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怎么又出去喝酒了。”安然抿了抿唇,扯起嘴角笑了笑。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这么笑何岑肯定不生气吧。

  “嗯,喝了怎么了。”何岑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转过头朝着安然似笑非笑的说。对于妹妹爱闯自己房间,他习以为常。

  安然没有在意何岑轻佻的语言,低头从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电影票,递给何岑。

  “哥,明天陪我去看电影吧。”

  “啊,不行,明天有事。”何岑接过电影票,小小的纸片在何岑手中翻转着把玩。“你和别人去吧。”说完,把票丢在床上,翻个身,不再理会安然。

  “那你好好休息。”安然不强求,何岑不说她也她知道他不想她待在这块地了,转身轻手轻脚地开门走了出去。

  刹那间,床头柜上钟表的转动声清晰,响亮。

  何岑抬起一只手遮住了干涩的眼睛,他扭过头把脸埋进被子里,不去看灰色床单上那张尤为醒目的白色电影票。

      安然有些难过,何岑明天能有什么事?第一手消息,和女朋友分手了,连约会都不用了。哪还有事,这样的借口对安然来说屡见不鲜。

  认识何岑的人都清楚,何岑有个妹妹,爱粘着何岑,长这么大了,还一口一个哥哥长哥哥短的。

  连安然自己都觉得,她像个不识货的小丑,她的愚蠢表现是人们最爱看的表演,因为有趣极了,也好笑极了。马戏团里的小丑会把自己的脸画的五彩缤纷看不出人样,安然也爱把自己折磨的像傻子。

  电影安然还是去看了,一个人的情侣座。电影演的不错,幽默搞笑的风格,观众看的津津有味,欢声笑语。安然也笑的直不起腰,不自觉地歪头向右手边靠去,却是扑了个空,差点栽倒在地。哦,原来右手边没人。

  旁边情侣座上的一个男人搂着女友,兴致盎然的看着这个姿势奇怪的女人,探究的目光毫不避讳的扫在安然身上。

  安然的身子僵了僵,慢慢调整身体,不让自己往地上栽,脑袋却依然保持着向右歪,如果不是她右侧少了个男人,还真以为她是靠在男友的肩上甜蜜的笑。那个男人的目光从好奇转变为了然,又从了然转变为同情。

  直到电影结束,安然捂着酸痛的脖子站起来,混在一对对情侣中艰难的往门口挤去。

  她听到一声嘟囔“真可怜,那女的肯定是和爱人分手了。”安然扭过头,是那个看电影时打量她的男人,他此刻正低着头跟女友说着话。安然知道,男人口中的“那个女的”就是她。

  “你胡说什么!没有!”安然不自觉的厉声回了一句,尖锐的嗓音把自己都镇住了,她慌张的扭过头挤入人海中。她此时多么想要把自己掩盖起来。

  后来再回想起那个男人的话,安然的不由的口中发苦。当真是胡说八道,她怎么会和爱人分手。

  更;新gQ最cY快%上酷t匠6~网@

  她们从未在一起过,又何来分手一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