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驶上了山顶,山顶之上竟别有一番洞天,一望无边的顶坡之上稀稀疏疏的竖立着栋栋的别墅。

车子停在了一栋纯白别墅的独立停车场。刚下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快步的迎了过来,口中热情的说道:“是老板请来的人吧,快随我来,老板已经在客厅恭候多时了。”

别墅的外观给我的感觉是一种简洁大气。一走进门内,那种挡也挡不住的奢华感扑面而来。宽敞的客厅之中,上次那位身着大衣的中年男子,此时正身着一身宽松的睡衣坐靠在沙发之上。

“老板,您请的人到了。”那头发花白的老者走到了中年男子的身旁轻声的说到。

中年男子一听立即站了起来,看到了正走进门的我口中热情的说道:“小兄弟你可终于是来了,快请坐,快请坐。”当我们相对而坐后,中年男子又问道:“要不要喝点什么?”

我一边审视着房间中的布置,一边回道:“随便都行,就白开水吧。”

“福伯,倒一杯白开水。”中年男子话音刚落,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立即前往了厨房。

我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眼前的戴总缓缓的问道:“你身上出现的问题是什么状况?”

戴总的表情慢慢的沉了下来,口中无力的说道:“跟我儿子当初的状况一摸一样,浑身无力,东西也吃不下,连精神都开始恍惚了起来,最重要的是……”说着戴总缓缓的捞起了上衣,口中继续说道:“肚子正一天一天的在慢慢增大。”

我暗地里使用了一张六目开眼符,只见戴总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上,一丝丝煞气透体而出。果然又是七子煞。

此时福伯将水端到了茶几上,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看着福伯退出了门,我才开口问道:“你可知道你和你儿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戴总一听,连忙回道:“我一直认为我们是中邪了,但事实到底为何还请小兄弟明言呐。”

我也没故弄玄虚,只是如实的将原因说了出来:“按你们的话来说,这就叫中邪,按阴阳术士的话来讲,这叫鬼术!而你们所中的鬼术名为七煞夺命术。当初我让你的人带话给你,让你好生防范周围的人,并非是要你不出门或是多派人保护你,而是让你留意你所接触过的人,特别是与你有仇的人。”

戴总一听顿时疑惑了起来,口中问道:“这又是为何?”

我转头望了望周围,确认周围的确没人后我才沉声说道:“你中的七煞夺命术,乃施术者在一定的距离内操控七子煞种于你体内,而若是距离过远,施术者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种煞这一环节。而对你施术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懂了吗?”

戴总听完已经完全愣住了,此时脑中完全是一片混乱,他实在无法想到到底是谁这么狠毒,杀了他儿子还不算,还要杀自己。最终,他还是将目光转向了我,口中沉声的问道:“我儿子也死了,戴家上下如今仅剩我一人,我、我还有救吗?”

“有,不过这只能救你一次。”我看着戴总沉声的应到。

戴总听完先是一喜,随即又疑惑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摇了摇头,口中叹道:“我虽然能破了这七煞夺命术,但谁知那施术者又会不会再对你施其它的鬼术,若我刚好能解那便是你的运气好,若是我不能解……那你只有去陪你的儿子。”

戴总恍然大悟,连忙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点了点头,口中缓缓的说道:“引出那想要杀你的人!”

再次坐上了那辆豪华轿车,开车的仍是在医院的那位身型健硕的男子。

“对了,我还不知道大哥你的名讳呢。”我依靠在座位上缓缓的问到。

我的话音刚落,男子连忙回道:“兄弟你可抬举我了,你叫我虎子就是了,叫大哥的话我可真是受不起呀。”

我无奈的笑了笑,口中说道:“叫我涛子就是,你年纪比我大,那我就叫你虎哥吧。”

虎子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说道:“也行,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被你喊声哥。”

虎哥似乎是有些怕我一般,但我确实没有想到,就只是因为上次医院门口的那件事。

虎哥照着车中的导航系统将我送到了家门口,我下了车,虎哥也跟了下来,他开口问道:“涛子,你住哪一栋?虎哥以后也好窜个门儿。”

“好啊,就这围起来的一栋,我一个人住。”我指着近在咫尺的那座平房笑问到。

虎哥听后立即一脸怪异表情的问道:“涛子,你住这房子就不怕?”

我嘿嘿一笑又回道:“有什么好怕的,要不虎哥现在进去坐坐?”

“不不、不了,老板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我就先走了,虎哥下次再进去坐坐,下次再去。”说着,虎哥连忙回到了车上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街头。

“看来这房子还挺出名的啊,难怪房租这么便宜,有时间我得问问瑶瑶那丫头到底做了些什么。”一想到那丫头我不禁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中午吃完饭,我又回到了医院继续工作。

这就样安安静静的过了两天,第三天一早,医院门口清一色的豪华轿车排成了一条长龙,每辆轿车的车旁都站着一位右臂之上扎着白布条的黑衣男子。

为首的那辆轿车之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走了出来,紧跟其后的还有两名精壮的黑衣男子。

此时的医院内外挤满了围观的群众,老者缓缓的走向了医院的大门,大门之内围观的群众自觉的退出了一条路来。

  酷匠网-(正C.版首《发wV

当然,正埋头拖着地板的我还浑然不知这一切,当我的视线之内出现了几双脚时,我才缓缓的抬起了头来,只见福伯正带着两名男子一脸哀容的注视着我。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顿时在医院之中迅速的炸了开。

“这群人是干什么的啊?手上还系着白布。”

“你还不知道啊?这些可都是戴氏集团的人,今早酆都城最大的地产老板戴海东突然暴毙啦!”

“喂,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那件事儿吧,你们说这戴氏地产的人搞这么大的排场来医院干嘛?”

“难道是来找那拖地的小子?你没看到那老者已经站在那小子身前好一会儿了啊。”

“怎么可能,那小子肯定是挡着人家的路了吧。”

“对对对,一个拖地的小屁孩怎么可能认识戴氏集团的人。”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周围所有的人,差点都惊掉了下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