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氏集团大厦顶层的会议厅内,三名男子正与福伯相对而坐。

“听说戴总的义子出事了啊?不知现在怎么样了啊?”那位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狡黠的问到。

福伯一脸阴沉的回道:“这个不劳烦各位担心,还是说说几位突然召开这董事会的原因吧。”

“我可听说戴总的义子送到医院后不幸抢救失败呀,这会儿应该已经送到太平间了吧?真是可惜了啊。”旁边的另一名中年男子说完又装作一脸痛心的样子。

福伯此时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下来,他口中沉声的说道:“要是没有什么正事我就先离开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

“福伯啊,你别急呀。”那位秃顶的李总此时终于是开了口。

见福伯做回座位后,李总才又缓缓的说道:“如今戴总的义子不幸因为车祸早逝了,而集团内外却不能没有掌舵人呐,所以呢,我们老哥儿几个才召开了这次懂事会。当然,请福伯来呢,也是想让福伯见证见证对于戴总生前所持集团股份分配的问题。”

“不可能!”福伯怒极,拍案而起。

“有什么不可能的啊?戴总在世时我们尊敬你叫你一声福伯,如今戴总去世了,你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嚎叫!”那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此时完全露出了本性,一脸不屑的朝着福伯喝到。

“唉、秦老弟你别激动啊,福伯也是一把年纪了,难免糊涂嘛。”另一名中年男子对着那名五十多岁的男子说完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一脸阴沉的福伯,口中继续说道:“戴总的儿子去世后戴总本就没有了亲人,而如今戴总遗嘱里的那义子也不幸去世了,那么这戴总的遗产继承可就好办多了。戴总的私人财产我们也就不说了,可这集团的股份可是集团财产呐,根据我国《继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死者生前的财产属于集体所有制的话,那么这财产可就得属于集体所有制的组织所有了啊。”

“你、你们……这些混账!”福伯吼完、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三名男子就这样一脸狡黠的注视着福伯,丝毫没有因为福伯的吐血而感到内疚。

“你们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啊?”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从会议厅门口传来。

几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门口,就连福伯也不例外。

“你是戴总身边的那个助理?你来干什么,赶紧出去!”那位被称作秦老弟的男子有些愤怒的喝斥到。

李总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他连忙阻止道:“秦老弟,你先听她怎么说。”

江林雪缓缓的走进了会议厅内,她从容淡定的搬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口中淡淡的说道:“以后这戴氏集团就要改为江氏集团了。”

江林雪话音刚落,姓秦的男子愤怒喝道:“你说什么!你有什么权利!”

李总此时也是一脸阴沉的看着江林雪说道:“这些话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助理可以随便说的。”

江林雪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情绪,她自顾自的说道:“明天我会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会在会上将戴总的另一个儿子公布于众。”

“什么!”

包括福伯在内的几人同时是震惊不已。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位秃顶的李总,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怎么可能!戴总要是还有一个儿子,他怎么会不将自己的遗产留给亲身儿子,却留给一个外人!”

江林雪的脸色终于是有了一丝变化,她口中淡淡的说道:“我会在记者会上拿出证明的。”说完,她起身径直的离开了会议厅。

福伯看着眼前三人那面面相觑的表情不禁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天有眼呐,这结果可真是让你们失望了。”说着福伯再次拍案而起,走出了会议厅。

会议厅内,三人此时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李总站起了身来,口中冰冷的说道:“走吧,都散了吧,属于我们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将它让给别人!”

走出了会议厅,李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李总啊,这会儿打电话给老弟有何贵干呐。”电话那头一阵懒洋洋的声音传了来。

“再帮我做掉一个人,明天天亮之前我不想再看到她。”李总狠狠的说到。

“李总啊,这事儿要是被我们老大知道了可是要被剁手的啊。”电话里的声音变得为难了起来。

“这事儿就只有你我知道,我再多加十万给你。”李总一边走着一边回应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又再次响起:“好吧,这可是最后一次了,把那人的资料传给我吧。”

李总挂了电话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凶残的笑容。

都城人民医院,李嘉佳面无表情的坐在医院走道的椅子上,她的双眼早已是一片红肿,她始终无法接受那个只有十五岁的男孩就这么死了。

“小姐,待会儿要送少爷去火葬场了,你一起去吧。”福伯的声音在一旁轻轻的响起。

李嘉佳抬头望向了在手术室门口见过一面的福伯,口中缓缓的问道:“您是涛子的什么人啊?”

福伯仍是一脸平静的回道:“我是少爷的管家。”

“他果然骗了我吗?”说着,李嘉佳眼中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可如今想埋怨也埋怨不了了。

看着眼前这位小姐哭得如此伤心,福伯忍不住问道:“你说的他应该是我们少爷吧,不知少爷骗了你什么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嘉佳淡然一笑,口中缓缓的回道:“也没什么,不过是我自己心太小罢了。”

福伯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女孩子家的心事他也毫不了解,等到女孩儿止住了泪水他才开口问道:“那小姐你还去送我们少爷吗?”

“当然要去,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李嘉佳擦干了泪水站起了身来。

救命恩人?福伯心中不禁暗叹:他又何尝不是我们戴总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因为戴总的事,他又岂会英年早逝,多么好的孩子啊。福伯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t更》新Pq最hy快$上b^酷U:匠h网u2

“走吧,我已经叫人先过太平间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