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灵堂,那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子依然静立在灵位的一旁。

那女子抬头看向了我,刹那间,我似乎从那女子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愤怒,转瞬即逝。难道是我看错了?应该是吧,毕竟我跟她之前毫无接触。

我一脸微笑的朝着她点了点头,口中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啊?这会儿应该没什么人再来哀悼的了吧?”

那女子面无表情,口中淡淡的说道:“戴总生前对我有恩,我想在这儿多陪陪戴总。”

守灵需披麻戴孝长跪灵前,死者为大,我也就遵从这阴理跪在了灵前。

“你叫什么名字啊?”那女子的声音在一旁传来。

“刘涛,你叫我涛子就行,你呢?”我缓缓的****到。

“我?我叫江林雪,戴总的助理。”

“江林雪,真是个好名字。”我口中喃喃的念了一句。

江林雪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立在灵位的一旁。我也没再开口,静静的长跪在灵前。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跪着,整整一下午便就过去了。

因为暗中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所以我才长跪在了灵前,而江林雪呢,她说戴总对她有恩,看来这恩情不小啊。

“少爷,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来为戴总诵经超渡的高僧也快来了。”福伯的声音缓缓的从身后传了来。

终于结束了,我缓缓的站起了身来,还好有蒲团垫着膝盖,不然我哪里还站得起来。我看向了一旁的江姐,问道:“一起走吗?江姐。”

江姐轻轻的摇了摇头,回道:“你们先走吧,我待会儿接一下来诵经超渡的高僧,然后自己再回去就好了。”

江姐这番重情重义,我都不得不羡慕戴总啊。既然江姐有心,我也没再强求。

“那好吧,我们就先走了,你自己回家要注意安全。”说完,我便跟着福伯走出了灵堂。

司机将我送到了家门后,福伯往日那波澜不惊的脸也忍不住变了变色,他开口问道:“少爷,你住这儿?”

我点了点头回道:“对啊,福伯要不进去坐坐?”

福伯的脸突然扯了一下,口中故作淡定的说道:“算了下次吧,我明早叫虎子过来接你。”说完,福伯急忙催促起了司机赶紧离开。

连福伯都这副模样,我不禁是更为好奇瑶瑶这丫头之前到底干了什么。

进了门,屋内漆黑一片,我打开了灯,口中便叫道:“瑶瑶,瑶瑶。”

“你找我干嘛~”一阵幽幽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来。

虽然我心中早有准备,但冷不丁还是被吓了一跳,我一脸郁闷的说道:“我说瑶瑶,咱们以后别这么玩儿了好吗?再这么玩儿我迟早心脏得出问题。”

瑶瑶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身前,她又恢复了那甜美的声音,口中埋怨的说道:“人家不好玩嘛。”

我真的是拿她毫无办法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得口中无奈的说道:“你无聊也别老是吓唬我玩儿呐。”

瑶瑶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她连忙说道:“不吓唬你了、不吓唬你了,涛子,我们赶紧去睡觉吧。”

累了一天,我也的确是有些困了,一头载倒在了床上,口中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先睡了,随你怎么玩儿吧。”

晚上,我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梦里,我仍是身着一身黄袍道衣,脚踏于云端之上。然而,瑶瑶的突然出现,再次打断了我原本的梦。

第二天一早,我仍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在屋外的院子里练起了八极拳,直到院门之外的汽车喇叭声响起,我才停了下来。

“行了虎哥,别按了。”我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哟,我以为你还在睡觉呢,没想到这么早就起床了啊。”虎子侧过了脑袋一脸歉意的说到。

我点了点头,口中缓缓的回应道:“嗯,我有早起锻炼的习惯,走吧,我们先过火葬场去吧。”

“好呢!”虎子应了声,回过了脑袋将车子缓缓的发动了起来。

车子从内环慢慢驶向了郊外,我靠着座椅正打着盹。

  S最新。章节上…$酷匠…*网)E

哔————

一声震耳的车鸣突然响起,只觉得车子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撞击立即翻滚了起来,霎时间我便失去了意识。

“快快快!送手术室!秦医生!病人什么情况!”

“多处软组织挫伤、胸腔凹陷病人已经开始出现窒息、颅内还有大量出血的迹象!”

“护士给病人上呼吸器盯好病人的心率!麻醉师全身麻醉!我负责颅内、秦医生负责胸腔!”

“胸腔多处骨折、肺部严重受损!”

“颅骨凹陷、脑血管出现破裂!”

“秦医生!病人出现心颤!”

“马上进行除颤!”

“不行啊、病人心率急速下降!”

“电击!”

“不行!电击动作太大会出现二次伤害!你来给病人颅内止血、我来进行心率复苏!”说着、刘医生将手缓缓的伸进了病人的胸腔内,轻轻的按压起了病人的心脏。

滴~滴~滴~滴————

手术室的灯熄了,门从里面推了开。

手术室外急得团团转的福伯和李嘉佳赶忙迎了上去,口中急忙问道:“怎么样了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刘医生摘下了口罩,无奈的摇了摇头,口中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说完,五六名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缓缓的离开了手术室。

福伯的脸色此时阴沉到了极致,口中狠狠的念道:“我马上派人调查,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一定会让他给少爷陪葬!”说完,福伯便转身去着手调查此事。

此时的李嘉佳已经是完全的懵了,她原本还在埋怨涛子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身份,但她看到涛子血淋淋的从救护车上被抬下来的一瞬间,心完全乱了,哪里还顾得上埋怨那些不足为虑的琐事。

工作人员将我的尸体抬走后,李嘉佳仍旧愣愣的站在手术门口,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她没再看我一眼,是不忍看向我、更是不忍接受这个事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