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岑带着一股酒气回到何家。入眼的就是何正阴沉的脸。

  “爸。”看着怎么这么晦气?何岑笑了笑,轻轻地喊了一声,便绕过面前的障碍物,跌跌撞撞走入客厅,直直地扑向沙发,柔软的触感,他满足的轻叹一声,就挺尸一般不动了。

  Wu更GN新最H快p上酷匠n$网h6

  何正的脸色又差了些,转过身走到沙发旁,盯着自己的儿子看了许久,也看不出来比以前胖了还是瘦了,总之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出去鬼混,交一些狐朋狗友。良久,他才问道:“为什么喝酒?”

  “失恋了。喝酒解闷。”谈了俩个星期就分,不扯什么真爱,就是想喝个痛快。

  “你上高中了,不要总想着谈恋爱,成绩不能落下。”儿子态度恶劣,他还能说什么,习惯了。对于这个唯一儿子,他本应该下苦心栽培他,但他没做到。这可能是他一辈子最犯浑的错误,他不得不承认。

  前妻生下的儿子,这名头总归不太讨喜,人老了,感情的事就看淡了,年轻时面对轰轰烈烈的爱情,一颗疯狂跳动的心脏,一首首唱烂的情歌,如今已疲惫不堪,全部忘却了,什么都比不上金钱和权利了。人的欲望从虚的情转变为实的财,只有抓得住的,才是最安心的。

  “好,不谈了。”何岑说完便从沙发上爬起来,转身回到卧室,没再看老子一看,没什么可说的,老头子来来回回也就这几句话。

  “嘭”一声,合上了门。空气中蔓延着诡异的气氛,安静,这房子安静的可怕,这个家安静的不真实。

  这会王琳慢悠悠的从厨房走出,朝着何正笑得温和:“开饭了,小岑回来了吧,要去叫他吃饭吗?”她总爱这么笑,初见时看着温和美丽,看多了让人心里发凉。

  “不用了,他在外头喝饱了。”何正说着便向餐桌走去“你平日里多照顾着他些,他虽不是你亲生的,但你是他母亲。”这话说的,简直放屁。

  “这是自然。”王琳依旧笑眯眯的,好似听不出何正话里的指责。她带继子不好吗?好极了,做饭给他吃,给他收拾屋子,问他学习情况。但这孩子傲啊,不吃她做的饭,不让她进卧室打扫,不理会她的问话。那以后就不管了,难不成死皮赖脸贴着?她王琳什么时候沦落到要讨好一个继子的地步了?

  “妈!开饭啦。”安然背着小背包,从门外进来。“我不吃了,和同学在外面吃过了。”

  安然是养女,王琳不能生,就去孤儿院抱个女儿回来养。安然从孤儿院出来已经八岁了,懂事了。她很少在家吃饭,何家的饭桌上也没有专属她安然的碗筷。饿了怎么办?等人都走了再去找吃的。

  “好,去吧。”王琳一边布菜一边回到。

  安然蹭蹭蹭跑上楼,轻车熟路地进入了何岑卧室。

  打开房门,一股浓烈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熏得安然退了一步,又走上前去。

  “哥,怎么又出去喝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