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时候,我迎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笔生意。

咚~咚~咚~

“来啦!”

我穿着双拖鞋满脸激动的便跑出了院子。

院门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正佝偻着身子站在那。

“您好老婆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走到了老妇的身前恭恭敬敬的问到。

老妇抬起了那满是褶皱的脸,一双浑浊的眼睛望向了我,口中喃喃的说道:“你们这里,是专门捉鬼的?”

我点了点头口中回应道:“老婆婆,你有什么需要吗?”

只见老婆婆口中自顾自的说着:“我走了一上午,才走到了这里啊,我那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老宅子,哎~如今就只剩我这孤零零的老婆子,一个人住了~”

“走了一上午?”我吃惊得望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我口中连忙问道:“老婆婆,您说您那老宅子怎么啦?您说说看,看看我能不能帮到您。”

老婆婆摇头一叹,口中缓缓的说道:“不是生病就是生灾,也不知是造的什么孽呀!人都走光啦,就剩我这孤老婆子舍不得那宅子。”说着,老婆婆那满是褶皱的脸上,竟滑下了泪水。

看到老婆婆这副样子,我如同看到了自己的曾祖母一般,心里酸酸的,我上前扶住了老婆婆,口中轻声的说道:“老婆婆,今天就住我这儿休息一晚吧,明早您再带我去您的宅子看看。”

“不了~”老婆婆抬起了那枯瘦如骨的手摆了摆,口中缓缓的说道:“我住不惯其他的地方。”

我思虑了一番,开口说道:“那好吧,您住哪儿?我们坐车过去吧。”

“高家镇,莲花路,34-9~”老婆婆口中喃喃的回应着。

  D看☆正nz版kz章'节7*上●酷%匠J网

“那您稍等,我先进屋拿点东西。”说完,我转身跑回了屋内。

近一个小时后,我终于是到了老婆婆所说的宅子前。34-9号宅,方圆几里内竟再无一处宅子。

“潜龙伏水地!”我惊声念到。

老婆婆也是一脸的茫然。

《布衣符咒录》中有提到风水一说,而这潜龙伏水地,正是属于万福之地的一种,可怎么又会生病生灾?我心中疑惑不已。

跟随老婆婆走进了宅子后,宅子中似乎有一种让我感到十分奇怪的感觉,可到底是什感觉,我也说不上来。

我掏出了一张六目开眼符,手中道决一捏,口中咒语一念,眼中顿时清明。

在宅子中旋悠了好几圈,可我始终没看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也许我从进门的那一刻就错了,我用了六目开眼符,心中便在暗示自己宅子中的问题,是有什么阴晦之物在作怪,这可能便是导致我无法寻出宅子问题的根本所在。

风水格局不仅阴晦之物可以破除,煞气也同样可以破除。

所谓煞气分有形和无形两种,有形的是肉眼能见到的甚至是触摸到的。例如,屋角、破山、路冲等都是。而无形的煞气,则需天庚罗盘或六目开眼符等,这样的手段来搜寻。

勘查风水,就好比医者寻病,理其经脉寻其病因。我虽知晓这些,可运用之道确乃是一知半解。

对了,我不禁想到了一个人,要是他的话,说不定就能解这宅子的问题。

还好我来的时候带上了黄纸朱砂,有一种符箓可以暂时性的压制风水煞,那便是镇宅安家符!

镇宅安家符的功用:凡家宅流年冲犯,至人口疾病,怪异出现者,宜以此符镇之。

镇宅安家符画法还算简单,所以当我在术法篇中看到这符后我便学了下来。

“焚香昭告,家宅六神,各居各位,勿乱勿紊,消灾降福坐镇门庭!”口中的咒语念完后,手中的镇宅安家符也随之完成。

将符贴在了宅子正门的门梁之上后,我又转身走进了宅子。老婆婆正躺坐在宅厅的竹藤椅上,一双浑浊的眼睛仰视着宅厅的上空。我缓缓的走了过去,口中轻声的说道:“老婆婆,您这宅子本该是万福之地,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风水格局的破坏,眼下我暂时性的镇住了风水格局继续被破坏的趋势,可这并非万全之策。”

老婆婆回过了神来,她缓缓的坐起了身来,口中喃喃的说道:“难怪呀,难怪我原本锦衣玉门的李家,到了我这一代后,就开始没落。”似乎是触动了老婆婆的心事,老婆婆那浑浊的双眼之中,又慢慢溢出了泪水。

看到老婆婆这般,我连忙安慰道:“老婆婆您放心,这风水格局是可以恢复的,我先回趟城里,明一早再来帮您看看。”

老婆婆听我说完后,她抬手摸了摸眼泪,口中挽留道:“天都要黑了,你就在这将就一晚再走吧。”

我摇了摇头,口中解释道:“不了,我回城还得去找人了解了解风水格局的破煞之法,所以我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老婆婆听后也没再挽留,只是招呼着我路上要注意安全。

回到酆都城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没做停留径直的前往了李姐家,我要找的人正是李姐的爷爷,所谓的搬山道人,我想他对风水的了解一定不会差吧。

咚~咚~咚~

我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前来开门的,正是穿着一身卡通睡衣的李姐,她看到我后不禁惊喜的问道:“涛子,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看着李姐歉意的笑了笑,口中问道:“老爷子在家吗?”

李姐一愣,随即指了指客厅说道:“在客厅看电视。”

“是小涛吗?怎么不叫他进来?”老爷子轻朗的声音从客厅传了来。

李姐这才反应了过来,发现自己正挡在了门口,她连忙站到了一旁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进了客厅后,我再次歉意的看向了李姐,口中轻声的说道:“李姐,我想和老爷子单独聊聊。”

李姐一脸狐疑的望向了我,半晌,她还是转身回到了房间去。

我转过头,老爷子也正望着我,他满脸笑意的说道:“坐吧,你想跟我聊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