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阳三十三年冬天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辛庄公府原配所出的嫡二小姐辛鸢看着窗外飘起的小雪,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突然,外面传来急躁的脚步声,看的出脚步声的主人非常急。

  “小姐,陈丞相家老太太……去了”只听丫环青梅在耳边传来一句话。

  辛鸢转身看向西佛堂的那方,欣喜的问道:“青梅,你说姐姐这次会不会出来?”

  被唤作青梅的丫环面上愣了一些,她知道小姐有多么希望大小姐能出来,要是大小姐出来了也就好了,大小姐会护着小姐,小姐也不用忍对那对对母女忍气吞声,但她是丫环,不能明目张胆的说主子们的闲话,也就如往常一样劝慰道:“小姐,夫人当年说过时间到了大小姐自然会出来,毕竟当年的事谁也不清楚”

  辛鸢听了,面上没了表情,“是啊,当年的事除了父亲和祖母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场宫宴回来姐姐前一秒被封为郡主转眼便被迁到了西佛堂呢,这些年我想尽办法都没法去看姐姐一眼,父亲和祖母不答应,西佛堂还有护卫把守”

  青梅听了却不答话,这话她十年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

  “好了,不说这个了,青梅,换身素色的衣服我们去祖母那看看”辛鸢恢复以往一样得体的笑容。

  “好的,小姐,奴婢这就来”青梅答道。

  迅速的整理好了,辛鸢便带着丫环向老太太的祥和院前去了。

  “我道这是谁呢,原来是姐姐啊,不知姐姐去哪儿可否顺路呢”背后一阵轻灵的声音,但也不难听出中间夹有一丝丝尖锐。

  辛鸢听着声音便猜出来了来人,转身温柔的对着来人说:“四妹妹,姐姐正准备去祖母那儿呢,咦,三妹妹也在啊”

  “二姐姐好”被称为三妹妹的女子礼貌的对辛鸢行礼。

  “奴婢见过三小姐,见过四小姐”辛鸢身边的青梅和采桑带领这众丫环想来人行了礼。

  S酷匠网永_M久)免费A…看小说{“

  不错,来人正是辛庄公由妾氏被扶正的魏氏所出的四小姐辛筱和沁姨娘所出的三小姐辛娆。

  “哟,姐姐身边的丫环比以往规矩的多了,姐姐也是前往祖母那儿呀,巧了,妹妹刚好也去祖母哪儿,既然顺路不如一道如何”四小姐辛筱说道。

  “四妹妹不恼姐姐,姐姐自然愿意”辛鸢面上带着微笑答话也非常平静,内心却不如表面那般镇定,本想趁这次机会求祖母放姐姐出来,但她也知道姐姐的事不能在外人面前说起,看来这次又没希望了。

  “既然如此,那姐姐先请”辛筱尽量保持着平常的模样笑着说道,但眼中的算计又怎么可能躲的过在场的人呢。

  “自家姐妹何必如此”辛鸢说归说但脚步依旧在向前移,她本不是软弱的人,只是娘亲死时嘱咐过她让她万事要忍,她说父亲会疼着我,实现了;祖母会保护我,也实现了;可唯独说姐姐出来,到现在都还没……娘亲说姐姐很快就会出来,说姐姐出来就会保护她,于是就等啊等啊,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两年……三年……十年,姐姐依旧还在那西佛堂。

  一路上几姐妹聊着聊着就到了祥和苑。

  “吴嬷嬷,祖母午睡醒来了么”辛鸢问着守在祥和院门口的一个老妇。

  “老太太刚醒来呢”门口那老妇也就是吴嬷嬷对着辛鸢行了礼道。

  “那麻烦嬷嬷…”辛鸢话还未说完,里面又一嬷嬷出来对着辛鸢行了礼:“二小姐,老太太让奴婢来领你进去”。

  “好,多谢张嬷嬷”辛鸢礼貌的回了半礼。

  “二小姐折煞老奴了”张嬷嬷边说边把辛鸢三姐妹往内屋领。

  “祖母”三姐妹对老太太恭敬的行了礼,毕竟府中的人都知道老太太及其注意规矩,就连二小姐辛鸢每次来请安都是如此。

  “嗯,刚好也准备让丫环去传你们,既然三个丫头都来齐了,看来还免了丫头跑一趟”老太太笑呵呵的看着三姐妹。

  “祖母,孙女儿和祖母是心有灵犀呢”辛筱适当的恭维了下,逗着老太太满脸笑容没停过。

  “好了好了,别逗我一老太婆了,娆儿筱儿你们回去整理下,晚饭过后都过来这儿,鸢儿留下给我一个老太婆捶捶背”约做了一会儿,老太太便开始赶人了。

  “是,孙女儿告退”辛筱辛娆再度行了礼便带着丫环出去了。

  “吴嬷嬷送送两位小姐”老太太对着心腹道。

  “是,太太”跟了老太太这么多年,吴嬷嬷也知道老太太怕是有话对二小姐说,又怕三小姐四小姐……唉。

  “吴嬷嬷不必送了,我与四妹妹自己走便可”辛娆知道吴嬷嬷来送只是老太太的理由,便也不为难了。

  “那三小姐四小姐慢走”吴嬷嬷看路程差不多了也就不坚持了,转身便向祥和院的方向回走。

  “三姐姐你说祖母这招用不腻么”从祥和院出来一路未说话的辛筱突然说了一句便走了。

  “腻么”辛娆默默的重复了这句话也就回自己院子了。

  祥和院。

  “张嬷嬷你去门口看看吴嬷嬷回来没,这些丫环也带出去,我要跟我的乖孙女聊会儿天”老太太对着一屋子的嬷嬷丫环吩咐着。

  “是,太太”张嬷嬷也带着丫环们去门口守着了,看太太这样,怕这次是有什么大事要告诉二小姐。

  “你们都好好守在这儿,任何人来了都记得通知老太太,她才是你们的主子,知道吗?!”刚到院门张嬷嬷便向下面的丫环们嘱咐到道,她可忘不了上次老太太正跟二小姐说话,夫人来了没通报,当晚老太太可是发了火赶走了不少人。

  “鸢儿,这些年你受苦了,虽然府中有我护着你,她们不敢把手段摆在明面上,但背后你定是受了不少的罪”老太太把辛鸢的手拉着说。

  “祖母,鸢儿没受什么罪,这些年父亲待我好,祖母你也把我疼到骨子里的,孙女儿很开心,只是祖母,鸢儿就不明白……姐姐,姐姐当年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这些年我日日想着姐姐在佛堂,我内心就不安啊,十年啊,从五岁起到如今十年了,祖母求求你,让姐姐出来吧,求求你,祖母孙女儿求你了”辛鸢边哭边说,全然不顾闺阁小姐的形象,也不似待外人那般端庄礼仪。

  “好鸢儿,不是祖母,不是父亲,不是任何人,是莞儿啊!是你姐姐自己不出来啊”老太太边安慰历来疼爱的孙女儿,自己却情不自禁的哭了,莞儿啊,她的孙女儿啊,她捧在手心里的孙女儿啊,她也想她啊。

  “姐姐自己不出来”辛鸢原本的哭声停了,愣愣的说出了一句话。

  “鸢儿,有些事,是该告诉你了”过了许久老太太才对着一直愣愣的辛鸢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灯塔姑娘说:

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