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之内,陈门主看着飞出擂台的洪刚顿时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可他注意到了身旁中年男子那有些愤怒的脸色之后,又顿时停下笑声而故作一脸遗憾的说道:“真是遗憾呐老谢,就差一点点你那拳手可就赢了,看来你只有再重新另寻一位高手来赢回你的五百万了,那钱我一定会分文不定的为你保存好的。”

  陈门主的话似乎是让老谢的脸色更为的阴沉了起来,他默不吭声的从衣兜之中掏出了一张早就写好了数额的支票,将支票一把拍在了茶桌之上后,只听他冷哼了一声,便又起身走出了包厢之中。

  陈门主缓缓的拿起了那张支票来,他望着那张支票喃喃的说道:“敢跟我叫哼~看在你为我送来钱的份儿上就姑且饶你一命吧~”

  另一间包厢之内,那位皮肤煞白的年轻男子望着正从擂台之上翻下身去的我,又对身后的那位姓罗的中年男子说道:“找个机会把他也炼制成你的傀儡吧,那样不管他还隐藏着多少实力,你不都能一清二楚了吗?”

  姓罗的男子站在年轻男子的身后点了点头,他一脸笑意的回应道:“嗯,那你看是你来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年轻男子咧嘴一笑,口中淡然的说道:“还是我来吧,我想亲身感受一下那小子在受到生命威胁之时,又会拿出怎样的实力来。”

  拳赛结束之后,没等那陈门主的招呼,我便径直的离开了拳场。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快到十一点了,在街边买了些夜宵后,我又拦了辆出租车朝着家里驶了去。

  客厅中,瑶瑶独自一魂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虽然电视之中正播放着她平时最爱看的偶像剧,可她脸上却写满了不开心。

  走进门,我看到瑶瑶脸上的那副表情之后不禁开口问道:“怎么啦瑶瑶?怎么不开心呀?”

  瑶瑶侧过脑袋看着我,只见她满脸失落的说道:“将姐姐不理我~”

  我正在换鞋的动作稍稍的顿了顿,随即又一脸柔和的说道:“江姐姐这几天心情不好,瑶瑶这几天就先不要去打扰你江姐姐好吗?”

  瑶瑶顿时一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江姐姐会心情不好呢?江姐姐到底怎么啦?”

  为什么心情不好?我能告诉瑶瑶是因为我误将江林雪亲妹妹的魂体给打得魂飞魄散后,江林雪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吗?至少我自己是说不出口来。

  见我沉默不语,瑶瑶又问道:“怎么啦涛子?难道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吗?”

  换好鞋我将手中的夜宵放到了餐桌之上,又回头望着瑶瑶说道:“能有什么不能告诉你的啊,你江姐姐只是这几天来亲戚了而已,所以才会有些心情不好的。”说着,我一边朝着江林雪的房间走了去,我抬手正欲敲门之时,门却开了~

  `酷T匠%网G永X久W=免)费.看|x小说$^

  “你说谁亲戚来了呢?你才亲戚来了呢,你们全家亲戚都来了。”江林雪站在门内,那双红肿一片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我。

  “你、你、你……”我口中咂巴了半天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能说出。

  “你什么你!你之前是怎么叫的?!”江林雪一脸愤愤的喝到。

  见江林雪似乎已经没再沉浸在悲愤之中我连忙叫道:“姐、姐、江姐~”

  江林雪轻哼一声,又开口问道:“你到我门口来干什么?”

  至从下午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心中便一直对江林雪怀有一种愧疚之心,我绕了绕脑袋,又指着餐桌上的夜宵说道:“还没吃东西吧?我给你带了夜宵回来。”

  江林雪望了一眼餐桌上的宵夜,又回头瞥了我一眼说道:“算你还有良心!”说着,江林雪径直的朝着餐桌的位置走了去。

  望着江林雪的背影我不禁疑惑不已,明明下午的时候还那么的悲痛欲绝,这怎么才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正常?虽然我十分好奇,但我还不至于蠢到去自找没趣。

  我回过了神来,当我看到江林雪正狼吞虎咽的吃着我买回来的夜宵时我赶紧跑了过去,口中并还喊着:“给我留点!我也还没吃呢~”

  可江林雪此时哪会顾及我,她犹如丝毫没有听到我的喊声一般,仍旧自顾自的吃着。

  瑶瑶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我和江林雪,片刻之后又自顾的看起了电视来。

  吃完夜宵,我和江林雪也一同坐到了沙发上,由于我心存愧疚所以我也不好开口说什么话题。

  沉默了片刻后,江林雪却主动开口问道:“你晚上出去干嘛了?是不是道门那边有什么情况了?”

  我摇了摇头,回应道:“没有,就是过'金碧辉煌'去帮他们打了一场拳而已,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进展,不过我相信我们总会有机会的。”

  江林雪沉思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那位皮肤煞白的年轻男子就是道门的客卿,这点基本已经可以确认了吧?”

  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嗯,这点早就已经确认了,不过黑龙帮那些人的事儿到底是谁造成的这一点还必须得确认了才行。”

  “我觉得那皮肤的年轻男子应该有问题,你再与他接触的话可以着重的留意一下他。”江林雪叮嘱到。

  我再次点了点头,回应道:“这个我知道,那人既然喜欢看打拳,那我就经常去打给他看就好了。”

  我话音落下后客厅中除了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外,便又安静了下来。一直默默无语的瑶瑶忽然回头望着我两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啊?我还听得正起劲呢。”

  我顿时无语,这什么跟什么啊?我正欲开口问问瑶瑶的时候,江林雪却又突然问道:“你那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不禁让我沉默了起来,这金光的事情我能告诉她吗?若是今天以前她问起这事儿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回应她:我无可奉告~,可事实是如今我心中已经对江林雪存有了一种愧疚感。我毁了那恶绝也就是江林雪她亲妹妹的魂体时,江林雪那悲痛欲绝的样子,又顿时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