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放弃了寻找那兔子之时,那兔子竟从一旁的草丛间冒出了脑袋,它口中正嚼着一根青草,看起来格外的悠闲。

我再次蹑手蹑脚的靠近了那兔子。这次那兔子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在我离那兔子只有一米来远的时候,我突然跃起,一把扑向了它。

“我看你还跑!”我趴在草丛上得意的说到。

就在我伸手准备逮住被我压在身下的兔子时,我前方的草丛间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我抬头看了去,只见一只嘴里嚼着青草的兔子正愣愣的望着我。我连忙侧身看向了身下,哪里有什么兔子,只有一片被我压趴了的杂草。

“卧槽,这畜生分明是在逗我玩儿呢!”我一边郁闷的念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当我站起了身后,那兔子急忙往后又蹦了几步,随即又停下步子,愣愣的注视着我。

“我还不信收拾不了你了!”说着,我手中金光一现,一道金光瞬间射向了兔子。那兔子见势不妙便准备撒腿就跑,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在它才刚转过了身,那道金光便已经击打在了它的身上。兔子躺在地失去了动静,我走上前一把提起了兔子,并开口愤愤的说道:“跑啊,你不是挺会跑的吗?这下跑不动了吧!”当然,兔子是不会回答我的话的,我也就只是愤愤两句,撒撒气而已。

有了这么大一只兔子,再加上刚才摘的那些野果,晚饭也多少能够应付过去了吧。再拾了一大抱干燥的柴火,我便朝着庙宇返了回去。

林子中的雾气渐渐的开始冒了出来,我朝着来时的路快速的前行着。也不知走了多久,我都开始出现了气喘的现象,可眼前仍旧是那条似乎没有尽头的路。我开始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我将一截木柴丢到了路的中间,又继续沿着脚下的这条路跑了去。

片刻之后,当我再次看到了那截被我丢在路中间的木柴时,我顿时明白了什么。

鬼打墙!又称天然的迷幻阵!

鬼打墙并不是真的有鬼,而是因为地脉磁场的影响,周围顺势风水的格局,以及还有迷人耳目的生态环境,等诸多巧合的因素齐聚之下,所形成的一种天然的迷幻阵。

遇到鬼打墙千万不可慌张,你若一直沿着脚下的路前行的话,等到天亮,那你自然便可出去。但若是你惊慌失措,胡窜行的话,那你很可能会永远的被困在,这天然的迷幻阵里。直至地脉的磁场消散,风水格局分的位移,或这周围迷人耳目的生态环境被破坏,若你在这迷幻阵里还能活到那时候的话,相信走出之时,至少也是古稀之年了吧。

但我并不想在这里等到天亮,因为我实在放心不下李姐她们。那庙宇中被红布盖起来的东西,我始终觉得有些蹊跷。

俗话说人不可与自然为敌,这天然的鬼打墙,也并非是以我个人之力便可破坏的。既然不能破坏,那么就只能顺从,而这顺从,决非是傻等到天亮。而是顺从这天然幻阵的阵脉,一步步的走出这幻阵。

林中的雾气越来越浓,眼前的可视度也随之递减。

还好我出门之时带上了八尺铜镜,此时这八尺铜镜就正好能派上用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我左手托着八尺铜镜,右手将铜勺放到了铜镜之上,又在原地绕视了一圈。

脚下为中宫,勺尾定东西方位,上东下西。若我此时面朝下西方位,那么乾、坤、艮、兑四卦位便为吉星位,而此时的上东方位,坎、离、震、巽四卦位便为凶星位。反之,若我此时正面朝上东方位的话,那么坎、离、震,巽四卦位便为吉星位,而下西方位,乾、坤、艮、兑四卦位又为凶星位。

铜勺在铜镜之上不停的旋转,片刻之后,才终于是停了下来。铜勺上指,上东,看来我刚好面朝东方位。东方位,坎、离、震,巽为吉位,我挑了离位前行。刚走出了十一步,铜勺却突然下指,这说明我走了十一步后面朝的方位就有了变化。下西,乾、坤、艮、兑又成了吉位,我又挑了艮位前行。这次只走出了六步,我面朝的方位便又有了变化。

就这样周而复始,半个时辰之后,我终于是看到了不远之处的庙宇。收起了八尺铜镜,我并没有立刻就赶回庙里,而是转身朝着林中又走了回去。刚刚出来时的每一次转折,我都在地上重重的踢了一个脚印,现在我只需顺着地上的脚印,就能回到我放下东西的地方。

不到片刻,我一只手提着兔子又兜着野果,另一只手抱着柴火,便走进了庙宇之中。

“涛子!你终于回来啦!”李姐一看到我回来,便立即迎了上来,其余几人看到我后,不禁都也是松了一口气。只有角落里的秦豪,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之色。

我点了点头,将柴火放在了地上,又扬了扬手中的兔子,说道:“为了捉这东西稍微费了点时间,不过这下大家晚上就能有肉吃了。”

  ◎最新)章3节上p酷匠D◇网

李姐听到了我的回答后这才放下了心来,她一边接过了我手中的兔子,一边说道:“这兔子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我这医生可不光是只会挽救生命的。”

李姐的话不禁将大家的气氛又缓和了起来,我望着李姐一脸笑意的说道:“那这兔子可就交给你了,生火这些琐事我们会准备好的。”说着,我将衣兜里的野果也分散给了大家。

转头之时,我的目光不禁又落到了那被红布盖起来的东西上。从刚刚走进庙门开始,我竟感觉那红布之中的东西正注视着我。我再次用六目开眼符看了一遍那定西,可仍旧没有任何的不对之处,只是我在看向那东西的瞬间,那种被注视的感觉竟消失了片刻。我正欲再走近些察看之时,王凯却在身后叫道:“涛子,没火机这火要怎么生啊?”

王凯的声音顿时打断了我正欲靠近察看的想法,我再次望了一眼那被红布盖着的东西后,又转身走向了王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