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佐躺在地上失去了动静,此时他的左腿,已经扭曲到了一个常人所不可及的程度。

空手道与泰拳其实也有相同之处,它们的攻击手段都有手、肘,腿、膝。但空手道却为了保证攻击的范围,而轻视了肘和膝,却注重了手和脚的攻击。相反,泰拳却更加注重于肘和膝,因为肘和膝的攻击更能给人致命的伤害。所以,这根本就是一场空手道与泰拳之间的较量。冈本佐的自身力量很强,不过从通差身上的肌肉流线来看,通差的爆发力那是绝对的强。再加之泰拳的手段,比空手道更适合实战,所以,这场比斗的结果早就在我的意料之内。

此时,看台之上压了冈本佐的人早已是怨声一片,而侥幸压了通差的人却是兴奋不已,他们口中并还不停的呐喊着通差的名字。

嘭———

一根板凳从看台上径直的砸向了擂台,整个地下拳场之中也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不禁都转向了,那砸出根板凳的身影。

“涛、涛子,你这是干嘛?”江林雪一脸茫然的问到。

我咧嘴一笑,轻声回道:“你看着就是。”说完,我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口中并大声的喊道:“你们'金碧辉煌'这是在作弊吗?!我可是压了二十万!你们随便叫了个废物上来就把人家连胜了七场的空手道高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你们肯定是有黑幕!快把钱给我还回来!”

我话音落下,拳场之中仍旧是一片寂静。稍过了片刻,一位也压了冈本佐的男子不甘心自己的钱就这么没了,于是也开口大吼了起来:“对!我可是亲眼看到冈本佐连胜了七场的,以他的实力怎么肯能输的这么惨,你们拳场肯定是有黑幕!快把我的钱也退回来!”

有了一人带头,又有几人也跟着闹了起来。慢慢的,那些压了冈本佐原本已经认栽了的人,也开始跟着闹起了哄来。

此时,一位中年男子在几人的簇拥下缓缓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心中暗笑:鱼儿来了。

那中年男子一走到我的身前,便一副傲不可轻的样子对我说道:“年轻人,到我们这里来玩儿的都是文明人,这凡事可得将一理字。”

文明人?我差点笑出了声来,到这种地方来玩儿的能是文明人吗?不过我也没有点破这些,口中仍旧是油盐不进的吼道:“我管你们什么理不理的,老子觉得你们做了弊,那你们就得把钱都退给我,并且还要给我做出赔偿!”

江林雪已经完全是看愣了,她连忙撇过脑袋装作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口中冷冷的说道:“看来你是特意来找茬儿的。”说完,中年男子又转头对身后的几人说道:“打断一条腿,然后扔出去。”

中年男子身后的那几人正准备朝我走来之时,一道沉稳的声音却突然传来:

“陈门主请住手~”

陈门主?难道眼前的这位就是道门的门主了?还真是看不出来呀。

众人寻着那声音的来源望了去,一位留着山羊胡面容阴沉的中年男子,缓缓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看到这男子,心中再次暗笑:鱼儿上钩了。

被叫做陈门主的中年男子脸上顿时换上了笑容,他转身冲着正朝这边走来的男子问道:“罗老弟怎么出来?”

姓罗的的中年男子缓缓的走向了那陈门主,又附在那陈门主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姓罗的男子说完了什么后,又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也不知那姓罗的男子和那陈门主到底说了什么,姓罗的男子在离开后,那陈门主竟一脸笑意的望着我说道:“小兄弟,既然你说我们拳场有黑幕,那你来和那位泰拳高手打上一场如何?”

一听要我和那泰拳高手打上一场,我立即装做了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说道:“凭、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和他打!”

  酷匠网永久Kd免费√看√小、说:L

那陈门主脸上呵呵一笑,又开口说道:“你不是说我们拳场有黑幕,随便派了一个人便将那连胜了七场的空手道高手,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上台去试试真假。这样吧,我今天就请这拳场所有的来宾都做个见证,要是你赢了的话,你压的那二十万我们拳场翻五倍的退还给你。但要是你输了的话,在台上是死是活,那可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我心中顿时暗笑,不过脸上却故作犹豫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身上还有二十八万,可不可以一起压在我自己的身上?”

那陈门主顿时哈哈一笑,又开口说道:“没问题,你有多少我们接多少,并全部以五倍的赔率给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手一拍,顿时装作一副拼了的架势。

我走到了江林雪的身旁,开口问道:“除了那二十八万你身上还有没有带钱?”

江林雪紧皱着眉目,口中有些担忧的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你真要去和那泰国人打?”江林雪虽然知道我有些手段,不过那些可都是针对鬼怪的,难不成……

江林雪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又开口说道:“我自己还带了一张五十万的卡,你看够不够?”

我咧嘴一笑,口中喃喃的说道:“五十万,再加那四十八万,一共就有九十八万,再翻五倍的话就有四百九十万。够了,够了,再多的话他们可就会翻脸了。”

看到江林雪去下注后,我转翻下了看台径直的走向了那擂台之上。

看台上,陈门主缓缓的走进了一间包厢之内。包厢中,那姓罗的中年男子此时正站于一张藤椅之后。藤椅面朝着擂台,藤椅之上一位年轻的男子,正一脸邪笑的注视擂台之上。

那陈门主也站到了藤椅之后,与那姓罗的中年男子并成了一排。站定之后,只听那陈门主口中不屑的笑道:“那小子还真是个为钱不要命的主。”

藤椅之上的年轻男子咧嘴一笑,口中缓缓的说道:“那样不是才更有趣吗?我的通差可不会因为他只是个年轻小子,就对他手下留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