手机给摸了出来。

猪头看着我,刀子往前了一点。

我有点慌,:“你别动,我手机坏了,不信你打我电话。”

他有些不相信,还是小心翼翼拿起旁边的电话。

他用了班主任的手机,找到我的号码播出去,传来了关机的声音。

“关机?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说。

“我没你那么贱,是什么就是什么。”我笃定。

他看了我好一会,然后才说:“你们三个,手机全部扔在地上,给我砸。”

杨欣被他绑着,摇着头说,嘤嘤呜呜说着不要。

猪头看她动着头,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头,她痛得呼出了声。

我气得想要冲过去,:“你他妈敢动她,想死。”

王靖叫住我:“田宇,你干嘛,回来。”

猪头火上浇油,“来啊,你来啊。”他又把刀子往杨欣脖子靠近一些,甚至,我都可以看到了一丝血迹。

我反应过来,往后退了退。现在这样,我确实不敢惘然行事。

就在我以为没有机会的时候,突然猪头的手里的刀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我都不用反应,基本是刀子从杨欣脖子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就下意识跑过去,王靖们三个也迅速跟了上来。

我从来不知道,我原来可以跑这么快,以至于猪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我一脚踢到了他背后的墙上。

虽然我比他高,但是他太肥,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我不能先管杨欣。

我快速跟着上去,抬起手不管不顾就往他身上,脸上砸去。

他胖手一挥,一拳打在我的嘴上,马上我嘴里就开始流出血来。

力气太大,我一下子没站稳,一个踉跄摔倒了地上。

他朝我走来,我伸出脚一下子踢过去,他又被我踢到了另外一边。

很快,彭小飞们已经冲上来了,全部把他按在地上,拳脚相加。

我慢慢爬起来,走到杨欣面前,我没有先给她松绑,而是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对不起,我来晚了。受惊吓了是不是。”我低声说。

她摇了摇头,我这才注意还没有给她撕开嘴上的胶布。

我轻轻给她撕下来,然后给她松绑。

她有些心急:“你们三个,别打了,我们快点走。”

我搂着她,有些恼怒:“他绑架你,你还跟他说好话,让他们打死他算了。人渣。”

她挣脱我的怀抱,跑过去,拉开他们三个,:“你们别打了,他,,。报警了。”

她话还没有说完,伴随着仓库外的警报声,警察已经走了进来。

彭小飞们迅速站起身,可是来不及了,几个警察已经走了进来。

看着地上的猪头,问:“怎么回事?你们谁报的警。”

猪头硬是用了全部力气,吐出断断续续的话语:“是……,是我,他们……,他们绑架了我们学校的杨老师,也打了我。”

靠,彭小飞当场又给了他一脚,被警察反手烤住。

这个时候,再去解释什么,我想这几个吃干饭的警察也不会再去相信什么了,越反抗,越严重,最后,我们全部都被烤了起来。

杨欣急忙拉着我身旁的警察说:“那个不是他们三个绑架我的,是他绑架的我。”

“你先跟我们走一趟,会局里再说。”

  g酷)匠网首。+发ZD

听这个语气,我知道我们这次真的捅大娄子了,我不知道这个猪头跟这些警察是什么关系,但是应该是很熟悉的。

我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老狐狸,居然给我们摆了这么一道,居然自己报警,贼喊捉贼。

杨欣急得直掉眼泪,被另外一个警察拉着跟我们一起上车。

“别怕,我在。”我用套着的双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