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引道光,我手中凝气一震,那团金光顿时如同炮弹一般直射而出。

  最g1新j章l节,上酷匠5*网

金光离手的那一刻,江林雪立即反应了过来,她抬手一招,恶绝瞬间飘离了她的身前。

嘭————

那团金光飞过了恶绝原本所停留的位置,生生的砸在了江林雪那饱满的胸脯之上。她顿时如同承受了猛烈的撞击一般,退飞出了数米之远,倒地的同时,一口鲜血从她口中溢出,她捂着胸前,满脸的痛楚,口中震惊的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它会对生人有效!”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说着,又是一团金光在我手中聚起。

正当我抬起左手,准备再次将金光射向江林雪之时,那飘浮在一旁的恶绝,突然向我袭了过来,我急忙改变了金光射出的轨迹,径直的朝那恶绝又射了去。

恶绝在离我只有一米来远的距离,顿时被金光击成了一大片的血雾,血雾在空中极速的蔓延。当我裸露在外的肌肤,开始出现了灼烧感后,我顿觉不妙!

不对!这恶绝不是被我那道金光击成血雾的,我那道金光,好像根本就没有碰到它!我急忙捂住口鼻迅速的往后撤退。

血雾久久不散,当它散尽之时,空旷的工厂之内,哪还有什么江林雪。

“居然逃了。”我口中喃喃的念到。

精神松懈下来后,手指被折断的地方,以及被血雾触碰到的部位,剧痛再次侵袭了我的神经,额头的冷汗刷刷直冒。左手缓缓的掏出了手机。

电话接通。

“福伯,叫辆车来接我一下。”说完,我挂掉了电话,赶紧掏出了一张三鼎潜阳符,贴在了被血雾触碰过的地方。

都城人民医院内,因为触碰到那血雾的原因,此时的我躺在病床上,完全被裹成了一个粽子。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李嘉佳此时的样子,不禁让我想到了奶奶,每次我跟同学打完架回家后,奶奶就是这副责怪的表情。

我想开口说话,可嘴巴却只能张开一条细小的缝隙,于是便发出了喃喃不清的声音:“窝梅大家啊(我没打架啊),一声不识数乐(医生不是说了),握着事汤尚马(我这是烫伤吗)。”

李嘉佳先是一愣,随即又一脸埋怨的说道:“烫伤?那你这手指又是怎么回事!五根手指全被折断了,难道也是烫伤?”李嘉佳越说越是气愤。

看到李姐因为我变得这般模样,我着实也是过意不去,口中轻声的安慰道:“别担心了李姐,医院不是说了可以恢复的吗,再说,我的恢复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嘉佳还想继续埋怨我几句,可一想到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又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脾气,她只得无奈的说道:“虽然你是有些特别之处,可你也总得顾及一下那些为你担心的人,他们看到你这副样子,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啊?”

短暂的安静后,我口中喃喃的念道:“对不起,李姐,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哎~”李嘉佳无奈的摇了摇头,口中柔声的说道:“你先休息吧,我还得继续寻房呢,晚点再来看你。”

我点了点的回应道:“嗯,好的。”

第二天一早,福伯来看我的时候,我提出了出院的要求。福伯并没有反对,他叫来了医生,将我身上的纱布拆了下来。纱布拆下后,那医生顿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昨天还是血脓一片的肌肤,今天怎么就恢复了?

我并没有理会那医生的询问,而是自顾自的感受起了身体的状况,发现除了被折断的手指,依旧还无法动弹之外,其余已经并无大碍。

与李姐说了声后,我便跟随着福伯回到了戴总的别墅。

当我刚踏进别墅客厅的大门时,只见客厅之中,一位中年男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男子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后,将目光转了过来,随即,他连忙站起了身来,口中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没事了吧!”

我笑了笑,口中客气的回应道:“没事儿,都是些小伤,倒是这些日子,委屈戴总您东躲西藏的了。”

戴总一边招呼着我坐下说话,一边感激的说道:“别老是戴总戴总的叫,你叫我戴哥就行,这事儿还得感谢小兄弟啊,听说小兄弟为了我这事儿,都险些送命,老哥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呀。”

第一次来这别墅的那天,我跟戴总提意引出那想要杀害他的人后,我们便策划了这场假死的阴谋。既然有人想要戴氏父子死,那么她必定会有什么目的,于是我便解除了戴总体内的七子煞,来一个将计就计,让那背后的人,自己浮出水面!

坐在沙发上,我望着戴总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感谢那些就不必了,这事儿是我自己愿意掺合进来的,况且,那江林雪可还没有死,也不知她又会在暗地里搞些什么鬼,你还得小心盯防着些。”

戴总听了我的话后,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他低下了脑袋,也不知到底在思虑着什么。

见戴总没再说话,我又好奇的问道:“戴哥,这江林雪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又为什么要杀你们?”

戴哥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无奈的叹道:“哎~,老哥也不把你当外人,就跟你说说老哥,做过的那件糊涂事吧!”

“江林雪本来只是集团里的一个普通员工,在一次集团聚会的时候,我偶然发现了她,她的那种干练十足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我。那晚在酒精的促使下,我强行占有了她。事后,她曾一度想要轻生,却几次都被我巧然救下。不久,她竟告诉我她有了身孕,并要我娶她,给她一个名份。可我已经有了儿子,在我的妻子不幸去世之时,我曾发誓这辈子,绝不会再娶另一个女人为妻。于是我便拒绝了江林雪,可我答应了她让她生下孩子,我会照顾她们母子的,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狠毒!”说着,戴哥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口中喃喃的说道:

“是我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啊,都是我造的孽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