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这个事肯定是班主任给他们汇报的,但是无所谓了,来了就来了吧,我也正愁没人还医药费,虽然开始感觉被背叛了,但是我并没有恨她。

出院以后,我照常回学校上课,咱哥们几个,依然在她课堂上大开玩笑,不过大家学习的积极性,还是特别高。

学校分快班跟慢班,快班,当然是学校所有学习好的精英,全部聚集在一起的。我们,理所应当就是在慢班的。

学校下周要开家长会,不过只是在我们几个慢班里面开。由学校统一通知家长,所以我想逃避也是不可能的事的了。

每到初三快要结束的时候,学校都会开一个家长会,劝告慢班同学的家长,让孩子直接去技术学校,或者中专之类的地方学习。

此次家长会,当然也是包括这些内容的,不过班上还是有些学习还可以的,例如我,王靖,刘楠,彭小飞。我们几个学习都挺好,所以班主任私底下有跟我们说,无论如何,先选择考试,得到结果了,再去上职业学校会也不迟。

一大早,我们兄弟几个,还有班上其他同学,就像是被当初鸟笼的孩子,一个个全部组队去了网吧游戏。

我组建了一间房,大家全部进去,一直玩飞车,一跑就是一整个下午。

晚上还有晚自习,我们全部凑钱,在外面饭店饱餐一顿才慢悠悠地回学校。

我们习惯了抄小路回学校,过了很多小路和巷子。

王靖一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我:“其实咱班主任真的挺好啊,我感觉她虽然还是实习的班主任,不过为人处世,比那些老老师,好太多了。是不是?”

大家全部点头同意,彭小飞:“对啊,我觉得我们最后一学期可以让她来接手,咱运气真好。咱班最不好看的英语成绩,蹭蹭蹭一下子上去好几个阶级。那天你们没看到吗?模拟考下来,咱班能够去二三中的人,突破了三十个,校长都被镇住了。”

刘楠:“是啊,不过听说杨老师也只能把我们带完,好像要回县里去教书。”

一听到她要离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直到听到刘楠说她要回县里,我才安心下来。

只要是在县里,上高中了我一样可以去找她,我这样想着。

然而,提曹操曹操就到,在巷口的拐弯处,我们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杨欣,我们班主任老师。

面对我们的,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教务处主任,肥头大耳,满脸油光,看上去叫人恶心。

班主任好像被他桎梏着双手,我一看就急了,想冲上去。

王靖及时拉住我,用眼神示意我让我先不要冲动,先看看再说。

“小杨,怎么,刚刚我提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

班主任:“主任,你别这样,你先放开我。放开我。”

她挣扎着,但是怎么也只是个妇道人家。

我双手握拳,随时准备冲上去。

声音再次传来:“小杨,你要知道,现在的工作并不好找,只要你答应,跟了我,我绝对让你升职加薪。”

哥几个终于听出了苗头,他是想要貌美如花的班主任跟着他做小的???靠,以班主任的资历,去哪里都是畅通无阻。

我们几个,冲了上去,彭小飞从另外一边抄过去,把他的双眼蒙蔽着,四个围堵一个,轻轻松松本垒打。

平时他在学校招摇惯了,现在有这个机会,肯定逮着他不放啊。一阵拳打脚踢之后,我拉着班主任,往学校的路跑去,王靖,刘楠,彭小飞他们断后。

班主任不放心他们,步伐一直很慢,。

“别往后看,他们知道尺寸。”我用只有我们俩能听到的声音,开口对着她说。

很快,我们全都到了学校,在校门口集合。

班主任问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并且为什么要冲上去。

我们全都低着头,不回答。

她第一次发脾气:“你们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嗯?为什么要冲上去打他。”

她伸手一把把刚刚因为逃跑而散落的头发,一把拔向耳后,露出了光洁漂亮的额头。

不过她皱着的眉更加显眼。

过了好一会,她坚定不容抗拒的声音传来:“一会不管怎么样,你们全部都不能站出来认错,知道吗?所有的事情,我一个人承担。”

我们望着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她就再次出声:“谁要是敢不听我的话,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彼此当没认识过。”

咱们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不知道,现在要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现在这样,主任肯定是要找班主任麻烦的,但是班主任绝对不会把我们供出来,所以,主任肯定就会借此机会,让班主任做出更多的妥协

“好了,马上要开始晚自习了,你们赶紧回教室学习,打理好课堂纪律,我很快就回来。”

我喃喃出声:“老师……,我……”

她努力让自己摆出一个笑容,但是我们看在眼里,却比哭还要难看。

她那么美丽,单纯的面容,不适合有这种表情的,但是为了我们,她就这样勉强自己。

她说:“好了,老师知道,你们快回去,好好学习就是让我最高兴的事。”

说完,就背着我们离去,往教务处主任所在的办公室那栋教学楼走去。背影越来越小,但是却让我们看到了无比强大的力量。

我们几个根本就没有回教室,而是一起去了厕所。

王靖:“现在主任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在那之前,赶到他办公室周围看看情况,不能让老师一个人面对。”

刘楠点了点头:“对,主任那么无耻,绝对又会逼着班主任做什么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算是冒着退学的风险,我们都不能让老师一个人承担。”

彭小飞靠着我:“对,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y\酷匠i网X正I#版首5!发E

此刻三月的天气,过了下午六点,夜色就已经笼罩了整个大地。

我们四个从厕所出来,一路走过学校的林间小道,月光照射下来的光芒,透过周围花坛里面的树木花草,在我们身上落下斑驳的身影。那四个靠在一起的影子,慢慢,被拉得细密而冗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