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满室旖旎,空气里都还弥漫着暧昧的味道。

整个过程,我都是叫她杨欣,没有再叫过班主任。

我从床头柜子上面,找到了我的裤子,拿出了一根烟点上。

怀里微微动了动,杨欣伸手挥了挥刚刚我嘴里冒出来的烟雾,我赶紧把烟熄灭,用手轻拍着她。

他她眼角都还有些泪迹,睡得不是很踏实。往我怀里又缩了缩。

我紧紧搂着她,然后沉沉睡了过去。

早上她先起床,我起来的时候,她正在弄早餐,见我出来之后,红着脸背对着我。

要是换做其他女人,我肯定会特别恶心地觉得是在装纯,可是她害羞,在我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昨晚那样之后,我要是再害羞,都不是男人了,反正平时在课堂上也跟她疯习惯了。

我走过去,从背后拥抱她,她微微怂了怂肩,随后缓和过来。靠着我,双手煎着鸡蛋。

“原来你手艺这么好?” 我说。

  酷!匠:网%永久yO免n费\看U…小LX说,'

……“还好吧,实习的时候,总要学点什么。不然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我一听到嫁衣字,有些不高兴起来,沉着声音问她:“难道你们一毕业,工作,就要考虑嫁人结婚的事情了吗?”

她马上就会参加工作,工作两年,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然而过几年,我要么还在高中,要么还上大学,这样,我还有机会吗?我这样想着。

她从我怀里挣脱出来,把鸡蛋放进盘子里,…:“那当然啊,我是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肯定就要考虑嫁人啊,女生比不上男生,可以多等到四十岁再找一个十七八岁的也正常。”

这些话,我不是没有听说过,村里的一些中年妇女聚在一起吹牛的时候,也经常提这些话题。

我很想告诉她,让她等我,可是始终没有勇气和资格说出来。

我问她:“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得试探一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

她拿着筷子过来,递给我,答:“那说不清楚的,缘分来了,应该就会很快吧,也可能很老了也不会有人要。”

_“怎么那么说呢,没人要,我要。”我倒巴不得没有其他的人要,机会全给我了。

“好了,你个小屁孩,快点吃了去上课。”她严厉地说。

“杨欣。”我叫她名字。她还有些不适应,随后怔了一下,点头。

“我是不是小屁孩,我想昨晚上,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对吧?”我看着她笑。

她恼怒,看着我。

我早已准备好接受河东狮的洗礼,然而,风平浪静。

“算了,这事咱谁都不能再提了,我们当没有发生过,你快点吃。”

我不干了,怎么能当没发生过呢:“不行,你可是叫我们要讲事实,明事理的。实事求是,怎么能当没发生过呢?”

她看着我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只好低着语气哄我:“好了好了,赶紧吃完去上课。”

“那你呢?”我问她。

“我课在三四节,我晚一点再去。”

我点了点头,答应,很快吃完饭,和她道了别,我就穿好衣服,回了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