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刚在院中练完了八极拳后,就听门外传来了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当我打开院门走了出去,只见福伯正吩咐着一群人布置着院门之外。

“福伯,你这是在干嘛?”见一群人又搬着花篮走了过来,我不禁好奇的问到。

  看j正fU版/R章7:节上酷u匠☆"网

福伯听到我的声音后,将目光转向了,他满脸微笑的说道:“戴总说今天是你公司正式开业,这里便是你的公司地址,这不就叫我先过来先替准备准备吗,戴总正在做其他的安排,一会儿就过来。”

我听后不禁是感激的说道:“那真是麻烦你了福伯。”

福伯摆了摆手,口中连忙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说完,他又转头安排着布置工作。

不一会儿,原本根本不会有人停步看一眼的院门前,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番新的景象。院门左边的院墙之上,一块正被红布遮挡的牌子正挂在那儿,院门外的空地上,两排长长的花篮整齐的摆放着,两排花篮之间,一条红绸正拦在当中,而原本忙碌着的一群人,此时也手持着礼花在院门前站成了一排。

福伯抬手看事看时间,然后回头对我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戴总他们也应该快到了。”

我此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完全是庄稼汉进城摸不着头脑,只得应付着点了点头。

果然,没过多久一条长长的车队,便出现在了街道的尽头。十多辆轿车在我院门前的街道边停了下来。为首的轿车中,走出的正是戴哥,跟在其后的车中,也陆陆续续走下了不少的人。

见到戴哥走过来,我也快步的迎了上去,口中招呼道:“戴哥,你来啦。”

戴哥点了点头,正准备回应我,但他看似乎看到了谁,又赶忙站到了一旁。此时,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他口中爽朗的说道:“老戴啊,这么客气干嘛呢?”

戴哥也是笑了笑,悄悄的说道:“这不场面上的事儿,该做还得做嘛。”

那中年人哈哈一笑,口中故作责怪的说道:“你们这些生意人呐,比我们这些人都还要假,赶紧给我介绍介绍你说的那位小兄弟吧,我可是想结交的很呐。”说完,那中年男子的目光不自觉的瞟向了我。

戴哥回过身后,将目光看向了我说道:“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刘兄弟,别看刘兄弟年纪不大,他可是身怀真本事呐。刘兄弟,我身旁这位便是我们酆都城的陈县长,他也是特意前来替你祝贺的呀。”

一听眼前的这位中年男子,居然是酆都城的一号人物,我赶紧恭敬的招呼道:“陈县长好,真是辛苦您特意跑一趟了。”

陈县长摆了摆手,满脸笑意的说道:“唉,你可别学你戴哥那一套啊,随意些就好,那样才真实些。”

我尴尬的笑了笑,又回应道:“好的,好的,我一定不会学戴哥。”

话音落下,我们三人不禁同时大笑了起来。

正注视着这边的记者们,见到这一幕后连忙拿起相机闪了个不停。

待所有受戴哥邀请前来的人,都聚过来后,戴哥看向了我和陈县长,口中缓缓的说道:“走吧,我们该过去剪彩了。”

我们三人在周围纷纷的议论声中,走到了花篮之间的那条红绸前,福伯此时送来了一把扎着红丝带的剪刀。

“要不就麻烦陈县长来剪吧?”我转头看向了陈县长问到。

戴哥也在一旁附和着说道:“对,那就麻烦陈县长来做这个剪彩人吧。”

陈县长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说道:“好,既然你们都说了,那我就替刘小兄弟当这个剪彩人。”说完,陈县长便接过了福伯送过来的剪刀。

伴随着阵阵的掌声,拦在花篮之间的红绸断成了两截,陈县长将剪刀还回了福伯的手中后,又转头看向我说道:“这揭牌匾,还是你自己来了吧。”

我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走到了遮着红布的牌匾前。当我一把扯掉红布后,伴随而来的,还有阵阵的礼花声。

“五斗米,这名字还真是特别啊。”陈县长打趣的说到。

戴哥听后,在一旁附和道:“是啊,是很特别,不过刘兄弟取这名字,一定有他的缘故吧。”

陈县长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口中以只有他们两人才可听见的声音说道:“你的这位刘兄弟可不简单呐。”

“哦?怎么说?”戴哥目视着我,口中淡淡的问到。

“我接触过一次真正的高人,并非我等凡夫俗子可比的真正高人,在你这位刘兄弟的身上,我似乎感受到了那种气息。”陈县长口中也是淡淡的说着。

戴哥愣了一下,随即口中缓缓的说道:“我只知道他救过我戴海东的性命,他是我兄弟。”

陈县长不禁转头看向了戴哥,口中却没再言语。

当我转身走向戴哥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正好看向了我,戴哥面带笑意的说道:“走吧刘兄弟,我在黄都酒店订了位子,大家一起庆祝庆祝。”

戴哥为我所做的,我再说感谢的话也没了意义,只是默默的将他这份情义记在了心中。

上了车,车队缓缓的消失在了街头,朝着黄都酒店驶了去。

第二天,当我看到了当天的日报后,我不禁是愣住了,戴哥昨天就只跟我介绍了陈县长,却没跟我介绍过其他到来的人。只见报纸的各大板块上,鬼屋变成捉鬼公司、酆都城县长亲自前往剪彩、都城各大富商竞相前往祝贺的标题格外醒目,标题的下面并还附带着一张照片,正是陈县长、戴哥和我三人一同大笑时的场景。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我便成为了酆都城内所有居民,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一处安置房区的楼房内,一位老者正拿着当日的报纸认真的看着,这老者正是李嘉佳的爷爷,只听他口中缓缓的念叨道:

“五斗米,酆都城好久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