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厦顶层的落地窗前,一位秃顶男子手持着望远镜,正注视着大厦门口的一幕。

男子正是李总,他此时的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他一手拿着望远镜继续注视着楼下,一手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李总冷冷的说道:“赖老三!你是不是不想要钱呐!为什么那臭****,这会儿还活得好好的!”

电话那头传来的,不再是懒洋洋的声音,而是沉声的冷喝:“李总!这事儿我还没找你,你到是先找我来了!昨天派去为你办事儿的几位兄弟,今天一早,发现竟全死在了那女人的家中!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一个自己用镊子扯破了喉咙,一个从内到外全身腐烂,还有一个,脑袋被转了一百八十度!”

李总听完也是愣住了,他无法想象,那该是多么恐怖的画面。

电话里的人,见李总久久没有说话,于是又继续说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可不想被牵扯进你们的事情里。之前帮你做的事儿,你最好把嘴巴给我闭严实点,不然,我让你全家不得安宁!”说完,电话里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

嘭———

李总一把砸掉了手里的电话,口中愤怒的喝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就他妈一个小混混!居然也敢威胁我!”

大厦门口。江林雪抬起了手,口中大声的喝止道:“安静!安静!今天我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公布!”

记者们的提问声渐渐停下来后,江林雪才继续讲道:“戴总的义子去世了,这已经成为了事实,我下面要向大家宣布的,就是戴总遗产新的继承人!也就是……”

“等等!”

江林雪的话还未说完,福伯的声音突然响起!

“谁跟你说,我已经死了?”我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缓缓的走上了阶梯,福伯也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在江林雪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我转身面向了台阶之下的记者们,此时的我,不再像那次在火葬场的会客厅中一样,紧张得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讲道:“你们好,我就是戴总的义子,也就是这戴氏集团,新的掌舵人!”

台阶之下的记者们,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完全忽视了一旁阴沉着脸的江林雪,手中的相机更是对着我闪个不停。

记者们的提问我完全没有理会,头也没回的轻声说道:“江助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单独聊聊。”说完,我也没等江林雪回应,径直的走上了刚才载着福伯来的那辆车。

江林雪阴沉的脸先是愣了愣,随即,又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

我早跟虎哥说好了目的地,江林雪一上车后,我便说道:“开车吧虎哥。”

  更…新最d快;/上ga酷c匠`网)

车子驶到了郊外的一座废弃工厂内。我跟江林雪下车后,虎子便开车离开了。

见车子离开后,江林雪一脸狠辣的紧盯着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假死骗过我这双眼睛的,但似乎刚才开车的那小子,没跟你说过我的手段呐。”

江林雪话音刚落,周围的气氛突然就阴沉了下来,我心中暗道不好!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动的手脚!口中也连忙一道驱鬼咒念出,阴气才顿时消散。

“哦?你发现了吗?难怪你敢一个人就叫我出来。”江林雪一脸冷笑的说到。

恶绝虽然需要显身后才能害人,但这女人的手段太过诡异,我悄悄用了一张六目开眼符,以防万一。我的这些符箓术法对生人根本没用,只得寻找机会近身制服她。

“戴总父子,是你害的吧?”我一边试探着向她靠近,一边问到。

江林雪冷声一笑,口中狠狠的说道:“是又怎样?反正你也快要下去陪他们了!”江林雪说完,面色一宁,张嘴突然一口鲜血,呈喷雾状从口中喷出。

见此,我急忙止住了缓缓靠近的脚步。

血雾消散,一张脸盆太小的鬼脸,出现在了江林雪的身前,正是虎子之前所见的———恶绝!

红衣或者青衣厉鬼,都只是靠着本能去害人,而这恶绝的恐怖之处,是它完全由施术者控制。正在我发愣之时,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样,完全无法动弹。

江林雪突然狰狞的一笑,我的右手,竟不受控制的慢慢抬了起来。

我顿时感到不安了起来,奋力的想要挣扎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控制不了自己!当我的右手手臂完全伸直后,五根手指,竟强行往手背折去!那种钻心的疼痛瞬间让我汗流浃背。

啊!————

便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五根手指硬生生的被折到了手背上!那种难以启齿的疼痛,险些让我晕了过去!

正当我承受着手指被折断的疼痛时,抬起的手臂,手肘之处,又开始逆向的弯曲了起来!

看着手肘正一点一点的弯曲,我连忙怒声喝道:

“给我————停下!”

怒声刚落,一阵金光瞬间将我周身包裹!举着的手臂,也缓缓的放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东西!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江林雪看到这番景象,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

我抬头看向了江林雪,目光之中全是怒意。

江林雪看着我的眼神,不禁也是愤怒了起来,口中喝道:“哼!我管你是什么东西,别以为能挣开恶绝的束缚,我就会怕你!”江林雪话音刚落,那恶绝巨大的口中,一大团黑水脏径直的朝我袭了来。

看着那黑水脏越来越近,我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江林雪脸上的表情再次狰狞了起来,她看着将要被黑水脏吞噬的我,口中竟狞笑出了声来。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竟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水脏在即将接触到我身体的时候,竟停在了我的身前。不!是被我周身包裹的金光,阻挡在了身前!黑水脏正如同沸腾的水一般,迅速的蒸发殆尽!

在江林雪还在震惊之时,我手中又慢慢凝聚起了一团金光。

道光外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