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我便乘坐汽车来到了高家镇莲花路,34-9号宅子。

咚~咚~~

我正欲敲响第三下之时,门却开了,两扇门之间刚好打开了一人宽的缝,老婆婆正佝偻着身躯站在门缝之内。当她看清站在门外的是我之后,双手缓缓的将门拉了开,口中喃喃的说道:

“是你啊~快进来吧~”

进了宅子,我并没有着急去寻找那冲煞之物,而是和老婆婆一同坐在了宅厅之中。

坐下身后,我便开口问道:“老婆婆,你们李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老婆婆将目光转向了我,思虑了片刻之后,又开口回道:“应该没有吧,我们李家之前虽是大户人家,但家中之人个个为人都十分的和善,从不与人结怨。如今李家没落,更是不会与人有什么怨结。”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我暗自疑惑了起来。转而我又开口说道:“老婆婆,我需要在这宅子内外到处转转,您看方便吗?”

老婆婆抬起了她那枯瘦如骨的手摆了摆,口中说道:“你自己转吧~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宅子里也没什么宝贵的东西~”

走出了宅厅,我两三下便爬上了宅子的房顶,左手托着八尺铜镜,铜镜之上没有了血珠,反而多了一把铜勺。

  …●更新BR最k快R上f酷匠v网9

两川山脉,呈西、南之势盘蜿而来,长江江水绕势而行,正成东、北之势。西白虎,南朱雀,东苍龙,北玄武,我手托八尺铜镜绕其一圈,最终低头看向了脚下的宅子。

我跳下了房顶,在院中的地上掘了一小块鲜土放进了嘴里,土壤甜而有水,我口中喃喃的念道:

“这宅子,正是堂中了。”

这白虎、朱雀就好比人之手足,而苍龙、玄武就好比人之血脉,而堂中,正好比人之心脏。

手足血脉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之力可以破坏的,那么这问题便有可能是出在这风水堂中,也就是这座宅子上。

宅有八角,一角一卦,我刚刚留意了一下,这宅子并不缺角。

八卦九宫中,乾为宅子的西北方位,乃一宅之先天宫位。我顺着此方位看去,正是宅厅之所。宅子的布局只要先天宫位没错,一般就没什么问题,那么这宅子的问题到底是出在何处呢?

先天宫位对位的话,那么风水格局上就没有什么问题,既然格局上没问题的话,那就果真只剩这冲煞之物了。

一座宅子风水最重要的地方,正门门梁、宅厅门梁、宅厅房梁,然后,就是祖祠。

正门门梁,棱角分明、大气谨严,这木香,应该是有些年份的黄梨木,没问题。

宅厅门梁,圆润饱满、气韵生动,木质也是黄梨木,也没问题。

走进宅厅,老婆婆仍旧仰躺在竹藤椅上,目视着宅厅的上空,我有些好奇的问道:“老婆婆,为什么您老爱望着宅厅的上空啊?”

老婆婆抬手指了指宅厅的上空,口中喃喃的说道:“我总觉得那房梁上,好像有一个人影,可又看不清楚。”

“什么!”我不禁大惊出了声。为什么我使用了六目开眼符之后,却仍旧什么也没看见?人影,哪来什么人影?沉实的房梁之上一片空无,除了悬挂着少许的蛛网,似乎就只钉着一枚黝黑的钉子。

钉子!我不禁又将目光转向了那枚钉子,房梁之上怎么有那么奇怪的钉子?我顺着宅厅内的梁柱爬上了房梁之上,在房梁三分之一处取下了那枚钉子。

钉子入手冰凉,长有七八寸,直径更有半寸之余,钉子浑身黝黑,最重要的是这枚钉子奇特的造型。钉身雕刻着奇怪纹路,钉尖圆而不尖,钉尾刻着一个'奠'字。我不禁愣了一下,心中暗惊:难道是古龙棺材钉?

我跳下了房梁,走向了老婆婆,将棺材钉拿到了老婆婆的面前,口中说道:“老婆婆,这东西您应该认识吧。”

老婆婆伸手正欲接过古龙棺材钉,可手伸了一半后却又突然收了回去,她口中回道:“这东西我认识,应该是棺材钉吧。”

我点了点头,将古龙棺材钉收了回来,口中问道:“老婆婆,您知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钉在房梁上?”

老婆婆满是褶皱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她摇了摇头算是回应了我,又仰头望向了房梁,口中喃喃的说道:“那人影怎么不见了~”

不见了?我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了起来,因为那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并没有消失,反而更为的强烈了起来。难道并不是这古龙棺材钉的原因?我再次望向了房梁,可房梁之上已没有了不适之处,难道在祖祠?

在李婆婆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李家的祖祠,祠堂的供台之上摆满了牌位,只听老婆婆缓缓的说道:“我们李家原本也是人丁新旺,家门没落,如今也落得个冷冷清清~”

我点了点头,暗自观察起了祠堂的布局。堂门朝北,祠堂堂中无横梁,堂内无窗洞之类,堂内供台高而靠墙、正而不染,香炉低于供台,炉内供香香灰未尽。再四下搜寻,祠堂简洁明了,毫无异处。祖祠之中根本没有问题,完全符合风水格局。但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它的来源到底又在哪里?

我转头看向了老婆婆,老婆婆正注视着供台之上的先辈们,我缓缓的说道:“老婆婆,问题没在祠堂之中。”

老婆婆转身将目光望向了我,口中疑惑的问道:“问题还没解决吗?宅厅房梁上的东西不是,已经取下来了吗?”

我摇了摇头,回应道:“这里的风水格局叫潜龙伏水地,一根古龙棺材钉,也许只能起到压制的作用,但压制根本就不可能使人生病生灾,所以我怀疑这宅子里还有什么东西!”我只跟老婆婆说了这些,但那种越来越强烈的奇怪感觉,我并没有说出来。

老婆婆摆了摆手,脸上突然换作了一脸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别扭,她口中缓缓的说道:“算了吧,那东西你也取了,你就先回去吧,这儿就不麻烦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