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然,到了么!”程肖庞拿着何岑的手机不断轰炸安然的耳朵“卧槽,这傻逼吐了!他吐了!安小然你快来啊!”

  暮色酒吧门口,一个白白胖胖的男人一脸嫌弃的扶着一个清瘦的男人,一边不听地对着手机唾沫横飞,狂轰滥炸。

  安然握着手机,打开车门就看见这副情景。

  “我看见你们了。”说完挂了电话跑过去。

  中午,何岑被电话吵醒来,揉着昏沉额头睁开眼,是刘宇打来的。“有事?”

  “醒了?没死吧,学校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嗯,你送我回来的?”

  “呸,我们才不会管你呢,是你家安小然把你扛回去的!”电话那头出现了程肖庞的声音。

  何岑沉默了,没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另一头的程肖庞气的不停跺脚。“人渣!什么狗德行,连句再见也不说!”

  刘宇幽幽地看着程肖庞“别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地震了。”一句话彻底让小胖子闭嘴了。

  安然留下的电影票,何岑没有扔,他去看了,真的去了,只不过没有做那红的刺眼的情侣座。安然看着电影,何岑在后面看着安然。

  但何岑没想到的是一场两小时的电影,看的他呼吸都困难了。他想走过去扶起那个坐的歪歪扭扭的女孩,他想把肩膀借她靠着,理智的弦却绷得紧紧的,有一个声音如同魔咒不停地说着:何岑你不能过去,别给她一丝希望,不会有好的结局何必开始。

  何岑有些烦躁,他该远离安然一点了。

  看I,正i版章y(节{上{!酷匠"A网

  日子越过越少,高考也在逼近,试卷一沓一沓地做,安然的成绩提升了不少,但要跟上何岑的步伐,安然不行。她想和何岑谈谈,但没想到,何岑的话给了安然的爱一次重击。

  夜晚,无人的街角,何岑想和安然做个了断了。

  “安然,我不喜欢你,从小到大,你总是像个甩不掉的尾巴跟在我后面。你真的很烦,你的脸就这么不值钱的要往我身上贴吗?你还真是贱,我从没见过你怎么不要脸的女孩子啊。”

  安然被何岑的话讽刺的脸色发白“何岑,你从没这么说过我。”

  “你他妈为什么来我家!来挣家产吗?你别忘了你不姓何。安然,你在孤儿院的名字叫安然,而你现在,依然叫安然!”何岑是吼出来的,嗓子有撕裂的疼痛,一直蔓延到心肝脾肺。

  他不敢站在安然面前了,他不忍心看安然的面庞,留下一句,“以后别再烦我。”转身匆匆走了。

  天灰蒙蒙的,安然站在雨中,雨水冰凉刺骨,安然想把眼睛睁的再大一点,他想看清何岑越走越远的背影,可是涩涩的雨水混合着泪水,怎么也看不清。安然的心如同被千万只细小的针扎着,一阵阵的刺痛,使她不由得蹲下身抱着双臂呜咽起来,好似一只被主人遗弃小狗,无所适从的躲在角落,安然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不要她了,可是何岑通红的眼睛,冷酷的话,死死的围绕在安然的心头。

  后来,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何家的,何父何母只看到安然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却未发现安然失魂落魄的脸色。

  冷漠,这是安然对何家人一直以来的定义,这一回,这个词实实在在的鞭打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