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干嘛啊涛子?”秦瑶瑶疑惑的问到。

“魂体还真是神奇呀,生人碰不到它,只能用特殊的方式接触,而魂体却又能主动接触到生人。”说着,我又反复的触摸了几次,仍是如同触摸空气一般。

忽然,一丝冰凉细腻的触感从我手上传来,我嘿嘿一笑,口中说道:“这可是你自己主动接触我的,可不是我想占你便呐。”

瑶瑶微微一笑,缓缓的蹲下了身子将拖鞋放在了我的脚边,口中说道:“快换子鞋吧,我先去看动画片了。”话音刚落,只见她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沙发上。

已经过了三年,心性以及魂体却还保留在了她三年之前。

换了鞋子,我也没打扰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动画片的瑶瑶,径直的回到了我的房间之中。我得开始练习八极拳了,我扎马步的阶段,早已在我的道心进入了中阶后,直接跳到了盈利阶段。如今马步扎得虽不能说稳如磐石,但也算小有所成了。

躺在了床上,我认真的翻看起了那本手札八极拳谱。

八极拳讲求猛起硬落、硬开对方之门户(防守架子),连连进发是八极拳的最大特色。

八极拳讲求头、肩、肘、手、尾、胯、膝、足八个部位的应用,将这八个部位的功能发挥到极致,那便是八极拳的根基所在。因此八极拳的主要招式就是围绕根基而生的六大开:顶、抱、单、提、挎、缠。

六大开有一练习口诀:一打顶肘左右翻,二打抱肘顺步赶,提挎合练单扬打,顺步绕身便是缠,翻打顶肘中堂立,打开神拳往后传。练出的招式无非就是:拦捶、搦掌、虎扑、贴山掌、缠丝崩、猛虎硬爬山,招招合为一趟便成八极拳。

“你在看啥?”一阵幽幽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酷H匠网首发√√

正拿着拳谱往后看的我双手猛然一抖,书都从手中脱离了出去。我慌忙转头一看,只见瑶瑶正躺在我的一旁一脸好奇的望着我。

我长呼了一口气,一只手拍了拍心口,满脸郁闷的问道:“不是说了你住隔壁吗?怎么突然跑我这边来了啊?神出鬼没的差点吓死我。”

瑶瑶换做了一脸无辜的模样紧盯着我说到:“我一个人在那边,不对,是我一个鬼在那边很无聊的,我又不睡觉。”

我也没有了继续看拳谱的兴致,反正八极拳主要的动作要领我基本都已经记住了,接下来就只是靠勤加练习了。

收好了拳谱,我再次看向瑶瑶时,她又换做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望着我,我无奈的问道:“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吧?”

“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瑶瑶一脸期待的说到。

见她这副模样,我也懒得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回道:“随你吧,以后你自己爱睡哪儿就睡哪,不过你进我这房间之前必须得先敲门。”

瑶瑶听后兴奋的点了点头,口中连忙说道:“嗯嗯,都听你的。”

我打了哈欠、伸了伸懒腰,口中喃喃的说道:“我先睡了,你自己玩儿吧。”说完,我便关了灯没再理会一旁的瑶瑶。

不多时,我便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感觉身体格外的疲惫,但还是强撑着在院子里练起了八极拳。

一边练着拳,我一边回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那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身着一身黄袍道衣,脚踏于云端之上,举手头足间便是山崩地裂,那感觉竟是那样的真切,可后来,我梦中突然出现了一张脸,她的出现打断了我原本的梦,竟然是瑶瑶,她身着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不停的拉着我陪她玩,直到天蒙蒙亮我醒了过来,她才消失不见。

吃过早餐,我便前往了医院,去继续我的工作。

换了工作服,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拎着拖把,到了三楼,我便开始拖着地板。

医院之中来往的人永远是川流不息的,也不知道每天哪来那么多生病的人。我此时正拖着医院大厅的地板,一位面相有些眼熟的男子径直的朝我走了来。

“朋友,我们戴总想见见你。”男子站在了我的眼前有些怯生生的说到。

戴总?一听到这个称呼我突然想了起来,眼前这个男子原来是上次在医院门口的那个男子。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难道你没把话传给你们戴总?”我有些不耐烦的说到。

那男子似乎是看出了我的不耐烦,赶忙解释道:“不不不,朋友你别误会,我的确是将您的话传给了戴总。”

“那你们戴总还想见我干嘛?”我一脸奇怪的问到。

那男子似乎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轻声细语的说了出来:“戴总的身体也开始出现问题了。”

我一愣,随即问道:“我不是叫他好生防范周围的人了吗?”

男子点了点头,一脸无奈的说道:“我们戴总的确按照您说的去做了,这几天门也没出,家里的保镖也增派了不少,可戴总的身体还是出现了问题,戴总本来想亲自来请您的,可由于身体的问题只得再次派我来请您了。”说完,男子一脸诚恳的望着我。

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去看看,便对眼前的男子说道:“你在这先等等,我去把衣服换了再跟你去见见戴总。”

那男子见我同意了也是激动不已,口中连连说道:“好的、好的,我就在这儿等您。”

地我也拖完了,换了衣服跟刘大姐说了声,我便跟着那男子走出了医院。

医院门口,一辆豪华黑色奔驰轿车停靠在一旁。那男子走到了车前打开了车门,口中说道:“请上车吧。”

第一次坐这么豪华的轿车说不激动那是假的,强装着镇定,我走进了车内。

车子从闹市区行驶到了郊外,沿着山道竟驶向了山顶,我不禁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住这山上?”

男子开着车头也没回的说道:“市区太吵,我们老板就在这山上买了一套房。”

听了男子的话我也没在言语,只是心中暗叹:我们乡下人奋斗一辈子都想搬进城里,而他们有钱人却想着搬到山野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真是奇妙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