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哥,我怎么总觉着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呐?”六子自从进了门,便开始有了这种奇怪感觉。

“是啊江哥,我也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一脸猥琐样的男子也轻声的附和到。

陈江其实也有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不过一想到三哥的手段,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将事情办完。

“赶紧找到那女人的房间,做了她之后一把火烧了这里。”陈江不安的说到。

嘭———

一声清脆的倒地声在身后响起。

“怎么了?”陈江回过了头轻声的问到。

“不知道,六子人呢?”那一脸猥琐的男子有些慌张了起来。

陈江四下看了一眼,只见黑暗中似乎有一个人影躺在了地上,一股血腥味正慢慢的传来。陈江暗道不好!赶忙摸到电源打开了屋内的灯。

灯亮的瞬间,那猥琐男子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嘴里尖叫着不停的后退。陈江险些也没站稳,他一把扶住了墙壁,口中连忙沉声的喝道:“你******赶紧住口,你想叫来警察呀!”

那猥琐男子听到江哥的喝声赶忙闭上了嘴,不过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打着摆子。

客厅中,六子倒在了地上,他的手中握着那把细尖的镊子,镊子上沾满了鲜血,他的喉咙处似乎是被他自己用镊子扯开了一大道口子,鲜血正从那道口子里喷涌而出,将他整个人都染的鲜红。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是谁在屋里!赶紧出来!”陈江强装着镇定,一脸凶狠的沉声喝到。

嗒~

什么东西滴在了陈江的额头之上,他抬手抹了一下,又将手放到了眼前。血!居然是血!怎么会滴在额头上?他缓缓的扬起了头,看向了天花板。

他瞳孔猛然收缩嘴巴张得老大,正预惊呼出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如同烂泥一般径直的落进了陈江的嘴里。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便是黑水脏,一掉进陈江的嘴里便使劲的往他喉咙里钻。

此时的陈江痛不欲生,他拼命的掐着脖子想呼也呼不出声来。

看到江哥这幅模样,一脸猥琐样的男子赶忙爬起了身来朝着门外跑了去!

今天中午福伯在集团大厦开完董事会后,便一直心事重重的,他担心集团的三位股东会对江林雪、以及她所说的戴总的另一个儿子动手,便找到了虎子,要求虎子暗中跟在江林雪的身边保护她,虎子虽然搞不清楚福伯为什么会让他来保护江林雪,但他还是听从了福伯的安排。

  I最新(K章Al节上A}酷…匠x_网X

就在刚才,虎子突然发现了三名可疑的男子,溜进了江林雪所住的公寓楼里,他便悄悄的跟了过去。当看到电梯只是到了十楼,虎子也稍稍放下了心来,但他在部队里所养成的警觉性,还是驱使着他想要上去看看。他没有乘坐电梯,而是顺着楼梯间爬了上去。

正当虎子爬到了十二楼,准备推开楼梯间的门走出去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虎子拿出了电话,是福伯打来的,他不禁暗想:这会儿福伯找他会有什么事呢?接通了电话,虎子一边将手伸向了楼梯间的门!

“虎子!快离开江林雪!”电话一接通,福伯焦急的声音便传了来。

“什么?”虎子一边疑惑的回应了句,一边推开了楼梯间的门。

“快离开江林雪!”福伯焦急的声音再次从电话中传来。

虎子推开门的一瞬间,一个男子满脸惊恐的从走廊的一头跑了过来,还没跑几步,他的脑袋突然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虎子以为看花了眼不禁揉了揉眼睛,没错,那男子正面朝着他,而脑袋却扭曲了一百八十度。只见那男子靠着惯性往前又迈了几步,然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虎子!怎了啦虎子!赶紧离开江林雪!”

电话中福伯的声音惊醒了正发愣的虎子。虎子本还想上前查看一番那男子,可走廊的另一头,一张脸盆大的鬼脸飘浮在了空中,那鬼脸似乎发现了虎子,快速的朝着虎子飞了来。

虎子看到这番景象似乎明白了福伯的话,他赶紧转身顺着楼梯间跑了下去。

跑出了公寓楼,虎子并没有停下脚步,看了眼手机,发现电话还没挂他赶紧拿起了手机问道:“福伯!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电话中福伯焦急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没事吧虎子,赶紧回戴总的别墅!”

戴总的别墅内。

“虎子没事吧?”我看着福伯也是一脸担忧的问到。

福伯摇了摇头回道:“应该没事,我叫他直接过这里来了。”

我皱了皱眉头,口中缓缓的说道:“按照你说的那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三位股东肯定是派人去杀江林雪了,而被派去杀江林雪的人我想这时候已经都死了,虎子可能是刚好看到了什么。”

福伯想了想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等虎子回来了,这事儿因该就能水落石出了,戴总也……”

还没等福伯说完,我便开口说道:“水落石出可还不够,要解决根本才行。”

福伯愣了一下,随即也是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口中回了声:“你说得也对。”

没过多久,虎子便气喘吁吁的从别墅的门口跑了进来,他似乎还有些惊慌不定,口中慌乱的问道:“福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好我跑得快,不然、不然也得死在江林雪住的公寓楼里!”

福伯听了虎子的话脸色越发的沉重,他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和茶几上的水说道:“这事儿有些复杂,你先坐下喝口水,再跟我们讲讲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虎子将茶几上的一杯水喝了个干净,才又坐在了沙发上,讲出了今晚所遇到的事情。

虎子讲完,福伯一脸震惊的望向了我问道:“少爷,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张脸盆大的鬼脸、脸盆大小、鬼脸。”我喃喃的念着,突然,我想到了什么,口中震惊的念道:“难道是七鬼索命术的———恶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