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睁开眼后,发现我正趴在一间充满消毒水房间的病床上,我想翻过身来,可刚一动,后背那肌肤撕裂般的疼痛就瞬间传了来。

“喂、喂、喂!你别动啊,你后背可刚刚缝了三十多针呢!”一阵柔美的声音从背后传了来。

我此时是口渴得不得了,但又无法动弹,只得询问道:“我想喝口水,该怎么办啊?”

“呃呃呃、你趴着别动,我来帮你。”身后那柔美的声音再次传了来。

一道靓丽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怎么是你?”我满脸惊讶的看着李嘉佳问到。

李嘉佳一边帮我喂着水,一边缓缓的说道:“我本来就是这医院的医生啊,不过还是实习的。”

喝完了水,我不禁说道:“没想到我们还这么有缘呐,对了,我昨晚带来的那个人呢?他怎么样了?”

“你不说我还正准备问你呢,你说你才十五岁,怎么就跟着那些大人打打杀杀的呢?昨晚那人若是再晚送来几分钟的话早就没命了。”李嘉佳那精致的脸蛋上挂上了一丝责怪的表情说着。

“这么说就是他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知道了那被称作天哥的男子没有生命危险后,我也顿时放心了不少。

李嘉佳听了我的回话后没来由的有些气愤了起来,口中满是责怪的说道:“你还只顾着担心别人呢,我知道你能打,可昨晚那两道伤口要是再深些的话你也没命了啦。”

我侧了侧脖子,叹了口气,口中喃喃的说道:“哎~谁叫我倒霉又心善呢。”

李嘉佳听后不禁愣了一下,又坐到了一旁的空床位之上,口中疑惑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于是,我便如同讲故事一般的将我来到酆都城后所发生的事讲了出来,当然,也省略了一部分不该讲的事情,比如,客房服务什么之类的……

李嘉佳在听完了我的讲述后,看我的眼神再次变得复杂了起来,口中柔声的说道:“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伤好了后就在我们医院做做清洁工吧,我爷爷跟这医院的院长很熟的,正好医院也在招清洁工呢。”

听到了这么好的事我连忙回应到:“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我这个人很好将就的,只要有份工作可以养活就行了。”

李嘉佳不禁也是被我这话逗得噗嗤一笑,随即又站起了身来,口中柔声的说道:“你先休息休息吧,有事就按床头的呼叫器,我还得去看一看其他的病人呢,中午下班再来看你。”

“嗯嗯,去吧、去吧,你先忙你的去吧。”我听后连声的应到。

李嘉佳走后没过片刻,似乎又有一群人走进了病房内,我不禁侧过了脑袋看了一眼。

只见,四名身着黑衣的剽悍男子站在了病房门口,一位面容和善,看起来又不失霸气的中年男子走到了我的病床前,口中爽朗的问道:“就是你救了我们天哥?”

刚开始我还有些莫名奇妙的,可听他提起天哥这个称呼后,我便猜想这肯定是天哥家人什么的,于是便点了点头,口中应了声:“嗯。”

我的话音刚落,只见五人齐刷刷的向我弯下了腰,口中异口同声的说道:“感谢您救了我们天哥。”说着,站在我病床前的那位面容和善的中年男子掏出了一张名片,双手递到了我旁边的床头柜上,口中说道:“这是我们的联系方式,若小兄弟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定当在所不辞。”

  *更新最快T上!酷、m匠网b

放好名片后,那中年男子又退了回了病床前,见我仍没说话,又开口说道:“小兄弟尽管好好养伤,费用什么的我们已经全安排好了,我们就先不打扰小兄弟休息了,改日再来看你。”说完,他转过身抬手一挥,几人缓缓的退出了病房。

从我点了那个头以后,我没再说过一句话,不是我不想说点什么,而是我已经完全搞忘了应该说点什么。我已完全被疑问与惊讶填满了脑袋,那个天哥到底是什么人?看起来应该来头不小啊。

我顺手拿过了床头柜上的名片,名片简洁精致,封面之上只有三个亮金大字:蒋天铸!名片背面也只印着一串电话号码。

“蒋天铸,蒋天铸。”我口中喃喃的念叨着,顺手又将名片塞进了一旁的衣服里。

我此时若是知道只凭着这张名片,在这酆都城的地下世界,便可掀起一场滔天的风波,那我不知又该会如何做想。

趴了一晚上又趴了一上午,我已经是腰酸背痛了。李嘉佳拿着一饭盒走进了病房里,口中说道:“涛子,来,吃午饭了。”

“呃,李医生,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啊?”我侧过了脑袋看着李嘉佳问到。

李嘉佳抿嘴一笑,口中柔声的说道:“我只比你大五岁,你叫我李姐就行了,至于你名字,我看过你的身份证啊。”说着,李嘉佳坐在了病床边,打开了手中的饭盒。

“嗯,李姐,能不能帮我扶起来一下呀,我趴得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说着,我便缓缓的撑起着身体。

李嘉佳见此赶忙放下了手中的饭盒,慢慢的帮着我坐了起来,口中还连连的说着:“慢点,慢点,小心别扯到伤口。”

坐起了身后,我顿时觉得舒适了不少,缓缓的活动了下手脚,虽然动作过大后会扯到后背的伤口,但做做小的活动还是没问题的。

李嘉佳端过了饭盒,口中柔声说道:“我熬了皮蛋瘦肉粥,你喝点吧。”

我接过了饭盒,闻着香气四溢的皮蛋瘦肉粥,不禁是食欲大增,口中感激的说道:“谢谢李姐了,那我就开动了。”说着,我就开吃了起来。

一边吃着,我一边问道:“李姐,昨晚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怎么样了啊?他在哪个病房呢?”

李嘉佳顿了一下,缓缓的说道:“那人应该也快醒了吧,我看他来头可不小呀,刚开始还只是在普通病房里,可后来来了好大一群人,我们院长便亲自将那人安排进了特级病房里,那特级病房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住的啊。”说着,李嘉佳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

吃完了粥,李嘉佳将饭盒接了过去,我擦了擦嘴,口中缓缓的说道:“我等会去看看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