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江林雪那一脸的微笑,我始终觉着那笑容之下,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我将目光转向了瑶瑶,瑶瑶正愣愣的望着我们,我不禁担心的问道:“瑶瑶,你有没有怎么样?那女人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瑶瑶愣愣的摇了摇头,她开口回道:“没有啊,我出现的时候这大姐姐就已经坐在客厅之中了,她说她是你姐姐,我们便聊了起来。你姐姐可好了,她说她下次再来的时候,还要给我烧很多很多好看的衣服呢。”说着,瑶瑶还一脸兴奋的看向了江林雪。

看到这幅情形我不禁是皱起了眉来,我再次将目光转向了江林雪,口中沉声问道:“你为什么偏要与我成为朋友?我说过,只要你不在我眼皮底下为恶,我是不会再找你麻烦的。我都许下了这般违背良心的承诺,你还要我怎么做!”

江林雪止住了微笑,只见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不要你为我违背什么良心,我说过我绝不会再做恶的,我只需要你放下对我所有的芥蒂。我知道你一时半刻肯定是没法对我有所改观,但我会给你时间的,直到你愿意接受我,把我当作你最好的朋友。”

江林雪的话把我说得是一愣一愣的,我险些都以为,她这是在向我告白呢……

瑶瑶听到我与江林雪的对话后,还以为我跟江林雪这姐弟之间正在闹什么矛盾呢,只听她在一旁劝慰道:“涛子,你和江姐姐之间到底是闹了什么矛盾啊?你就不能包容一下江姐姐吗?”

瑶瑶的话让我是无奈不已,也都怪我没跟她讲过江林雪那人神共愤的手段,才使得她如今被江林雪几句好话,就给糊弄的团团转。

江林雪正一脸感激的望着瑶瑶,而瑶瑶,却一脸期待的望着我。我不禁是摇头苦笑一声,随即又朝着江林雪开口说道:“好吧,我可以对你放下芥蒂,不过你得做到如你所说的那般,绝不会再为恶。还有,你得给我时间才行,那么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江林雪在听完了我所说的话后,顿时是眉开眼笑了起来,只见她一脸兴奋的说道:“当然、当然可以离开了,这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在临走之时,江林雪转头又冲着瑶瑶挥了挥手,她口中感激的说道:“多谢瑶瑶妹子了,下次姐姐来的时候,一定会给你烧很多很多好看的衣服的。”

嘭———

江林雪离开,我一把关上了房门……

  4;酷匠网正。版hy首/@发*F

坐回了沙发上,看着仍旧还一脸兴奋的瑶瑶,我不禁是摇头苦笑了起来。看来必须得跟这丫头讲讲故事了,我心中暗道着。

“瑶瑶~”我柔声的叫到。

瑶瑶一听到我的叫声立即回过了神来,她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叫我干嘛?”

我拍了拍身旁的沙发,叫道:“坐过来。”

瑶瑶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她还是坐到了我的身旁。

瑶瑶坐到了我的身旁后,我便将戴哥父子的事情讲给了瑶瑶听,但结果,似乎并没有达到我所想的效果。瑶瑶听后不应该是一脸的愤怒,然后再骂江林雪几句,并说以后再也不见江林雪这般的话吗?为何她还是一脸平静的望着我?

“这有什么?人家不都说了不会再为恶了吗?你怎么就老是想着人家作恶的时候呢?你总得给人家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再说,我之前在这里也为了不少的恶,你不是照样也接受我了吗?”瑶瑶说完之后就那样静静的注视着我。

本来是想说服瑶瑶的,可这下瑶瑶的话反倒是让我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这、这不一样!”

瑶瑶转身一下子骑到了我的大腿之上,她双眼紧紧的注视着我说道:“怎么就不一样了?就因为我做恶的时候你没看见过,所以你愿意接受了我,而江姐姐做恶的时候你却刚好看见了,所以这就成为了你不愿意给人家一次改过自新的原因!”

瑶瑶的话仿佛是一把巨大的铁锤,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心脏上。我不禁反思了起来,好人,坏人,我是不是应该重新定义一下了。世间其实并没有好人、坏人之分,而有的,就只是一个处身事外的人,对一个身处其中之人的评判而已。

我心中顿时明了,望着正骑在我大腿之上的瑶瑶,我不禁是调戏道:“能不能让我亲一下!”

瑶瑶一听,连忙从我大腿之上爬了起来,双手还环抱着****连连后退,口中并故作惊慌的说道:“你、你想对我做什么,江姐姐可是说了,人、人鬼殊途的!”

看到瑶瑶的这般反应,我顿时竟无言以对,只得起身郁闷的说道:“我睡觉去了……”

第二天醒来,在院子里练完了一套八极拳后,我便坐在一旁的藤椅上休息了起来。如今不用去医院上班后,我的时间也是更加的充裕了起来。只是还得在一个月之内,找到那只外逃的僵尸,并将它除掉,这可是给了我不小的压力。眼下对道光的御用,内敛御敌,外放制敌,我也算是能够得心应手的使用,可我始终觉着这道光,似乎并不如我所想的那般简单。

一想到这里,我手中便立即凝聚起了一团金光,看着那团球形的金光,我不禁想到:我是不是可以试着改变一下金光的形状呢?

说干就干,我试着引导着体内的气,顺着手掌缓缓的外放。当气顺着手臂之上的毛孔缓缓的透体而出之时,手中原本聚起的金光,却顿时被那阵从体内透出的气,给冲散了开。

看到这个效果,我并没有放弃,反而时更加的激动了起来。我的想法是没错的,放出道光的同时,体内的气也是可以外放的。若是将外放的气也能如同在体内那般控制的话,那么外放的道光还不得想怎么变,就怎么变。

我手中再次凝聚起了一小团的金光,可我每次将体内的气外放而出的时候,那阵放出的气,就顿时如同失去了缰绳的野马,完全不再受我的控制。

早饭也没去吃,我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了练习外放气的控制之上。直到我用来练习控气的右手,开始出现了有数千根钢针在扎一般的剧痛,我才不得已停止了练习。再看我用来练习的右手,此时手臂之上的所有毛孔,尽都渗出了细小的血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