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满身狼狈回到家里,换了衣服,就准备回学校,我老妈一直跟在我后面,不停给我说话,大概就是让我千万别把事情抖给我爸什么的,我不敢想象生我养我的母亲,有一天会让我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

  我正准备出门,那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拿了一个袋子,文件袋,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什么都不关注,我只想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

  他走了过来,淡淡地说:“看看吧,我从不会骗人,你真的是我儿子。”

  我转身就想走,根本就对他手里的东西不感兴趣,他伸手抓住我,被我甩开了,最后他依然不肯放手,把手里的东西硬塞进我手里,还夹杂着几百块红色毛爷爷。

  想都不用想,我唰唰两下就把手里的东西和钱全部撕碎,然而地上被我撕碎的纸条上面,我分明看到了哪几个大大的结论。

  父子关系。。。。。

  自己叫了多年的二伯,是我的亲生父亲,那独自一人在外打工,为整个家庭默默奉献的人是谁???我是不是应该叫大伯??

  我骑着单车一路从家里疯狂往村外骑去,甚至因为手太抖,速度太快,直直摔了好几跤。

  眼前生我养我的人,最熟悉的回家的路,突然在我面前我觉得好陌生,然而,我那在远方的,我叫了十几年,下午还给我通过电话的爸爸呢,他要怎么办?

  告密,可是刚刚那个人这么求我半天,哭着喊着让我别说,不告密。我那可怜的,我连现在应该叫爸爸还是大伯的人,谁又对得起他?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了,一路上冷风一直侵袭我全身,可是我一点也没有觉得冷,此刻学校还没有开校门,我只有把保安大叔叫醒让他给我开门。

  他看着我骑车来,还夸我学习勤奋,这么早。可是我连笑容都懒得给他一个。

  回到寝室,我蒙着被子就睡下了,此刻我唯一的感受就是,很累,我只想蒙着被子好好哭一场。好好睡一觉。

  我让同寝室好兄弟王靖给我请了病假,中途老师不相信我请假,来寝室看我的情况。她掀开被子就被吓到了。

  我只听到她的尖叫声,然后就是有人扶着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最后我被放在了一张纯白色的床上,有很冰很冰的液体注入我的血管里。可是我已经说不出来任何话语了。

  我微微闭着眼睛,手瑟缩了一下,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一双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打点滴那里,她反反复复给我揉搓着,很快我才安心地睡了过去。

  我断断续续做着梦,口干舌燥,一直嚷嚷着想要喝水,我摇着脑袋,手也在摆动着,但怎么醒不过来。

  那个梦,让我整个人沉寂在一片黑暗中,直到最后,我一下子被那个拿着刀子的人给吓醒过来,他背向我,冲着我老妈和那个男人过去,任凭我怎么努力,都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

  O8酷匠T网~z正)版z首^发qc

  可是身边除了我们班的小班主任,再也没有别人,她手里还端着一个一次性杯子,里面装满了水。:“醒了,做噩梦了?”她轻拍着我的背部,安慰我。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接过她递过来的水,大口大口灌进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