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好!这是您的原味咖啡。”服务生将我的那杯咖啡送到了我面前的桌上后,又转身将另一杯咖啡从托盘上端来了下来,并一脸微笑的说道:“小姐您好!这是您的炭烧冰咖啡。”将两杯咖啡都送到后,服务生在说了句'请慢用'便又退了开去。

我端起面前的咖啡闻了闻,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我随即又喝了一口。咖啡入口细腻滑润,不过随之传来的还有阵阵的苦涩之味。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东西怎么就有那么多人喜欢喝呢?真是搞不明白。

看着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李姐顿时掩嘴轻笑了起来,她望着我笑问道:“是不是很苦?”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口中含着的一口咖啡都还没狠心咽下喉去。

“你可以加几块砂糖试试。”说着,李姐便将桌上原本的一个小杯子递了过来。

我将口中的咖啡下了下去后,又拿起了李姐递过来的那个小杯子。杯子里装着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砂糖,我拿起一旁的镊子夹了几块放进了我的那杯咖啡中,又拿起勺子搅拌了起来。

正在这时,十多个流里流气的男子手持着棒球棍,从咖啡厅的门口走了进来。那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看到自己通知的人都到了之后,又立即从座位之上站起了身来。

“刀哥!”

“刀哥好!”

“刀哥好!”……

十多人看到那刀疤男子后都纷纷的问起了好来。

那十多个人在走进了咖啡厅的门口时,都背向着我们这边,而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我顺着他们走去的方向看了过去的时候,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从座位之上站起了身来。当我看到了那条刀疤之时,我顿时明白了那十多个人的来意。

“李姐,我们该走了。”我回头望着李姐说到。虽然我并不将那十多个人放在眼里,可这毕竟是闹区,影响总会是不好的。

李姐放下了手中的咖啡,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急事儿吗?”

我咧嘴一笑,开口说道:“不是我有什么急事儿,而是人家找我们有急事儿。”说着,我又转头看向了那十多个人的方向。

李姐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她看到了十多个手持着棒球棍的男子,正朝着这边走来之时,不禁是有些莫名其妙了起来,可当她又注意到了那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后,顿时是明白了过来。

“快走!”李姐一边叫着我,一边连忙从位子上站起了身来。

此时咖啡厅中的客人都纷纷跑出了门去,正当李姐站起了身后,那刀疤男子却突然大笑道:“怎么?一看到你刀爷就想跑了么?”

刀疤男正是我与李姐在江边第一次相遇时,出现的那几个混混之一。他今天本来是陪着新泡的马子出来逛逛街的,可没想到在喝咖啡的时候却遇到了'老熟人',他心想这正是报上次江边之仇的好机会,于是便打电话叫来了这十多个小弟。

见李姐站在那儿一脸的不知所措,我站起身又将李姐拉回了座位之上,并开口说道:“你先坐着喝会儿咖啡,我收拾完这些杂碎后再陪你一起喝。”

当那十多个手持着棒球棍的男子走近我们之时,其中一个三十来岁长得还算是有模有样的男子却突然止住了脚步。男子名叫代武,没错,他正是当初在'茂田会所'里负责管事儿的那个代武。在被二哥逐出黑龙帮后,他又加入了那个新崛起的道门,而这刀疤男,便正是他此时的上司。

代武在发现了我后先是愣了一下,又连忙跑到了那刀疤男子的身旁轻声的说道:“刀哥~我看咋们先撤吧~”

“撤?”刀疤男疑惑的望向了代武。

代武连连点头,又急忙将他上次在'茂田会所'里,将近二十人一齐围攻我的事儿给说了出来。

刀疤男子也知道代武以前的身份,他在听了代武所说的事儿后,脸色顿时一变,可随即又恢复了过来,只听他一脸不屑的说道:“那是你们那些人太废物,将近二十人都没能将那小子拿下,我可不信!”刀疤男不信代武所说的话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只是他不愿在这些小弟们的面前说出来而已,那便是上次在江边的时候,那次他们只有四人,他记得这小子可是费了老大的劲才将他们四人给放倒在了地上。这才过了多久?他怎么可能会相信这小子,能徒手对付十多个还手持着武器的大汉。

看着眼前这十多个都手持着棒球棍的男子,为了避免误伤到天哥的人,我又开口问道:“你们是不是黑龙帮的人?”

“黑龙帮?”刀疤男不屑的一笑,随即又开口说道:“黑龙帮算什么东西,还不是照样被我们道门,给打得落花流水。”

“你是道门的人?”我再次确认到。

  P酷…匠网*首☆;发vc

刀疤男看到我的反应之后,不禁是咧嘴一笑,心中更是否定了代武所说的话。

“怎么?知道你刀爷是道门的,那还不赶快给你刀爷跪下认错!“说着,那刀疤男又将目光转到了李姐的身上,只见他一脸淫笑的说道:“你不跪下认错也可以,只要你愿意将你身旁的这位菇凉送给爷玩儿玩,那你刀爷我说不定还会放你一马!”说完,刀疤男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刀疤男的话瞬间触及到了我心中的那一道底线,我正欲动手之时……

叮玲玲~叮玲玲~叮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极为冷淡的声音:

“今晚八点,'金碧辉煌',到时候我会派人在门口接你,没意见的话我就先挂了。”

“等等!你们道门中是不是有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我问到。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又随即传来声音:“没有。”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