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李嘉佳从病房里跑出来后眼泪已经是哗哗的直掉,可她昨晚想了一晚上,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于任性了,所以第二天天还未亮,她便早早的起床亲自熬了鸡汤还煲了一锅香喷喷的瘦肉粥。

  当她满心欢喜的来到了涛子的病房门口时,透过门上的玻璃,她却正好看到了涛子正一脸享受的吃着那女人喂给他的粥。满心的欢喜在这一刻瞬间破碎,她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正一脸享受的涛子,眼泪已经滑落到了她的嘴唇上,她也浑然不觉。

  啪————

  李嘉佳提着的鸡汤和瘦肉粥缓缓的脱离了她的手中,掉落在地上洒了一地。

  当我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将目光望去之时,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病房的门外。

  在我还发愣之时,只听江林雪却一脸戏虐的笑道:“哟~这下子可糟了,你那小情人这次我怕是真伤心了吧。”

  我回头狠狠的瞪了江林雪一眼,然后一脸埋怨的说道:“你还有脸说!”

  江林雪浑然不理我的埋怨,只见她一脸妩媚的笑道:“这也不能怪我呀~谁叫我长得这么漂亮,让你那小情人感受到了威胁呢?要是换了一位丑得不能再丑的女人在这里喂你喝粥,你说你那小情人还会吃醋吗?”

  江林雪说得也没错,怪只怪她长得太遭人嫉妒,可就凭李姐的相貌她又用得着嫉妒江林雪吗?只能说她们两人都各有千秋,江林雪若是火热的玫瑰,那么李姐则就是文静的百合。

  见我还愣愣的沉默不语,江林雪故作伤感的说道:“哎~有我这么漂亮而且还倒贴的女人在陪着你,没想到你居然还在想着你那小情人,这可真是伤心死我了~”

  我将目光再次转向了江林雪,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我郑重的和你解释一下,那不是我的什么小情人,我只是一直把她当作姐姐,但是她不一样,所以,我担心的不是被她误会,而是怕她会伤心~”

  江林雪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一脸狐疑的问道:“那么漂亮的小菇凉倒追你,你真就只把人家当姐姐?”

  我没说话,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江林雪见我点头,她突然又换做一脸戏虐的望着我说道:“人家倒追你,你却只把人家当作姐姐,而我要你叫我姐姐,你却死活都不愿意~我说~你是不是想追我呀?”

  看到江林雪那一脸戏虐的表情时我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等江林雪已经把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却早已是毫无还口之力……

  江林雪见我沉默不语,不禁是更为的嚣张了起来,只听她继续调戏道:“看来你是真想泡我呀,没关系没关系,姐姐今年也才二十八岁,比你也大不了多少,最主要的是姐姐好泡,不像那些小菇凉还要你哄哄骗骗的泡~”

  望着江林雪越说越离谱的样子,我半天才开口回应道:“我不想泡你,我只是想睡你!”

  江林雪顿时一愣,随即又讪讪的笑道:“姐姐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你还正是在发育的时候,你要是真想睡你姐姐我的话,那等你成年了以后你想怎么睡,姐姐都陪你~”说完,江林雪还一脸诱惑的冲着我眨了眨眼睛。

  若不是我现在受伤不方便的话,那我肯定早已经扑了上去。

  看着我一脸有心却又无法动弹的样子,江林雪不禁是呵呵直笑了起来。

  我瞪了江林雪一眼,然后趁其不备朝着她那丰满的胸脯狠狠的捏了一把。

  江林雪顿时一声惊呼,她连忙双手护胸与我拉开了距离。与我保持相对的距离后,江林雪满脸羞红的紧盯着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虽然还只是隔着衣服,可那种柔软感还是使我回味无穷,我望着江林雪嘿嘿一笑,口中说道:“这只是利息而已,等我伤好了以后再跟你收回本金!”

  江林雪终于是没敢再嚣张,她双手仍旧还护着胸脯,脸上却是羞红一片的呵斥道:“你敢!”

  W{酷1(匠网正}T版C8首}发HC

  我抬起手又对着空气做了个抓的动作,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我又怎么不敢呢?反正都是你先惹我的!憋了十五年我也憋够了~”

  江林雪见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她双手护着胸脯不禁又退了几步,但她口中却不肯服输的吼道:“你敢!我可是你姐姐!”

  “姐姐?”我不禁笑道:“我有把你当做过姐姐吗?再说,你又有过当姐姐的样子吗?哪有当姐姐的还来勾引自己的弟弟?”

  江林雪脸上本就还未褪去的红晕此时又瞬间爬上了脸颊,只听她口中喃喃细语的狡辩道:“我、我那只是逗你玩儿而已,可、可谁知你却真敢动手啊~”

  看着江林雪这般从未有过的模样我顿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江林雪见我竟笑了起来,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只见她脸色一沉,然后开口冷声的说道:“好了,便宜你也占了,你要再敢跟我动手动脚的,小心我招出鬼头婴把你裤裆里那玩意儿给你啃了!”

  一想到那鬼头婴啃食僵尸的模样,我顿时捂住裆部,看来以后还得多防着点江林雪才行,以她那层出不穷的阴狠手段,那还不得玩儿死我?

  在与江林雪的嬉闹中又是一天过去,躺在医院的第三天一早,我终于是可以稍微的活动一下了。

  从病床上站起身后,我走到了病房中的厕所门前,靠在门框上,我望着里面正在洗簌的江林雪说道:“江姐,去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吧。”

  正在刷着牙的江林雪将目光转向了我,她含着牙刷有些口齿不清的问道:“不多修养几天吗?”

  我摇了摇头,然后又些无奈的说道:“你也看到了,道门那边这几天都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要是我再不过去一趟的话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江林雪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点头应道:“那好吧,等我洗簌完就去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