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医院的食堂之中,李嘉佳手中拿着筷子却有些犹豫了起来。

“怎么啦,你不饿呀?”我一边吃着饭一边问到。

“那个,涛子,我爷爷想见见你。”

噗————

我刚喂进嘴里的饭猛的一口喷了出来,还好我将头转向了一旁,不然就直喷到了李嘉佳的脸上。

我赶忙擦了擦嘴,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见家长?”

李嘉佳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喝斥道:“什么见家长啊,是我爷爷想要见见你。”

“哦、哦,我还以为你说带我回去见家长呢,吓了我一跳。”

李嘉佳小脸一红,口中再次喝斥道:“你一天在乱想些啥?是我跟爷爷说了你救了我的事后,我爷爷非要当面谢谢你,你就说去还是不去吧!”

听了李姐的话后我才微微点了点头,口中回道:“去,当然得去呀,你说什么时候去吧。”

李嘉佳稍微思虑了下,口中说道:“就晚上吧,我今天下早班,你忙完就跟我先去买点菜,我爷爷做的菜可好吃了。”说着,李嘉佳似乎又回味起了他爷爷的菜来。

反正我回家后也没啥事,就答应道:“好的,你快吃饭吧,菜都凉了。”

李嘉佳一把放下了筷子,一脸决绝的说道:“不吃了,晚上多吃点就是了。”

我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下班买完菜后,我随着李姐来到了一处新建的小区,李姐说这是一处政府的安置房,她们以前的旧房被拆后,搬迁到这儿来的。

爬了六楼,李姐才终于停在了一家门前,门上贴着一副对联,上联:顾大家心脑疲累万事不顺。下联:持小居平平淡淡乐不思蜀。横批:酒足饭饱。我虽然不能理解这副对联的含义,但那超凡脱俗的字迹,却让我心中却充满着好奇。

“你还愣在那儿干嘛?还不进来。”李姐已经打开了房门,却见我仍愣在门口,不禁询问到。

我这才回过了神来,连忙换了双鞋子走了进去。

刚进入屋内,屋中的格局给我的第一映像便是简洁又不失温馨。

“爷爷,他就是救了您孙女的涛子。”

客厅的沙发上,李嘉佳已经依偎在了一位六十来岁的老爷子身旁,老爷子正一脸微笑的打量着我,又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口中说道:“小涛啊,快过来坐。”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了老爷子所指的地方坐了下来,口中咂巴了半天才说出了句:“爷爷好。”

老爷子听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口中说道:“小涛啊,不必这么拘谨,就当这是在自己家一样,放开些,再说你连几个大汉都不怕,还怕我这老头子干嘛啊。”

李嘉佳此时的女儿姿完全是尽露无遗,她抱着爷爷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爷爷才不老呢,爷爷能长命百岁。”

老爷子拍了拍李嘉佳的脑袋,眼中满是溺爱的说道:“活那么久干嘛呀,等老得走不动了还不死的话那简直是受罪,我可不想受那份罪。”

“哎呀,爷爷尽乱说。”李嘉佳仍是不依不饶的撒着娇。

“好好好,爷爷都依你,活一百岁就活一百岁,你先陪小涛聊聊天吧,爷爷就先去准备晚饭了。”说着老爷子起身便前往了厨房。

老爷子离开客厅后我顿时自在了不少。

“你还怕我爷爷?”李嘉佳一脸戏笑的看着我问到。

我顿时是有些脸红了起来,口中轻声的问道:“你难道不觉得你爷爷看起来很威严吗?”

噗———哈哈哈~

一阵大笑经久不息。

我赶忙轻声喝道:“小声点,小声点,这有什么好笑的啊?别被你爷爷听到了。”

李嘉佳抬手抹了抹眼眶,似乎眼泪都已经笑了出来,口中仍带着笑意的说道:“涛子啊,你是第一个觉的我爷爷威严的,你还真是奇特呀。”

“可能是我从来不知道爷爷是什么样子的吧。”

我话音刚落,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李嘉佳没再继续嬉笑,而是一脸小心的问道:“你爷爷,怎么啦?”

“听我奶奶说,在我一岁的时候突然去世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以至于李嘉佳十分的自责了起来,口中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该问的。”

见气氛竟被我弄得低沉了下来,我又换做了一副笑脸安慰的说道:“没事儿,问问又能怎么样啊,我又不会少块肉。”

“哟,你们在聊啥呢?一会儿哈哈大笑的又一会儿声音都没一个。”老爷子弯着身子脑袋从厨房探了出来问到。

李嘉佳见爷爷这般动作,不禁是噗嗤一笑,口中催促道:“爷爷您快认真做晚饭吧,您的宝贝孙女可午饭都没吃呢。”

“怎么午饭都没吃呢?好好好,爷爷马上就给我的宝贝孙女做好吃的。”说完,老爷子又将脑袋伸回了厨房。

  *酷1匠M网唯一,8正¤版-,D其他都!是P盗版

“看吧,我爷爷就是这德行,经常喜欢搞怪。”李嘉佳见爷爷退回了厨房后悄悄的对着我说到。

虽然老爷子这些举动看起来是有些搞怪,但我觉得老爷子的骨子里始终散发着威严之气。

“你爷爷以前是干嘛的啊?”我突然有些好奇的问到。

“干嘛的?”李嘉佳也是一愣,随即一脸茫然的望向了我说道:“我不知道呀。”

“你不知道?”我不禁是有些郁闷了起来。

“对呀,爷爷又从来没讲过,我也没问过,从我懂事起爷爷就一直在家里照顾我。”李嘉佳一脸理所应当的回到。

我瞥了李嘉佳一眼,口中怪声怪气的笑道:“李姐,你可真是孝顺呐。”

一个抱枕立马向我飞了来,李嘉佳喝斥的说道:“你再说,你再笑,看我不砸死你。”说着又是一个抱枕向我飞了来。

我一把接住了抱枕,口中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说了、我也不笑了。”

见我认错,李嘉佳才放下了手中刚又举起的抱枕,一脸得意的说道:“这还差不多。”转而她又问道:“你很想知道我爷爷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门口的那副对联是你爷爷写的?”我没回答李嘉佳的话反而另又问到。

李嘉佳点了点头回道:“好像是吧。”

“那我还真想知道你爷爷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不禁笑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