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酷&m匠●B网r*唯。一!正版/:,G其A。他k都2是盗☆@版

  回到了岸上,几人搭起了架子烤起了火来。不过片刻,两个脑袋伴随着两声水花声,从湖水中相继冒出。

这冒出水面的两个脑袋,正是秦豪和晓梅。我此时一脸笑意的望向了他们,口中喊道:“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快上来烤烤火吧,衣服烤干了我们就得离开这里了。”

秦豪转头狠狠的盯着我,又缓缓的朝着岸边游了过来,晓梅也紧跟其后。看着两人环抱着双手,身体更是瑟瑟发抖,却仍旧不肯再向我靠近一步。我不禁摇头暗笑,那潭水的冰冷我可是有过亲身的体验,于是我再次开口叫道:“快过来呀!你们不冷吗?”

晓梅打着哆嗦看向了秦豪,见秦豪慢慢的走了过去后她才跟了过去。

王凯看到秦豪始终对我保持着敌意,不禁开口劝道:“秦豪,你别生气了,大家都是朋友,涛子也只是说说而已,你看你这不是也出来了吗。”

秦豪坐在火堆旁并没有理会王凯说的话,他只是抬头瞟了一眼正坐在另一旁我的。

当我们几人的衣服烤干后,此时太阳也将要落下了山头。我站起身望了一眼几人,又开口说道:“走吧,天黑之前我们得从新找一个休息的地方,这里并不安全。”

包括秦豪在内,几人并没有提出异议。我们熄灭了火堆后又沿着湖岸从新返转了回去。

一路前行,秦豪等人始终是默默无语,直到晓梅忽然看到了什么,她指着湖对岸的半山腰惊奇的喊道:“你们看!那边有座房子!”

听到晓梅的喊声,几人顿时停下了步伐,目光又朝着晓梅所指的方向看了去。

“哪里呢?哪里有什么房子?”王凯一脸好奇的张望着。

晓梅指着湖对岸的半山腰,口中再次说道:“就在那半山腰上,看到了吗?”

果然,顺着晓梅所指的方向看去,一座房子模样的建筑正坐立在半山腰上。

李姐转头看向了我,她开口问道:“我们要过去看看吗?”李姐的话音刚落下,萍姐和王凯等人的目光也都纷纷转向了我。不知不觉间,我在这一群人里面,竟渐渐的成为了主心骨一般。

我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我们返回瀑布那边再绕过去吧。”

太阳落山,我们终于是来到了那座坐立在半山腰上的建筑物前。走近之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居然是一座破旧的庙宇。

我们几人经过了一番眼神的交流之后,缓缓的走进了那座破旧的庙宇。这座庙宇并不大,似乎只有用来供奉什么用的。果然,一走进庙门后,一个被红布盖起来的东西,正摆在庙宇的正中。再望了一圈庙中其它的地方,却并没有发现供奉所用的供台或香案。再看向那被红布盖起来的东西,我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一般。

就在此时,王凯突然走到了那被红布盖起来的东西之前,他一边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一边伸手抓向了那红布。

“不要动那东西!”就在我刚出声阻止之时,王凯已经一把扯开了红布。

此时王凯一手抓着红布一边望着我疑惑的问道:“你刚刚在跟我说话吗?”

我没理会王凯的问话,而是一脸震惊的望着红布之下的东西。王凯看到我的表情后,不禁又疑惑的转回了目光。当他看到被自己扯开红布后,所露出来的东西时,他顿时一声惊叫,手中的红布也慌忙丢了出去,脚上更是踉跄着不停的后退。

与之一齐惊叫出声了的,还有萍姐和李姐等人,她们更是纷纷的退出了庙门之外。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禁是疑惑了起来。

这东西黑漆漆的,完全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但似乎这也并不是石像,因为这东西实在是太过的栩栩如生,以至于王凯和李姐等人,第一眼看到这东西的时候做出了那般的反应。

它浑圆的头部两侧有一对尖尖的耳朵,额头之上还长着一对犄角。犄角之下,一双像是牛眼的眼珠,都快要凸出了眼眶。它没有鼻子,那双凸起的眼珠之下,就只剩一张咧开到了耳根的嘴巴。它此刻似乎正在怪笑一般,那张开的口中,两排锯齿状的牙齿,格外的瘆人。

李姐和萍姐等人在适应了这东西的模样之后,又慢慢的回到了庙内。

王凯也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他扭头看向了我,口中战战兢兢的问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疑惑的回应道:“我也不知道,但这东西看着十分的邪乎,我看你还是将那红布给它从新盖上的好。”

王凯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惊惧了起来,他一边拾起了地上的红布朝着那黑乎乎的怪东西走了过去,一边口中还不停的念叨道:

“见怪勿怪~见怪勿怪~见怪勿怪啊~~”

红布被从新盖了上去,庙内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了下来,但大家始终都与那红布盖着的东西,保持着相对的距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望了一眼秦豪几人,原本进山时背在他们肩头的背包,此时也早不知了去向。那盖着红布的东西,我也早就用六目开眼符看过,然而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于是我便提议道:

“我看今晚大家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我们明天一早再出山。”

见几人愣愣的都没有提出异议,我再次说道:“我出去找些吃的回来,你们待在这里要小心些,千万不要再去碰那盖着红布的东西。”虽然我用六目开眼符并没有发现那东西有什么不对,但本着事出反常必有夭的道理,我还叮嘱了他们一番。

山中的野果还是挺多的,但大多我都不认识,所以也没敢乱摘,就只是摘了些熟悉的野果而已。忽然,我看见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前跑了过去,我连忙追了上去。只见一只肥硕的兔子,正静静地蜷缩在草丛之间。我不禁暗喜,看来晚饭是有着落了。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就在离那兔子不到两米之时,那兔子竟嗖的一下窜了出去。我急忙追了上去,可那兔子在钻进了另一处草丛后,就再没有了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