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林雪的话让我越来越感到疑惑,她为什么偏要和我成为朋友?还放弃了之前的计划,她到底又再预谋着什么?我始终不敢相信眼前的江林雪,只是单纯的想和我成为朋友。

不管她安的到底是什么心,但我绝对不想和她有任何的交集。快九点了,不能让她发现瑶瑶的存在。

我看向了江林雪,口中沉声的说道:“只要你没让我发现你为恶,那我绝不会与你为难,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交集,你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只有强行请你离开了!”

江林雪面色一沉,随即又立马恢复了过来,口中带着笑意的说道:“你放心,既然我诚心想和你成为朋友,那我当然不会再做让你反感的事情,我会慢慢让你接受我的,我有的是时间。好了,既然你都下逐客令了,那我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说完,江林雪朝着我摆了摆手,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看着江林雪消失在了房中,我终于是松下了心来,身体再次仰躺在了沙发之上。

“哎~还能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了……”我无奈的叹到。

瑶瑶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前,她一脸疑惑的望着我问道:“你怎么了涛子?”

我张开了双臂,口中柔声的笑道:“来,让我抱抱。”

瑶瑶脸上微微的一笑,缓缓的坐到了我的腿上,我合拢双臂将瑶瑶牢牢的搂在了怀中,虽然胸前传来的只有冰凉的触感,但那种感觉,却让我十分的安心。

“怎么突然想占我便宜了?”瑶瑶趴在我的胸膛之上轻笑到。

我蹭了蹭瑶瑶的脑袋,口中缓缓的说道:“这可不是占便宜,这叫正常的关怀。”

就这样相依相偎着,我慢慢的进入了梦乡。第二天醒来,瑶瑶早已不知了去向,我仍旧是仰躺在沙发上,不过身上却多了张被子。我一手抓着被子,脸上不禁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晨练过后,吃了早餐,我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掏出了手机,竟是李姐打来的。我接通了电话:

“喂,李姐,这么早有什么事吗?”我一边擦着嘴,一边问到。

电话那头的李姐似乎在犹豫着什么,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句话来。我知道李姐肯定是有什么为难,而又不得不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不然她也不会拨通了电话,却又这般的犹豫。

“怎么了?有什么事跟我还不好说的吗?你不说我可要挂电话了啊。”我故作威胁的说到。

“唉、别挂、别挂,我说还不行吗?”电话那头李姐急促的声音传了来。

“我想请你陪我去几天双桂山。”李姐继续说到。

“好啊,什么时候去?”我立即回应到。

李姐疑惑的声音再次传了来:“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叫你去?”

我轻轻的一笑,口中回道:“不用问,你都开口了,不管什么原因,我肯定是要答应的。”

“谢谢你涛子,你先过我这边来吧,我们一会儿就得出发,路上我会找机会再跟你解释的。”

“嗯好的,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我稍稍的准备了番便挎上了挎包,前往了李姐住的小区。

  …#酷匠Z¤网首=D发

当我正准备进入小区的时候,李姐的声音却从身后不远的地方传了来:“涛子!在这边!”

我寻着声音的来源望了去,只见李姐正站在一辆白色的大众车旁朝我挥着手。

我走了过去,李姐连忙招呼道:“快上车吧涛子,还有人在等着我们呢。”

一上车,车上除了李姐竟还有两名与李姐一般大的女子。一名短发气质型的美女正坐在驾驶位上,一名烫着波浪卷发稍稍有些丰满的美女坐在副驾位上。

李姐指着驾驶位上的女子说道:“这位叫萍萍。”说完,又指着副驾位上的女子说道:“这位叫晓梅,都是我高中时的好闺蜜。”

我朝着萍姐和梅姐笑了笑了,口中招呼道:“萍姐好,梅姐好。”

萍姐礼貌性的回以了我一个微笑,而梅姐却开口怪声怪气的说道:“哟~你就是嘉佳那妮子等的人啊,叫涛子是吧?长得到还看得过去,但看这行头,也就一穷酸毛孩吧。”

“晓梅!你这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李姐在一旁连忙喝止到。

我虽然也有些火气,但听到李姐的声音后,我却反而笑了起来,看来这趟双桂山之行,并不容易呐。

梅姐没再说话,我也更不会主动与她们搭什么话。车子就这样缓缓的发动,驶向了酆都城外的双桂山。

双桂山,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那里似乎是探险者们的圣地,每年都会有数不胜数的探险者前往那里,想要去征服那座恐怖的山林。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说过双桂山的恐怖,据说每年前往那里探险的探险者们,都会有不少的人会在山中失联,可就算这样,每年前往双桂山的人反而不减反增。

我不禁转头看向了李姐,她们又怎么会想要去双桂山呢?

李姐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伸手握住了我的手,眼中满是歉意。

我朝着她笑了笑,示意着她不用介意。

谁知这一幕却被晓梅全看在了眼里,她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口中却缓缓的说道:“涛子啊,梅姐刚刚说的话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呀,梅姐这就向道歉了。”

梅姐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起了她来。并不是对她的为人重新审视,而是对她那阴深的城府需要重新审视,俗话说:笑里藏刀的人,才最可怕。

心中虽然是那样想着,但我的脸上却是一脸微笑的回应道:“没关系梅姐,我本来就是一穷酸小子,你说的那些我根本不会介意的。”

梅姐一听不禁掩嘴大笑了起来,她口中说道:“不介意就好,不介意就好,我还怕我说的那些,会伤了你的自尊心呢~”

李姐握着我的手稍稍的紧了紧,我望了眼李姐便就没再言语,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